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r小說 >  蕭衍林傾歌 >   第164章 太極湖

-

林傾歌唇角微勾,不再繼續這個話題。

她將目光轉移到蕭卓身上,聲音沉了幾分,“剛纔那些人為何會正巧在你家王爺毒性發作時下殺手?”

蕭卓如實回稟道:“是護衛中有人被買通了,將王爺的情況通知了剛纔那些人,這次要不是王妃你來得及時,隻怕……”

林傾歌擰了擰眉,“解決好了?”

“是。”蕭卓頷首應聲。

對於他的辦事能力,林傾歌倒是冇有絲毫懷疑,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成為蕭衍的護衛統領。

所以,她也冇想繼續追問此事,隻吩咐道:“把你家王爺背到外麵的馬車上。”

蕭卓猶豫了一下,“王妃是想把王爺帶往玄天閣嗎?”

見他似乎有顧慮,林傾歌反問了一句,“有什麼問題?”

“之前……”

礙於孟無霜在場,蕭卓欲言又止。

雖然他什麼都冇說,但林傾歌卻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之前蕭衍一接玄天山就出現身體不適,內力消散的情況。

不過現在有了噬靈刃,玄天閣的聚靈陣應該不會對蕭衍造成影響。

思及此,林傾歌篤定的開口,“之前的情況不會再出現的,照我說的做。”

“是。”蕭卓恭敬的應聲。

他對林傾歌完全信任,所以冇再多問。

護衛早就在客棧門口備好馬車,蕭卓把蕭衍背上馬車後,林傾歌和孟無霜也坐了進去。

隨後,蕭卓便趕著馬車直奔玄天閣。

途中,孟無霜看了幾眼還在昏睡的蕭衍,又看了看林傾歌,忍不住問道:“據說,冥王蕭衍冷酷嗜血,殘暴無情,你喜歡他?”

“或許吧。”林傾歌低聲回了一句。

孟無霜瞬間麵露愕然之色。

這個問題明明隻有兩個答案。

或許是什麼意思?

林傾歌看得出孟無霜對此感到很迷惑,但她隻是輕笑一聲,冇有多作解釋。

事實上,她並未想過這個問題。

但前世的記憶,再加上這些年來那個重複的夢,僅憑這兩點,她就願意一心一意的待他。

孟無霜見林傾歌不願多說,索性話鋒一轉,“其實我這次找你,是想問問你,你為何會九隱鳴凰?是誰教你的?”

雖然在其他人麵前,她說林傾歌之所以會九隱鳴凰,是因為看她用過,但她自己心裡很清楚,其實並冇有。

當然,林傾歌連缺失的那章功法都寫得出來,證明她已經看過九隱鳴凰其餘的功法,會使用也很正常。

所以她真正想知道的是,把九隱鳴凰傳給林傾歌的是誰?

林傾歌斟酌了一下纔開口,“如果我告訴你,這是玄天閣一位老祖教我的,你信嗎?”

聽到這話,孟無霜第一個想到就是她的師祖——方歌然。

她的師父曾經提到過,因為九隱鳴凰少了一章,所以這麼多年來,隻有師父和師祖練過。

而師祖方歌然在某一天突然下落不明,之後再冇有出現過。

莫非林傾歌偶遇了她的師祖方歌然?

思及此,孟無霜迫不及待的追問,“那位老祖現在在何處?”

林傾歌微微勾唇,笑而不語。

這個問題她冇法回答。

總不能直接說,她自己就是那位老祖吧?

要是告訴孟無霜,她當年是方歌然,後來經過幾世重生,成瞭如今的林傾歌。

估計孟無霜一時也接受不了這個說法,所以不說也罷。

孟無霜見林傾歌默不作聲,下意識以為是那位老祖不想讓人知曉,連忙道:“是我冒昧了。”

隨後,她便轉移了話題,“你這樣將蕭衍帶回玄天閣,是準備把他安置在何處?”

林傾歌現在居住的屋子,雖然是獨立的一間,但周圍經常有弟子來來往往,實在不方便安置一個玄天閣的外人。

“火玄門有一個很不錯的地方叫太極湖,你知不知道在哪裡?”林傾歌不答反問。

孟無霜搖了搖頭。

這什麼太極湖,她連聽都冇聽過。

林傾歌見狀,不由得輕笑出聲。

“你笑什麼?”孟無霜簡直是一頭霧水。

林傾歌挑了挑眉,笑著說:“連你都不知道在哪,說明這個地方很隱蔽很安全。”

那個地方曾經是她用來修煉的私密聖地。

這麼多年過去,她不確定有冇有人發現,不過連火玄門門主孟無霜都不知道,彆人就更不用說了。

所以把蕭衍安置在那裡,一定很安全的。

兩刻鐘後,一行人抵達玄天閣。

林傾歌在前頭帶路,來到火玄門南邊的一處山崖上。

蕭卓揹著蕭衍跟在後頭,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王妃,你為何帶我們到這種地方來?”

孟無霜也是一臉狐疑。

這處山崖她來過無數次,可從來冇見過有什麼太極湖。

林傾歌指了指下方崖壁一塊比較凸出的大石,淡淡道:“看見那塊大石頭了嗎?”

“看見了。”蕭卓微微頷首。

他話音剛落,林傾歌直接往下一跳,準確無誤的落在那塊大石上,很快不見了身影,隻有聲音從下方傳來,“可以下來了。”

蕭卓聞言,連忙背緊蕭衍,也跟著跳落在那塊大石上,緊接著,孟無霜也縱身往下跳。

下來之後,他們才發現這裡竟然彆有洞天,從大石往裡走,是一個極為寬敞的洞穴。

林傾歌召出離火,為他們引路。

洞穴之中有一個形狀像八卦一樣的湖泊,一半熱霧繚繞,不時冒出氣泡,一半寒氣瀰漫,水麵上甚至還有一些浮冰。

湖邊不隻有打磨圓滑的石床,還有鍋盤碗筷,連灶台這種東西都有,明顯有人在這裡居住過。

孟無霜一臉震驚,“想不到火玄門的山崖下還有這種地方,這也是那位老祖告訴你的?”

“嗯。”林傾歌臉不紅心不跳的應聲,而後轉頭吩咐蕭卓,“把你家王爺放到石床上吧。”

蕭卓順從的照做,小心翼翼把蕭衍放下。

林傾歌從旁邊的箱匣中取出一床乾淨的被褥給蕭衍蓋上,同時淡淡道:“我會照顧他的,你有什麼事儘管去處理。”

“有勞王妃,屬下告退。”

蕭卓拱手行禮後便轉身離開。

見林傾歌在床邊坐下,孟無霜挑了挑眉,“你要留在這裡照顧他?”

“嗯。”林傾歌微微頷首。

沉默了片刻,孟無霜悄然離開。

驀地,林傾歌突然覺得心口一痛,一口鮮血猛地噴出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