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傾歌這才抬眸瞥了一眼攻勢迅猛的藍丁香。

與此同時,她掌心向下,將內力和離火凝聚而成的氣波擊向地麵。

眨眼之間,那氣波便湧向了藍丁香腳下,隨即轟然而上,將藍丁香整個人掀翻在地。

氣波持續上湧,在上空形成火紅的鳳鳥。

鳳鳥自空中盤旋了一瞬,忽而急轉直下,直擊倒趴在地的藍丁香。

藍丁香見狀,驚得花容失色。

她連忙以內力抵擋,卻猶如螳臂當車。

那鳳鳥擊散了她的防禦,直擊她的身體。

“噗——”

藍丁香瞬間遍體鱗傷,嘴裡噴出一大口鮮血,當場昏死過去。

這一刻,整個校場陷入死寂般的沉靜。

林傾歌收斂內力,召回離火,低聲呢喃了一句,“這九隱鳴凰的威力還算可以。”

台下的看客們既震驚又無語。

這種威力叫還算可以?這是侮辱誰呢!

好半晌,眾人才陸續從驚愕中回過神來。

“丁香!”

馬思銘驚惶的大喊一聲,隨即飛身而上,將昏死的藍丁香打橫抱起。

離開之前,他憤恨的瞪了林傾歌一眼。

林傾歌感覺得到他的敵意,不過她滿不在乎,隻隨手撣了撣衣裳上的塵土,便邁著步子往台下走。

在場最淡定的,當屬藍伊人和古士誠了。

兩人雖然也被震驚了一下,但因為林傾歌總是這麼出其不意,所以他們也見怪不怪了。

藍伊人心裡對林傾歌的欽佩又深了幾分。

她瞥了一眼被抱走的藍丁香,隨即將目光轉移到藍天洪身上,譏笑著說:“伯公,這就是你寄予厚望,覺得能把林傾歌打趴下的人嗎?她剛纔好像連林傾歌一根頭髮絲都碰不到呢。”

藍天洪看著不疾不徐走下比武台的林傾歌,臉色跟調色盤似的青一陣白一陣。

這是今年考覈的倒數第一?

誰告訴他,這是廢材的?

誰告訴他,藍丁香有能力把林傾歌打趴下的?

這兩人的實力根本不能同日而語!

又是誰告訴他,林傾歌冇資格跟藍伊人來往的?

有這種知己好友,分明是人生一大幸事!

一瞬間,藍天洪的心思百轉千回。

他收回視線,轉頭看向藍伊人,神色訕訕的開口,“伊人啊,看來是伯公誤會了……”

藍伊人嗤笑一聲,打斷了他的話,“伯公,你現在明白什麼叫白日做夢了吧?改天也跟藍丁香說說,彆整天做一些不切實際的春秋大夢,這樣有損身心!”

藍天洪一時啞口無言。

見他無話可說,藍伊人從位置上起身,拱手行禮道:“伯公,那我就失陪了。”

話落,她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。

藍天洪想出聲叫住她,卻終究開不了口。

林傾歌下了比武台後,徑直朝休息的亭子走去。

一幫同門已經回過神來,這會正雀躍歡呼。

魯能更是滿臉崇敬的看著林傾歌,“林師妹,你也太強了吧,原來你是深藏不露啊!你剛纔用的那招,是不是師父的九隱鳴凰?”

“嗯。”林傾歌眉梢微挑,“之前看師父用過。”

她這話說得雲淡風輕,魯能卻比剛纔還要震驚。

所以,林師妹根本冇學過,隻是看師父用過,然後就知道怎麼用了?!

林傾歌繞過目瞪口呆的魯能,走向旁邊的古士誠。

古士誠直接給她豎了個大拇指,“林大小姐,你這一招簡真是驚豔四座,技壓全場啊!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“謬讚了。”

一旁的石端午怔怔的看著林傾歌,心情十分複雜。

在此之前,絕大多數人,包括他自己,都認定這場比試會以林傾歌慘敗收場。

萬萬冇想到,林傾歌竟然隻用一招就打敗了藍丁香。

隻要不瞎,所有人都能看出來,藍丁香的實力根本無法與林傾歌相提並論。

這種人,為何考覈時會是倒數第一?

一想到自己先前胡亂揣測,說林傾歌是為了引起魯能的注意,纔跟魯能決鬥,他就覺得羞愧難當。

像林傾歌這樣的人,光是站在那裡什麼都不做,也是萬眾矚目的存在,哪裡用得著去吸引彆人的注意?

不得不承認,之前是他瞎了眼!

“你怎麼過來了?”

林傾歌一句話讓石端午猛地回過神來。

看到林傾歌麵帶微笑,還那麼熟絡的跟自己說話,他心裡一跳,正打算開口迴應,身後卻突然傳來藍伊人的聲音。

“比試結束了,我當然要過來找你。”

石端午臉色一變,這才反應過來,林傾歌其實是在跟剛走過來的藍伊人說話。

藍伊人走到林傾歌麵前,笑著說道:“我伯公實在太搞笑了,他一直覺得藍丁香比你強,比試前還特彆交代藍丁香不要手軟,最好把你的內力廢了。”

“我當時就直接跟他說,大白天的還是不要做夢了,這會結果一出來,他臉色難看得不行,估計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!”

林傾歌聞言,輕笑一聲道:“那你不去幫他找地縫,跑過來找我做什麼?”

古士誠也開口附和,“讓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自己找地縫,是不是有點不尊老敬老?”

藍伊人當場被逗笑了,三人又閒聊了幾句,隨後一同離開。

看著他們歡聲笑語離去的身影,石端午隻覺得十分難堪,而同樣難堪的,還有鄧誌才和方明珠。

玄天閣的閣主和諸位門主之所以冇有直接到現場觀戰,是因為每場比試的地點都不同,而且有一些場次在時間上是重合的。

雖然冇到場,但他們早早就聚集在玄天閣的正廳,通過幻鏡實時觀看每一次比試。

輪到林傾歌和藍丁香比試時,鄧誌才一臉自豪的開口。

“這個身穿金玄門服飾的姑娘叫藍丁香,是今年剛拜入我門下的弟子,考覈排名挺靠前的,實力也不錯,是個可以栽培的人才。”

另外幾位門主微微頷首,而後將目光轉向旁邊的孟無霜,等著她介紹自己的弟子。

然而孟無霜卻冇有出聲,隻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幻鏡之中的林傾歌。

通過林傾歌出招的手勢,她發現這分明就是九隱鳴凰!

方明珠見孟無霜默然不語,臉上浮現出譏諷的笑意,“幾位門主有所不知,身穿火玄門服飾這個姑娘叫林傾歌,是孟師妹最為重視的弟子,孟師妹還專門破例帶她去了藏書樓。”

“你們彆忘了,林傾歌考覈時可是最後一名,也不知道以她的實力,能不能接住藍丁香三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