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傾歌不疾不徐的說:“不知道是誰今天有比試,要是去晚了,會直接被判輸的吧?”

這話一出,原本還有些迷糊的藍伊人當即驚坐起身,“我今天有一場比試?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“不錯嘛,竟然還記得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藍伊人驚呼一聲,從地上爬起來就飛快的往外跑,“這場比試我不能輸的,我先走了!”

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,林傾歌啞然失笑。

這時,孟無霜也醒了過來,有些不滿的說:“一大早的,誰在這大喊大叫?”

“伊人急著要去參加比試。”林傾歌解釋了一句,而後詢問道:“師父是要留在這裡睡覺,還是跟我一同去旁觀?”

孟無霜這才站起身來,“去看看好了。”

不多時,林傾歌和孟無霜就來到了藍伊人比試的校場。

門主到現場旁觀,是一件很罕見的事。

不過因為來的是孟無霜,所以大家也見怪不怪了。

此時,藍伊人已經站上了比武台。

校場上聚集了不少看客。

因為藍伊人是今年考覈的第二名,所以眾人對她的表現還是滿懷期待的。

林傾歌環視了一圈四周,無意間在人群中發現了藍伊人的伯公,以及藍丁香。

藍丁香身邊,還站著馬思銘。

馬思銘滿臉歉疚的樣子,看起來好像在向藍丁香道歉,不過藍丁香並不想搭理他。

隻瞥了一眼,林傾歌就收回視線,將目光轉移到比武台上。

跟藍伊人比試的,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姑娘。

這姑娘實力一般,藍伊人輕而易舉就將她擊敗了。

得勝之後,藍伊人從比武台下來,捏著眉心走到林傾歌和孟無霜麵前,“我好難受,頭昏腦漲的。”

林傾歌調笑道:“誰讓你們在我難受的時候飲酒作樂,這大概就是報應吧。”

孟無霜則不以為然的說:“小問題而已,以後多喝一點,習慣了就不會難受了。”

“還是算了吧,我再也不想喝酒了。”

說著,藍伊人轉頭詢問林傾歌,”你有冇有什麼可以解酒的丹丸?”

林傾歌沉吟了一瞬,隨即從袖袋中掏出一個藥瓶,取了一顆丹丸遞給藍伊人。

藍伊人二話不說,接過後就直接服下。

頃刻間,她突然覺得整個人神清氣爽,頭腦不昏漲了,連剛纔比試耗費的內力也恢複了。

她一臉驚奇的看著林傾歌,“這解酒丹也太厲害了吧,一吃下去就見效了。”

林傾歌笑而不語,又取了一顆給孟無霜。

孟無霜接過後服下,隨即臉色微變,“我怎麼覺得,這好像不是解酒丹?”

林傾歌這才輕笑著開口,“我又不喝酒,身上怎麼會有解酒丹這種東西?”

“那這是什麼丹?”藍伊人好奇的追問。

林傾歌還冇出聲,孟無霜已經搶先一步說道:“要是我冇猜錯,這應該是速靈丹。”

孟無霜瞬間目瞪口呆。

速靈丹,能夠在短時候內恢複內力,雖然對以後的修煉會有一些影響,但在與人對戰時服用,分分鐘能夠扭轉局麵。

這種丹丸,要是成品好,見效快,可以說是價值連城。

林傾歌竟然拿這種丹丸給她們解酒?!

藍伊人看著林傾歌,一時無話可說。

林傾歌挑了挑眉,淡淡道:“這丹丸的功效還不錯,隻要服用適量,不會對身體有損傷,而且解酒的效果極好……”

藍伊人和孟無霜麵麵相覷。

她們當然知道這丹丸的功效很好。

但這是重點嗎?

重點是,這人拿價值連城的丹丸給她們解酒,還一臉淡定的告訴她們,解酒效果極好……

見兩人沉默不語,林傾歌直接把藥瓶塞給藍伊人,雲淡風輕的說:“以後宿醉,就用這些解酒吧。”

藍伊人看了一眼手裡的藥瓶,忍不住問了一句,“你為什麼有那麼速靈丹?”

林傾歌輕描淡寫的說:“之前試用藥鼎時,隨便煉製了一些,這些丹丸品質不高,效果不是很好,不適用於對戰。”

“如果想要在對戰時使用,還得重新煉製才行,到時我找個時間煉一些給你們。”

藍伊人再次目瞪口呆。

照林傾歌這麼說,這瓶丹丸豈不是隻能用來解酒?

可她剛剛服用後,覺得見效很快,而且效果也不錯啊!

看來林傾歌對丹丸的品質要求不是一般的高……

孟無霜好歹也是玄天閣一門之主,見多識廣,雖然一開始有些愕然,但很快就恢複淡定。

仔細想想,林傾歌本來就是一個難得的人才。

而且這丹丸雖然價值連城,但她隨便煉製一下就有了,自然不覺得有什麼稀罕。

藍伊人收起藥瓶,故作淡定的提醒道:“那你可彆忘了,到時煉製一些對戰中能使用的給我們。”

跟林大小姐在一起,必須學會淡定才行!

林傾歌微微頷首,“冇問題。”

藍伊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藍天洪,話鋒一轉道:“傾歌,要不你跟我一起去見我伯公吧,他老人家也想見見你。”

旁邊的孟無霜輕嗤一聲,“你那伯公,也就是我師叔,他為人也就那樣,冇什麼好見的。”

藍伊人笑著解釋道:“我讓傾歌一起去,其實是想讓我伯公羞愧一下,他之前總在我麵前數落傾歌的不是,我又說不過他,心裡憋屈得不行。”

“傾歌,你去幫我教育教育他,怎麼樣?”

孟無霜一時無言以對。

看來是她瞎操心了!

林傾歌淡淡一笑,“我覺得可以。”

於是,孟無霜回去繼續睡覺,林傾歌和藍伊人一同來到藍天洪麵前。

“見過伯公。”藍伊人規規矩矩的行禮。

藍天洪的目光卻落在林傾歌身上,打量了幾眼後,他纔開口道:“你就是林傾歌吧?”

林傾歌聞言,不禁嗤笑出聲,“藍老,聽說你之前一直阻止伊人跟我來往,還讓人給我帶話,說我冇資格接近伊人。結果到頭來,你竟然不認得我嗎?”

藍天洪頓時啞口無言。

他當然認得林傾歌,之前還親眼看著她一招將藍丁香打敗,怎麼可能不認得?

剛纔那句話,不過就是一句寒暄罷了……

見他不出聲,林傾歌索性接著說道:“對了,聽說你老人家還想讓人廢去我的武功和內力,怎麼?原來你老人家對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也那麼狠毒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