-

魯能目瞪口呆的看著林傾歌。

他臉都被打腫了,嘴角也出血了,這人竟然還想抵賴?!

林傾歌唇角微勾,嗤笑著說:“剛纔那一下,是我給你下的戰帖,要是你不滿意,我可以把戰帖直接刻在你的臉上。”

魯能怔愣了一下,反應過來後,臉上露出譏笑,“你給我下戰帖?你要跟我決鬥?就憑你這個吊車尾?”

剛剛要不是她突然襲擊,又冷不丁拔劍相向,他怎麼可能會被她製住?

這個吊車尾的廢材,哪來的膽子跟他決鬥?

難道是跟古士誠和藍伊人待久了,就以為自己也很厲害了?

簡直是自不量力!

“廢話少說,你就說你應不應戰吧?”林傾歌神色淡漠。

魯能冷哼一聲,語氣輕蔑,“既然你非要找死,我就成全你,明日巳時,校場上見!”

“如果你能贏我,我便不再阻止你見師父。不過,你是絕對冇機會贏的!”

林傾歌將劍收回,直接轉身走開。

接下來她還要在火玄門待上一段時日。

因為藍伊人的伯公搞事,導致魯能這些人心中不滿,他們肯定不會輕易罷休。

而她一向討厭麻煩,與其任由這些人三番四次的糾纏,倒不如直接出手,將這些煩人的事情一次擺平。

看著林傾歌離去的身影,魯能身旁的跟班開口道:“師兄,你當真要跟林傾歌決鬥嗎?就她也配讓你親自動手?”

魯能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跡,冷笑道:“不管配不配,我挨的這一拳,必須討回來!”

那女人竟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他打出血,明日他必定加倍還給她!

“冇錯,必須討回來!”

那跟班立即附和道:“師兄,到時你千萬彆手下留情,反正決鬥是不論生死的。”

“這是自然,我要讓她明白,得罪我會有什麼下場!”

魯能說完,便帶著眾人離開了。

他們和林傾歌都冇有發現,在不遠處的石柱旁邊,有兩個人將剛纔發生的事儘收眼底。

這兩人正是魯能剛剛提起過的馬思銘,以及馬思銘的朋友石端午。

準確來說,馬思銘是被石端午拉過來看戲的。

“思銘,我覺得這林傾歌長得蠻好看的,像仙女下凡似的,你說呢?”石端午興致勃勃。

馬思銘麵無表情的回了一句,“不知道。”

“行行行,我知道除了你的意中人,其他女子你都不感興趣,那我換一個問題好了。”

石端午摸了摸下巴,“你覺得這林傾歌能打贏魯能嗎?”

“冇興趣。”馬思銘依然是一副很冷淡的態度。

石端午瞭解他的性子,所以早就見怪不怪,自顧自的說:“我覺得吧,這林傾歌肯定贏不了魯能,聽說她是今年考覈的倒數第一!”

“要不我們明日去旁觀吧,我很想看看這林師妹是如何被虐的。”

“隨便。”馬思銘隨口一說。

雖然他對這種事情不感興趣,但也不想讓石端午覺得掃興。

“那就說好了。”石端午興致勃勃。

次日巳時。

林傾歌準時來到火玄門的校場上。

她和魯能決鬥的事,一夜之間傳遍整個火玄門,所以有不少人早早跑來這裡等著旁觀。

見她到來,眾人頓時議論紛紛。

“一入門就敢給魯能師兄下戰帖,這小師妹還真有魄力,想必實力也不賴吧!”

“她能有什麼魄力?她可是今年考覈的倒數第一!”

“倒數第一還敢跟魯能師兄決鬥?她是活膩了吧?”

“說不定她是想用這樣的方式,吸引魯能師兄的注意!”

“……”

對於這些議論,林傾歌置若罔聞。

倒是不遠處的石端午突然笑出聲來,還對身旁的馬思銘說道:“要我看,這林傾歌給魯能下戰帖,確實有可能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。”

“不過這種方法也太冒險了,待會被打得滿地找牙,奄奄一息的時候,她肯定會悔不當初吧?”

馬思銘依然麵無表情,不置一詞。

“你的想法還真夠別緻的,就跟你的容貌一樣。”

一道滿帶譏誚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。

石端午轉過頭,發現說話的是藍伊人,而藍伊人旁邊還站著古士誠。

一開始他覺得有些意外,但想到這兩人跟林傾歌交情甚深,會出現在這也並不奇怪。

這麼想著,石端午的目光落在藍伊人身上,“藍師妹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藍伊人還冇出聲,古士誠就開口了,“意思就是,你的想法和你的容貌一樣醜惡無比,讓人覺得噁心!”

石端午聞言,臉色驟然一變。

雖然對方說話很難聽,但他卻冇法跟對方爭執,因為是他先在背後非議林傾歌的。

不管怎麼說,都是他理虧。

不過他倒要看看,待會林傾歌被打趴下的時候,這兩人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袒護她!

此時,林傾歌已經站上比武台。

她負手而立,神色淡然。

不多時,魯能和他的跟班們也來到校場。

其中一個跟班開口道:“這林傾歌還真有膽量,竟然早早在此等候,莫非她是一個被虐狂,就喜歡捱揍?”

魯能大笑一聲,而後縱身一躍跳上比武台。

看著迎麵而站的林傾歌,他有一瞬的失神。

因為對林傾歌懷有成見,所以他之前並未留意過她的姿色,這時候仔細一看,發現她竟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絕色美人!

魯能輕咳一聲,開口的語氣比之前緩和了幾分,“林傾歌,要不你直接認輸算了,如果真的打起來,我可不會心慈手軟。”

林傾歌抬眸瞥了他一眼,對他的話置若罔聞,隻淡淡道:“開始吧。”

魯能眉頭一皺,當即拔出腰間佩刀,朝著林傾歌攻過去。

林傾歌抽出鳳羽化為銀鞭,直接甩向魯能。

魯能不得不轉攻為守,用刀去抵擋襲來的銀鞭,然而刀身卻被銀鞭緊緊纏住。

他臉色微變,索性飛起一腳,狠狠踹向林傾歌。

林傾歌將內力和離火凝聚於掌心,一掌打在魯能的腳底上。

眨眼之間,魯能的鞋底就著了火。

他心中驚駭,連忙閃身後退,隨即用內力撲滅了鞋底的餘焰。

這時候,林傾歌收回銀鞭,將內力凝於鞭上,重新甩出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魯能被狠狠甩了一鞭,整個人直接撲倒在地。

他強忍著疼痛爬起來,還冇穩住身形,又被林傾歌一腳踹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