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r小說 >  蕭衍林傾歌 >   第182章 誤傷

-

石端午怔了一怔。

“冇錯,趕緊滾吧,少在這裡多管閒事!”

魯能冷哼一聲,“田欣欣可說了,馬思銘找她要過一顆龍陽丹,疑似要對付老大。若是如此,老大打傷他又怎麼樣?輪得到你在這裡多嘴?”

石端午聞言,不禁皺了皺眉。

“林傾歌,你等著,等思銘醒過來,我一定問清楚整件事,要是你無故傷人,我們就算不惜一切,也要告到閣主那裡!”

話落,石端午拂袖而去。

“老大,要是他們真的把這件事捅到閣主那裡怎麼辦?要不我找人把他們軟禁起來,不讓他們踏出火玄門半步。”

魯能有些擔心,神色凝重的提議。

林傾歌搖了搖頭,淡淡道:“大可不必,這事理虧的是馬思銘,他們想告就去告好了。”

聽到這話,魯能才安心了一些。

直到次日正午之後,馬思銘才從昏迷中醒來。

等他喝了藥湯,石端午就迫不及待的問道:“思銘,是不是林傾歌把你傷成這樣的?”

馬思銘點了點頭,沉默不語。

“果然是她!”石端午滿臉不忿,“思銘,玄天閣第一條門規就是不得殘害同門,我們現在就去閣主那裡告發林傾歌,將她逐出師門!”

“不可以。”馬思銘毫不猶豫的拒絕。

“為何不可?”石端午一臉不解,“你都差點被她弄死了,為什麼還要忍氣吞聲?”

馬思銘默然了片刻纔開口,“是我先刺傷了藍伊人,林傾歌纔會傷我的,其實即便她們真的殺了我,我也無怨無悔。”

“什麼?怎麼會是這樣?”石端午目瞪口呆。

“所以,不要再提告發的事了。”馬思銘神色嚴肅。

石端午無奈的歎了一口氣,“行吧,不提就不提。”

本來以為事情就這麼翻篇了,誰知道一天後,突然有人跑來傳話,說閣主讓馬思銘去正廳受審。

聽到這個訊息時,石端午簡直驚呆了。

他連忙拉住那個傳話的人,追問道:“這是什麼情況?為何要思銘去受審?”

傳話的人回道:“據說是因為馬師弟打傷了同門,不過具體情況我也不太瞭解,你想知道什麼,不如去問馬師弟。”

話落,他轉身離開。

石端午轉頭看向馬思銘,忿忿不平的說:“你看見了吧?你不告發她們,她們反倒去告發你了。”

“這林傾歌和藍伊人也太不要臉了,明明是互相傷害,她們怎麼好意思去告狀!”

“彆亂說!”馬思銘冷斥了一聲。

石端午皺了皺眉,一臉狐疑的看著他,“你到底怎麼了?我總覺得你很不對勁。”

“這件事跟伊人和林傾歌無關。”馬思銘語氣低沉。

石端午聞言,心裡的狐疑更深了幾分。

這人究竟怎麼回事?

竟然那麼親密的稱呼藍伊人?

不過,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問題。

他不解的問道:“如果跟她們無關,那到閣主那裡告狀的會是誰?難不成你還打傷了其他人?”

“是藍丁香。”馬思銘沉聲道:“我在金玄門的山崖上刺傷了她。”

“什麼?!”

石端午一臉震驚,連說話都不利索了,“你,你……你是說,你刺傷了藍丁香?”

一直以來,馬思銘對藍丁香可謂是一片癡心,言聽計從,處處偏袒維護。

可現在他卻說自己刺傷了藍丁香?!

見石端午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,馬思銘索性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說出來。

石端午聽到一半,整個人就已經有些呆滯,“你是說,你服下龍陽丹,是為了殺掉林傾歌?!”

僅憑這點,馬思銘就會被逐出師門。

想起昨晚指責林傾歌那些話,石端午就覺得羞愧難當。

明明是馬思銘犯了錯,他竟然還倒打一耙……

馬思銘冇有接話,隻是繼續講述。

石端午正為自己的衝動行事感到後悔,卻被馬思銘接下來的話再次驚呆了。

“你刺傷了藍伊人後,發現藍伊人纔是你真正的恩人?藍丁香隻是假冒的?”

雖然很震驚,但石端午這才明白馬思銘為何會態度大變,甚至刺傷藍丁香。

要是換成他,說不定會一劍殺了藍丁香!

這時候,孟無霜,鄧誌才,公孫衡等人已經聚集在正廳。

石端午陪著馬思銘進去後,馬思銘毫無保留的把整件事說了一遍。

公孫衡聽完,立刻派人去傳喚涉及此事的林傾歌和藍伊人,並讓人去請了藍天洪。

一刻鐘前,林傾歌去了藍伊人的住所。

她拍了兩下門後,直接推門而入。

藍伊人還在床上躺著,見她進來,挑了挑眉道:“林傾歌,你這樣擅闖我的閨房是不是不太好?要是讓你那位閻王爺知道,你猜會發生什麼?”

“他大概會要了你的命?”林傾歌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。

藍伊人一時無言以對。

她這是挖了個坑給自己跳?

“手伸出來。”林傾歌走到床邊坐下。

藍伊人乖乖的把手伸過去。

為她診完脈後,林傾歌淡淡道:“冇什麼問題了,隻要再服幾次藥就可以。”

話音剛落,一個師姐突然出現在門口,“請問,藍伊人師妹是住在這間屋子嗎?”

林傾歌抬頭看了那師姐一眼,“她受了傷,正臥床休息,你找她什麼事?”

“你是林傾歌師妹嗎?”那師姐又問了一句。

林傾歌微微頷首。

那師姐連忙把事情告訴兩人,而後說道:“閣主讓你們二位去一趟正廳,看看這事如何解決。”

傳完話,師姐匆匆趕回去覆命。

林傾歌看了一眼藍伊人,挑了挑眉道:“你去不去?”

“當然要去!”藍伊人一臉興奮,“想不到這馬思銘還挺狠,竟然捨得對藍丁香下手,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藍丁香現在的樣子了。”

見她那麼期待,林傾歌也不好阻攔,有些無奈的笑了笑,“那就去一趟吧。”

很快,兩人來到了玄天閣的正廳。

藍天洪比她們早到了一步,一見到藍伊人進來,他滿臉擔憂的問道:“你的傷勢怎麼樣?嚴重嗎?”

藍伊人搖了搖頭,“我當時穿了金絲軟甲,傷得不重。”

藍天洪這才安心一些,轉頭看向旁邊的馬思銘,冷冷道:“按你所說,你服下龍陽丹,原本是要刺殺林傾歌,卻誤傷了我家伊人,是不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