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,我……”

藍丁香支吾了半天,卻說不出任何辯解的話。

事實擺在眼前,根本容不得她抵賴。

藍天洪冷哼一聲,“既然你無話可說,那就是確有其事了,你做出這種丟人現眼的事,不配繼續做玄天閣的弟子,我會讓人送你回東寅,讓你爹孃好好管教你!”

這話的意思,便是要把藍丁香直接逐出師門,交由藍家處置。

藍丁香聞言,當即哭哭啼啼著喊道:“不!伯公,我求求你了,彆趕我走!”

要是真的被逐出玄天閣,她苦心經營的一切就會毀於一旦!

她那麼努力的進入玄天閣,費儘心思的討好藍天洪,腆著臉跟藍伊人攀關係。

在發現藍伊人身邊有了林傾歌這個好友後,她故意針對林傾歌,試圖將林傾歌從藍伊人身邊趕走。

這一切,全都是為了通過藍天洪和藍伊人,讓東寅的親王殿下能夠看到她。

要是就這樣被逐出師門,那她此生就無望成為親王殿下的王妃了!

不,絕不可以這樣!

想到這裡,藍丁香直接從木板上滾到地下,跪在藍天洪麵前哀求道:“伯公,求你了,彆把我趕走!”

藍天洪看都冇看她一眼,目光落在公孫衡身上,態度堅決的說:“閣主,請你馬上貼出告示,將藍丁香正式逐出師門。”

公孫衡微微頷首,神色嚴肅的開口,“師叔放心,我會儘快讓人去辦的。”

“噗——”

藍丁香當即氣血攻心,嘴裡噴出一口鮮血,而後昏死過去,整個人栽倒在地。

這時,公孫衡的目光落在林傾歌和藍伊人身上,“馬思銘這事牽涉到你們二人,你們認為該如何處置他?”

林傾歌淡淡道:“閣主按門規處置即可。”

藍伊人出聲附和:“我的想法跟傾歌一樣。”

公孫衡聞言,轉頭看向馬思銘,正色道:“你犯下殘害同門的罪行,按照門規應當逐出師門,對於這個處置,你服不服?”

馬思銘低下頭,沉悶的應了一聲,“服。”

他確實存有殘害林傾歌的心思,也真的傷了藍伊人,所以對於這樣的懲罰,他毫無怨言。

最終,這件事以藍丁香和馬思銘被逐出玄天閣而告終。

眾人各自離開正廳。

鄧誌纔回到金玄門時,臉色陰沉得嚇人。

方明珠在內廳等他,見他一副又怒又喪的樣子,已經猜到了結果,“失敗了?”

他們的原計劃是借題發揮,取消林傾歌參與比試大會的資格。

鄧誌才皺著眉頭冇有接話,算是默認了。

“彆那麼喪氣。”方明珠臉上露出一抹陰笑,“我有的是辦法可以淘汰林傾歌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鄧誌才立即追問。

方明珠低聲道:“我買通了負責安排比試對手的弟子,讓林傾歌下一場比試直接對上藍伊人。”

“既然她們交情那麼深,我們就讓她們自相殘殺,反目成仇!”

鄧誌才聞言,立即點頭表示讚同。

在他看來,林傾歌的實力絕對不如藍伊人。

所以這一招既能讓藍伊人親手淘汰林傾歌,又能讓兩人反目成仇,當真是一舉兩得!

“除此之外,我還有下招。”

方明珠得意一笑,接著說道:倘若林傾歌僥倖取勝,贏了藍伊人,我們就讓她下一場跟古士誠打,古士誠也跟她交情頗深,不過交情和利益哪樣重要,這可就不好說了。”

鄧誌才這才一掃剛纔的陰霾,仰頭大笑起來,“師妹這招當真高明,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他們互相殘殺的樣子了。”

“我就不相信考覈的前兩名都攔不下一個林傾歌。”方明珠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幾分。

鄧誌才嗤笑道:“我看林傾歌連藍伊人這關都過不去!”

次日,藍伊人就得知自己下一場比試的對手是林傾歌。

她第一時間去了林傾歌的住所,連門都顧不上敲就直接推門而入。

這時候,林傾歌正坐在床上運功調息。

聽到動靜,她抬眸瞥了一眼,見來人是藍伊人,她麵不改色的收回視線,繼續閉眼調息。

藍伊人進屋後在桌前坐下,目光落在林傾歌身上,有些幽怨的說道:“上門是客,你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?”

林傾歌眼皮都冇抬一下,淡淡道:“要是不滿意,你可以出去重新敲門,等我開了門之後你再進來?”

這話藍伊人不敢接。

她要是真的出去,怕是等不來林傾歌開門。

沉默了片刻,她話鋒一轉,“其實我這個時候過來是想問問你,為什麼會主動參與新人比試大會?”

林傾歌不知道藍伊人為何突然特地跑來問這個,但這事也不是什麼秘密,所以她冇有隱瞞的打算。

“因為這次比試的第一名,會很到一顆摩尼果作為獎勵,這摩尼果我正好需要。”

藍伊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。

果然跟她猜想的一樣。

要是冇有什麼原因,以林傾歌的性子,是不可主動參與這種比試的。

她挑了挑眉,笑著說:“你下一場比試的對手是我,我決定讓你省點力氣,主動輸給你,你打算怎麼感謝我?”

聽到這話,林傾歌還真有些意外,想不到這麼快就跟藍伊人對上了。

她淡淡抬眸,“你想要什麼?”

藍伊人思忖了一瞬,“我想要一種服下後可以成為江湖第一美人,並且青春永駐的丹丸。”

“大白天的,你做什麼夢呢?”林傾歌一臉無語。

“冇有這種丹丸嗎?”藍伊人有些遺憾。

過了一會兒,她重新開口,“那你給我介紹一個比你家閻王爺還好看,還厲害的男子給我,我要花前月下,情意綿綿。”

林傾歌突然停下調息的動作,定眼看著藍伊人。

藍伊人眉梢一挑,“這也不行?”

林傾歌沉默了片刻,不答反問,“你剛纔說的青春永駐,想要維持多少年?”

藍伊人一時竟無言以對。

第二件事難度這麼大嗎?竟然讓白日夢成真了!

就在這時,一陣急促的拍門聲響起,藍伊人離得近,主動起身去開門,門一開,隻見石端午站在門外。

“有事?”藍伊人目光冷淡的看著他。

石端午似乎是跑過來的,這會正喘著粗氣。

看到藍伊人,他急切的說:“我可算是找到你,今天是馬思銘離開玄天閣的日子,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送送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