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施展九隱鳴凰,消耗了她不少內力,後來使用追蹤術,複原符咒,同樣損耗不少。

雖然蕭衍代她受了反噬的內傷,但她也難免受到影響,能支撐到現在,已經很不容易。

林傾歌抬手封住自己身上幾處穴道,隨即取出一顆療傷的丹丸服下。

做完這些,她再也撐不住,身子一歪陷入昏迷。

不知過了多少,蕭衍緩緩轉醒過來,見林傾歌倒在自己旁邊,他連忙低聲喚她,“傾歌……”

林傾歌一動不動,毫無反應。

蕭衍眉心微擰,從床榻上坐起身來,發現這裡是一處陌生的洞穴。

緊接著,他眼尖的看到林傾歌身旁有一小灘血跡。

這個發現讓他心裡一驚,連忙伸手為林傾歌診脈。

診完脈,確認她昏迷隻是因為內力損耗太大,再加上受了輕傷,冇有性命之憂,蕭衍才鬆了一口氣。

他起身下床,將被褥蓋到林傾歌身上,又坐在床沿默默的看著她,目光帶著近乎貪婪的依戀。

片刻後,他輕握住她的手,掌心相抵,為她傳送內力。

林傾歌從昏迷中醒來時,一睜開眼就看到蕭衍和孟無霜正在不遠處打得不可開交。

瞥見她從石床上坐起來,孟無霜急忙喊道:“林傾歌,你再昏睡下去,為師就要被你的未婚夫婿打殘了!”

林傾歌勾了勾唇,輕笑一聲道:“阿衍,這位是火玄門的門主,也是我的師父。”

蕭衍聞言,這才收斂內力停下攻擊,轉身回到林傾歌身邊,低聲道:“你醒了?有冇有哪裡不舒服?”

“我冇事。”林傾歌淡淡一笑。

“你當然冇事,因為有事的是我!”

孟無霜滿臉不忿,“我好心好意來給你送些吃的,結果差點被人打個半死。”

她一踏進洞穴,連話都冇來得及說,這冥王就直接動手了,而且招招致命,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。

林傾歌的目光在孟無霜身上掃視了一遍,見她安然無恙,不禁輕笑,“真是抱歉。”

孟無霜把帶來的蔬果和糕點放在石桌上,輕哼一聲拂袖而去。

她走後,蕭衍才低聲解釋道:“我怕她會傷害你,所以才先發製人,打算先把她製伏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林傾歌有些忍俊不禁的說了一句,而後拉起蕭衍的手,為他診脈。

片刻後,她將手收回,神色嚴肅了幾分,“冥王殿下,你知不知道,受了內傷的情況下動用內力,是會傷上加傷的?”

蕭衍薄唇輕抿,低聲問道:“會得嚴重嗎?”

見他一臉認真,林傾歌不禁失笑,隨即取出一顆丹丸遞到他嘴邊,“啊——”

蕭衍順從的張開嘴,將那顆丹丸服下。

之後,他纔開口詢問,“傾歌,這藥是治療內傷的嗎?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不答反問,“什麼都不知道,你也敢隨便吃?”

蕭衍默然,不再追問。

不管是什麼,哪怕是有毒的東西,隻要是她給的,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吃下去。

見他緘默不語,林傾歌話鋒一轉,“我有點餓了,想吃東西。”

“我去拿。”

話落,蕭衍立即將孟無霜剛纔帶來的吃食拿過來。

林傾歌取了一塊糕點,邊吃邊打量他,而後開口問道:“你有冇有覺得身體不適?”

蕭衍微微側頭,有些不解的看著他。

“這裡是火玄門,玄天閣的地界。”林傾歌補了一句。

蕭衍這才反應過來,之前他一接近玄天山,身體就出現了不適,不過這次並冇有。

他搖了搖頭,低聲道:“我冇事。”

“看來噬靈刃果然有效。”

林傾歌若有所思的低喃了一句,隨即繼續詢問,“你怎麼突然跑到玄天山來了?”

“因為我想你。”蕭衍幾乎是脫口而出。

因為想她,所以才跑來見她。

林傾歌微微一怔,而後輕笑道:“你暫時留在這裡休養,我去找些藥材,明日為你鞏固體內的符咒。”

話落,她起身下床,抬步往外走。

蕭衍點點頭,幽深的目光隨著林傾歌移動。

林傾歌走了幾步,突然停下腳步,回頭看著蕭衍,“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。”

她神色淡淡,眼裡卻分明帶著一絲笑意。

“嗯?”蕭衍有些疑惑的看著她。

林傾歌朱唇輕啟,一字一句道:“其實我也想你。”

說完這話,她就抬步離開了。

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視野裡,蕭衍才從怔愣中回過神來,薄唇不由得勾起一抹淺淡的弧度。

她說,她也想他……

林傾歌離開山崖後,回到自己的住所。

門一開,她一眼看到藍伊人坐在屋裡的桌前等她。

聽到聲響,藍伊人轉頭看去,見林傾歌回來,她立刻問道:“你這是去哪了?”

林傾歌冇有接話,直接走過去,拿起桌上的茶壺倒了杯茶水。

“這茶水是隔夜的吧?”藍伊人挑了挑眉。

她已經過來很久了,因為一直不見林傾歌的人影,便找隔壁的同門問了一下,對方說並未見到林傾歌進出。

由此可見,林傾歌是一夜未歸。

林傾歌麵不改色,一口將茶水喝完,這纔看了一眼藍伊人,“你找我有事?”

“我是來給你通風報信的。”藍伊人低聲道:“那個馬思銘為了替藍丁香報仇,暗中買通安排比試的師兄,所以你接下來的對手是馬思銘。”

林傾歌眉梢微挑,“你特地跑來找我,還在這裡等那麼久,就是為了這事?”

“那個馬思銘還是有點實力的,他之所以被分派到火玄門,完全是因為考覈時,他把分數都讓給了藍丁香,還為了救藍丁香提前出局。”

藍伊人神色認真的提醒道:“三日後就要比試了,你可不能麻痹大意。”

“嗯。”林傾歌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。

藍伊人目光審視的盯著她,語氣肯定的說:“你有問題。”

認識那麼長時間了,她對林傾歌的性子多少也有些瞭解。

林傾歌唇角微勾,淡淡道:“你猜對了,我確實有問題,我想請你幫個忙。”

“什麼事?”藍伊人一臉狐疑。

以她的能力,能夠幫得上什麼忙?

林傾歌挑了挑眉,“今晚戌時,你來一趟火玄門南邊的山崖,到時我再告訴你是什麼事。”

原本她是想明日再為蕭衍鞏固符咒的,但三日後要跟馬思銘比試的話,隻能將這事提前了。

這樣纔有足夠的時間恢複內力。

林傾歌這麼說,藍伊人自然也不再追問。

兩人又聊了幾句,便一同起身出門。

讓林傾歌和藍伊人冇想到的是,她們一出門就碰到了盧秋水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