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到這裡,葉文珠果斷更改了原先準備好的說辭,低聲道:“傾歌妹妹,你跟婉柔妹妹是不是有什麼矛盾?她剛剛來找我,威逼我對你下毒,讓我一起謀害你。”

說到這,她將林婉柔給的那個小瓶子拿出來遞給林傾歌。

“這是婉柔妹妹給我的,我不知道是什麼毒,不過他們這次真是打錯主意了,就憑我跟你的關係,怎麼可能幫他們害你。”

林傾歌雙眸微凝,若有所思的盯著手中的瓶子。

這確實是林婉柔給的那個。

難道她錯怪葉文珠了?

感覺到林傾歌的猶疑,葉文珠立刻趁熱打鐵,佯裝關切的問道:“傾歌妹妹,你說這事該怎麼辦纔好?”

林傾歌回過神來,悠悠然的從位置上起身,作出一副思忖的模樣。

“其實我早就察覺到林婉柔想要謀害我,不過這次還好有文珠你通風報信,否則我一定會被算計。”

說話間,她不動聲色的繞到葉文珠身後,“我想到一個解決辦法,不過需要文珠你配合才行。”

葉文珠唇角微勾,臉上的笑容暗含著幾分譏誚,“傾歌妹妹,你有什麼主意儘管說,我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隻要今日一過,計劃成功,林傾歌就會身敗名裂,永無翻身的可能。

到那個時候,她的叔父一定會厭惡林傾歌,將對林傾歌的喜愛全都轉移到她的身上。

從此她就能成為真正的千金小姐,擁有這城主府中所有的一切!

林傾歌並不知道葉文珠的心思,但她也已經有了自己的計劃,她輕笑著說道:“我的辦法是……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!”

話落,她直接一個手刀劈向葉文珠的後脖頸。

葉文珠還冇反應過來,整個人已經倒了下去,趴在桌上昏迷不醒。

林傾歌扯了扯唇,“不好意思,就算你的表現冇有可疑之處,我也不可能相信你。如果你真的冇有跟林婉柔狼狽為奸,那就再好不過。”

“反之,你就隻能自食其果了。”

被背叛過,特彆是因為背叛而失去過性命的人,絕對不會再輕易信任彆人。

林傾歌隨手將手中的瓶子打開,想看看林婉柔給她準備了什麼毒藥,結果發現裡麵什麼都冇有。

對此,她頗感意外。

這個葉文珠也太大膽了吧,居然用一個空瓶來忽悠她?

是覺得她一定不會打開確認嗎?

以林婉柔的性子,不可能給葉文珠一個空瓶子,所以毒藥一定還在葉文珠身上。

想到這點,林傾歌直接對葉文珠進行搜身。

正搜著,頭頂上方突然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,“在她右手手腕的鐲子裡。”

林傾歌抬頭一看,發現說話的是一名持有林府暗衛專用佩劍的男子。

男子藏身在房梁上,這時候才一個輕躍跳了下來,恭敬的半跪在林傾歌麵前,“大小姐。”

林傾歌示意他起身,隨即把葉文珠手上的鐲子取下來,“你說毒藥被她藏在這個手鐲裡?”

說這話時,她驚奇的發現這個手鐲確實有一個不易察覺的小機關。

機關打開後,隻見裡麵藏著幾塊拇指蓋大小的藥丸子。

林傾歌頓時麵露疑惑,不知道葉文珠打算怎麼喂她吃下這藥丸子?總不能強行硬塞吧?

暗衛看出她的不解,當即解釋道:“這是一種春藥,不需要入口,隻要將其點燃就會起效。”

聽到這話,林傾歌瞬間就明白了。

葉文珠是想騙取她的信任,再尋找可趁之機將這春藥點燃,讓她在不知不覺間吸入這藥。

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然後呢?他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什麼?”

暗衛如實稟報,“葉文珠負責下藥,蕭景辰隨後會帶幾個男人過來,林婉柔則會在明早帶人來圍觀……”

林傾歌臉上的笑意越發冰冷。

所以,他們是想用這種方法來毀掉她的清白,讓蕭衍對她產生厭惡,好輕易將她除掉,以便奪取林家的兵權吧。

嗬,可惜她不是上輩子那個任人隨意拿捏的林傾歌了。

想除掉她,冇那麼容易!

她冷嗤一聲,把手鐲中的藥丸子全都倒進旁邊的香爐裡。

“大小姐,你這是何意?”

暗衛驚了一下,立刻抬手遮住自己的口鼻。

林傾歌笑著說道:“當然是將計就計,等下蕭景辰帶人過來,你順便把他也打暈,一塊扔進屋裡。”

“是。”

暗衛領命到門口去伏擊。

林傾歌也快速出了房間,到院子儘頭的書房去湊合一晚。

次日一早,她剛起床洗漱完,就聽見院子裡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。

她出了書房,一個輕躍跳上屋頂,隻見林婉柔正領著一群人往她的房間走去,還用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編造著謊言。

“我剛纔過來找姐姐,結果一推門發現屋裡一片混亂,還以為是遭了賊,想不到是姐姐同時跟幾個男人一起睡在床上,我真的嚇壞了。”

“而且他們醒來後,竟然又繼續……”

林婉柔故作慌亂的看著蘇青山,“蘇伯伯,我不相信姐姐是這種人,這一定有什麼原因,我們現在如何是好?”

為了讓大家都知道林傾歌的放蕩不堪,林婉柔故意提高了音量,因此林傾歌也將她的話聽了個一清二楚。

她痛恨林婉柔的陷害詆譭,但也對那春藥的藥效感到驚奇。

都過去一夜了,這藥竟還有效?

暗衛適時的出現,為她答疑解惑,“那春藥是從苗疆那邊傳過來的,隻要在密閉的空間裡,藥效是經久不散的。”

聞言,林傾歌大受震憾。

臨近房間門口,蘇青山聽見了一陣不堪描述的聲音,他臉色驟變,一片鐵青。

倘若林傾歌在他府中出事,那他真是死不足惜!

就在這時,人群中有人說道:“冥王來了。”

林傾歌循聲看去,隻見一道挺撥飄逸的玄色身影疾步進入院中。

蕭衍周身散發著一股徹骨的冷意,讓人不寒而栗。

眾人見狀,紛紛退避三舍。

他大步穿過人群,徑直走向原本安排給林傾歌的那個屋子。

看到他這樣,林婉柔隻覺得心裡發毛,但還是硬著頭髮上前阻攔,“冥王殿下,你現在不可以進屋,傾歌姐姐她跟好幾個男人在床上……你要是這樣闖入,讓姐姐情何以堪?”

蕭衍看都不看她,冷聲怒喝,“滾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