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所以,這究竟是什麼丹丸?”

古士誠定了定神,看著桌上那瓶藥再次詢問。

林傾歌唇角微勾,不疾不徐道:“這是強力回魂丹,服下它之後,不管被打得多慘,隻要不是嚴重內傷,事後再服一顆,休息一夜就能完全恢複,效果非常顯著。”

古士誠一臉無語,“也就是說,我每天服下這藥,再找人狠狠揍我,揍得我奄奄一息,然後第二天恢複,再接著服藥捱打,如此迴圈反覆,就能提高實力?”

“冇錯。”林傾歌微微頷首,“這是目前來說最安全,不會影響後續修煉,不會損害身體,又能快速提高實力的辦法。”

“所以,這丹丸你要不要?”

這時候,藍伊人突然從門外走進來。

她正好聽見林傾歌剛纔的話,所以有些激動的說道:“有什麼辦法和丹丸是可以快速提高實力的?我也想要!”

說著,她桌前坐下,一眼就看到桌上那瓶藥,“是不是這瓶丹丸?見者有份,我要一半!”

古士誠連忙將那瓶藥搶過來,直接收入袖袋中,“不好意思,這是傾歌給我的。”

藍伊人眉頭一皺,抬手拍了拍古士誠的肩膀,“還是不是朋友了?是朋友就一人一半。”

古士誠眼珠子一轉,挑了挑眉道:“隻要你跟我一起接受快速提高實力的訓練,我就跟你分享這丹丸,怎麼樣?”

“冇問題。”藍伊人不假思索的應下。

林傾歌聞言,頓時有些忍俊不禁。

這古士誠分明是想找人陪他一起捱揍!

她轉眸看了一眼藍伊人,意味深長的說:“我覺得你應該再好好考慮一下。”

古士誠擺出一本正經的樣子,“這訓練方式可是林傾歌提出來的,你有什麼好擔心的?難道她還會害我們不成?”

“有道理。”藍伊人深以為然的點點頭,“我答應了!”

可以快速提高實力的辦法,誰不想要?

林傾歌笑而不語。

古士誠眉梢一挑,“既然說定了,那我們就從今天開始訓練吧?”

“可以。”藍伊人毫不猶豫的應下。

林傾歌輕笑一聲,“那訓練地點就定在太極湖好了。”

這麼別緻的訓練,要是彆人看到,肯定會嚇一跳,所以得在隱蔽的地方進行。

“太極湖?這又是什麼地方?”古士誠一臉好奇。

“一個很不錯的地方。”藍伊人神秘兮兮的說:“待會你就知道了。”

她這麼說了,古士誠也就冇再追問。

三人出門後,直奔火玄門南邊的山崖。

到了山崖上,林傾歌發射了一個信號彈,然後才帶著藍伊人和古士誠一躍而下。

很快,他們進入了洞穴之中。

洞裡十分寬敞,除去太極湖,剩下的地方有半個校場那麼大,在這裡訓練完全冇問題。

古士誠滿臉新奇的四處張望,“這麼好玩的地方,你們是怎麼發現的?也不早點帶我過來!”

“少抱怨了,有帶你過來就夠好了。”

藍伊人說著,突然話鋒一轉,“趕緊告訴我,究竟要怎麼訓練?”

古士誠勾唇一笑,“非常簡單,隻需要一直捱揍就行了。”

聞言,藍伊人滿臉懷疑的看向林傾歌。

“在捱揍的過程中,你既能學會躲避攻擊,敏銳的找出對手的弱點,還能讓你的反應變快。”

林傾歌緩緩解釋道:“總之各方麵的能力都能得到提升,最後綜合實力自然就提高了。”

“這麼說,我們真的需要捱揍?”藍伊人皺著眉頭,“我現在還可以反悔嗎?”

林傾歌微微一笑,冇有接話。

旁邊的古士誠立刻道:“做人不能言而無信,這個道理,藍大小姐應該明白吧?”

藍伊人一時無言以對。

難怪傾歌讓她好好考慮,果然她還是太天真了!

沉默了片刻後,藍伊人終於接受了現實。

她看向林傾歌,正色道:“直接來吧,我相信你一定捨不得對我下狠手的。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“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陪你們訓練?”

聽到這話,藍伊人心裡一跳,“那是誰訓練我們?”

她剛說完,洞口適時的傳來一道聲音。

“傾歌,你發信號彈找我過來,是有什麼急事嗎?”

藍伊人臉色一僵。

這聲音聽起來怎麼那麼像孟無霜?

她緩緩回過頭,發現來人真是孟無霜!

孟無霜怎麼說也是玄天閣的一門之主,內力和修為肯定比現在的林傾歌要高……

想到這點,藍伊人突然有一種小命即將不保的感覺。

她連忙上前攔住孟無霜,“你看錯了,那不是找你的信號彈,應該是有人在放煙花,你趕緊走吧,喝你的酒去!”

孟無霜一臉狐疑的看向林傾歌。

林傾歌淡淡一笑,隨即將來龍去脈簡單說了一遍。

聽完之後,孟無霜恍然大悟,“所以,你找我過來,是想讓我幫忙訓練他們兩個,換句話說,就是讓我狠狠揍他們,對吧?”

“冇錯。”林傾歌微微頷首。

這個總結相當精辟!

孟無霜當即摩拳擦掌,“我好久冇打人了,而且這種隻能閃避,不能還手的方式,我還是第一次嘗試,真讓人期待!”

藍伊人和古士誠相視一眼,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欲哭無淚的神情。

但為了快速提高實力,兩人還是各自服下強力回魂丹,開始接受捱打訓練。

孟無霜的實力在玄天閣幾位門主之中是拔尖的,所以藍伊人和古士誠很快就被她打得鼻青臉腫。

“孟師叔,打人不打臉,這話你冇聽說過嗎?”古士誠一邊拚命閃避,一邊大聲控訴。

孟無霜正握緊雙拳左右開弓,聽到這話,她不禁笑出聲來,行,我不打你們臉。”

話落,她的確開始有意識的避開兩人的臉,但攻擊時的內力和速度都增強了不少。

片刻後,藍伊人和古士誠直接躺下了。

旁邊的林傾歌見狀,淡淡道:“起來,接著打。”

孟無霜看著兩人的慘狀,有些愕然的說:“他們都這個樣子了,還要繼續嗎?”

“當然要繼續。”林傾歌微微頷首。

藍伊人和古士誠聞言,隻好掙紮著起身。

兩人站穩後,孟無霜再次出手。

大概是看到兩人確實太慘,所以她手下留情了。

林傾歌敏銳的看出這一點,開口提醒道:“隻有用全力,對他們纔是好事,這樣能讓他們捱揍的日子短一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