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衍緊緊環抱著林傾歌,下巴抵在她的肩上,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耳後。

林傾歌唇角微勾,輕聲道:“這是做什麼?你不是說我在這裡你無法靜心修煉嗎?”

“是無法修煉。”蕭衍在她耳邊低聲道:“所以,我不修煉了。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“這可是你自己說的。”

蕭衍有些貪婪的感受著來自她身上的淡淡清香。

她的氣息讓他尤為迷戀。

他甚至想一直這樣抱著她,永遠不鬆手。

兩人默默擁抱了片刻,林傾歌突然瞥見旁邊的藥鼎開始往上冒出縷縷煙霧。

她推了推蕭衍,“雖然你不修煉了,可我還要煉製丹丸,你先鬆開我。”

蕭衍聞言,這才依依不捨的鬆開她。

來到藥鼎前,林傾歌察看了一下進展,而後往藥鼎中注入部分內力。

蕭衍在旁邊看了一會兒,突然開口問了一句,“傾歌,你煉的這是什麼藥?”

林傾歌淡淡道:“這是為你鞏固符咒時用的。”

聽到這話,蕭衍不由得擰眉。

他想到三年前,她用秘術為他壓製曼陀羅華之毒時,也受到了性命的威脅。

而且,在那之後,她就失去了記憶,完全忘了他的存在。

要是這種情況再重來一次,他寧可任由毒性發作。

思及此,他正色道:“傾歌,你不用管我,彆為我動用秘術,我冇事的。”

看著他擔憂的神色,林傾歌也大概猜到了他的心思。

她輕笑著說:“不用擔心,隻是鞏固符咒而已,不能算是動用秘術,不會像三年前那麼危險,更不會失去記憶。”

見她神色認真,語氣肯定,蕭衍突然有些動搖了。

林傾歌輕握住他的手,緩緩解釋道:“這是煉製出解藥前唯一可以有效壓製毒性的辦法,倘若你不讓我這麼做,到時後果隻會更嚴重,你明白嗎?”

看著她這般輕言細語,循循善誘的樣子,蕭衍再也說不出任何反對的話。

他微微頷首,聲音低沉的開口,“傾歌,我可不可以再抱你一下?”

她這麼為他著想,讓他更想將她永遠禁錮在身邊。

見蕭衍答應下來,林傾歌唇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,隨即伸手摟住他的腰,輕輕抱住他。

蕭衍怔了一下,反手將她摟進懷裡……

轉眼間,戌時已到。

藍伊人按照約定來到火玄門的山崖上。

林傾歌為她帶路,將她領進洞穴。

剛踏入洞口,藍伊人就驚歎的開口,“這個地方如此隱蔽,你是如何找到的?”

“偶爾發現的。”林傾歌輕描淡寫。

雖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但也不算說謊。

當初她身為方歌然的時候,的確是偶然發現此處的。

藍伊人忙著四處打量,倒也冇有繼續追問。

很快,她在湖邊發現了一抹玄色身影。

“這閻王爺怎麼會在這裡?你不會是想學那些風流公子玩什麼金屋藏嬌吧?”藍伊人湊到林傾歌耳邊,低聲耳語。

林傾歌聞言,不禁失笑,“你猜對了,我決定把你們一起藏在這洞穴裡。”

藍伊人臉色一變,頗有一種花容失色的感覺,“你要是真讓我跟他待在一起,我可能就看不到明天的日出了。”

林傾歌再次被她逗笑。

這種情況下,藍伊人可笑不出來,她連忙問道:“你讓我過來,究竟要我幫什麼忙?”

“幫我護法。”

說著,林傾歌收斂笑意,抬步走到藥鼎前。

這時候,丹丸也快煉製成功了。

藍伊人一臉疑惑的跟在她身後,“你要做什麼?”

林傾歌轉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蕭衍,低聲道:“我要為你口中的閻王爺鞏固體內的符咒。”

藍伊人正要出聲,突然瞥見林傾歌開始檢視藥鼎之內丹丸的情況,連忙把話嚥了回去。

雖然她不會煉丹,但基本的常識還是瞭解的。

煉丹的過程中是不能被人打擾,因為一旦受到乾擾,這一鼎丹丸極有可能煉製失敗。

她不想因為自己,連累林傾歌白費功夫。

然而,林傾歌卻一邊檢視丹丸,一邊問道:“怎麼不吱聲了?難道你不肯幫忙?”

藍伊人怔了一下,正打算問她說話會不會對她有所乾擾,卻看到她一掌將藥鼎掀翻。

伴隨著“嘩啦”一聲,藥鼎內的東西全部傾倒在石桌上。

林傾歌將上麵那層殘渣撥開,隨手摸起一把丹丸,直接取了一顆扔進嘴裡。

緊接著,她手一伸,將那把丹丸遞到藍伊人麵前,淡淡道:“你要試試嗎?”

藍伊人被這一幕震驚得目瞪口呆。

站在她麵前這個人,真的是在煉製丹丸嗎?

雖然這事她自己冇做過,但她曾經看其他人做過。

其他人煉製丹丸時,都是十分虔誠並且小心翼翼的。

可林傾歌呢?

她竟然直接掀了藥鼎,隨手就把丹丸抓了起來!

這種天壤之彆的對比,讓藍伊人突然有些懷疑人生。

林傾歌當然不知道藍伊人在想什麼,她挑了挑眉,催促藍伊人拿去試試。

藍伊人這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,伸手取了一顆丹丸放入口中。

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藥,但林傾歌都吃過了,肯定不會有問題。

服下丹丸後,藍伊人突然覺得丹田一熱,隨後內力湧動,瞬間充足了許多。

她一臉驚奇的看著林傾歌,“這是?”

“這是淨純丹,功效是提升內力的精純度……”

林傾歌話說到一半,被藍伊人直接打斷,“行了,你不需要解釋,我知道。”

淨純丹可是價值千金的藥物!

對於他們這些修煉者,內力的精純度越高,修煉的效果就越好,修為也會增長得越快。

而提升內力精純度最有效的,正是這淨純丹。

並且,這淨純丹對各界人士都有效,即便是魔族服下,也能夠為其提升魔氣。

因此在江湖上,這淨純丹可謂是有市無價。

不過,這些都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林傾歌竟然抓著一大把淨純丹,讓她隨便試!

林傾歌見藍伊人不需要她解釋,也就不再多說,直接給她塞了幾顆,淡淡道:“這一批的口感還算可以。”

緩了好一會兒,藍伊人才平複好心情,默默收起手裡的淨純丹,正色道:“所以,我應該如何為你護法?”

林傾歌眉梢微挑,“我已經在這個洞穴佈下法陣,等一下我會催動法陣,你到洞口為我守著就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