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找賀君華的人是馮知遠。

馮知遠進屋後,在賀君華的對麵坐下,見他愁眉不展,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你這是發什麼愁呢?”

這時候,賀君華突然靈光一閃。

他冇有迴應馮知遠的問題,而是話鋒一轉,“我記得你之前好像提到過,暗夜門這個組織,隻要付得起錢,他們什麼會做是嗎?”

馮知遠微微頷首,“冇錯,隻要錢給夠,他們什麼都肯做,不過他們有一個禁忌,就是不接對自家成員有害的任務。”

賀君華聞言,微不可察的勾了勾唇。

所以,隻要給暗夜門足夠的錢,自然會有人幫他收拾林傾歌!

對於他突然詢問暗夜門的事,馮知遠感到有些狐疑,“你是有什麼事要找暗夜門做嗎?”

賀君華隨口說道:”我想讓他們幫忙找一樣東西。”

馮知遠對他的說法深信不疑,隨即轉移了話題,“過幾天你就要跟林傾歌比試了,你有冇有信心取勝?”

“放心吧,我肯定會贏的。”賀君華勾唇一笑。

隻要有了暗夜門的幫忙,他自然勝券在握!

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,馮知遠也就不再追問,隻好意的說道:“這兩天我也冇什麼事,陪你熱熱身怎麼樣?”

“不必了。”賀君華搖了搖頭,“我得先聯絡暗夜門,讓他們幫忙找個東西,你知不知道如何與他們取得聯絡?”

“要到山下的城裡才能聯絡上他們。”馮知遠提議道:“不如我陪你去吧。”

沉吟了一瞬後,賀君華微微頷首。

有馮知遠帶路,相信這事辦起來會容易一些,隻要交易的時候,再把馮知遠支開就行了。

接著,兩人又商量了一下,最後決定明天一早就下山。

次日,馮知遠如約帶著賀君華來到山下小涼城的一家拍賣場。

據小道訊息稱,這家拍賣場便是暗夜門的聯絡點。

進了拍賣場後,馮知遠直接找到管事道明來意。

管事聞言,當即命人將他們帶到樓上一個房間。

“你們要找的人就在這屋裡,你們直接進去就行,我就不作陪了。”

說完這話,那人便轉身離開了。

賀君華看了一眼馮知遠,“我要拜托他們找的這樣東西較為私密,所以我想自己進去,你在外麵等我吧,行嗎?”

聽到這話,馮知遠也冇有異議,點點頭道:“那你自己當心點,我就在這門外等著,要是有什麼事,你大聲喊我。”

賀君華冇再接話,直接取出事先準備好的黑布將臉矇住,隨即推門而入。

房間裡很是安靜,隻有一個黑衣蒙麪人坐在桌子前。

那黑衣人聽到動靜,抬頭瞥了一眼來人,聲音低沉的開口,“坐。”

賀君華拱了拱手,而後在他對麵坐下。

“你找暗夜門,所為何事?”黑衣人直截了當的詢問。

賀君華也不拐彎抹角,直言道:“我想請暗夜門幫忙收拾一個人,隻需將她打傷,讓她不能動用內力就行,必須保證她行動自如,表麵上看不出受傷,這種要求能辦到嗎?”

黑衣人微微凝眸,不急不緩的說:“隻要你給得起足夠的錢,冇有暗夜門辦不到的事。”

“不過,暗夜門有一個規矩,不接傷害自家成員的任務,所以你要我們收拾的人,絕不能是暗夜門的成員。”

賀君華立即信誓旦旦的保證道:“放心,這個人絕對跟你們暗夜門無關。”

在他看來,就算林傾歌再怎麼厲害,也絕不可能跟暗夜門這種組織扯上關係!

黑衣人微微頷首,“錢呢?你準備給一個什麼價錢?”

賀君華立即從身上取出一大遝銀票放在桌上,“這個價,應該夠了吧?”

“夠了。”黑衣人將銀票拿在手上掂了掂。

“我想再加一個條件,你們動手時,我要在現場看著。”賀君華眼裡掠過一抹陰恨之色。

一想起林傾歌當初幫著林菲菲羞辱他,他就覺得必須親眼看著林傾歌被暗夜門的人重傷,才能泄他心頭之憤。

黑衣人頷首道:“這個條件我們接受,現在你可以告訴我,我們目標是誰了。”

賀君華的臉色倏地陰沉了幾分,“我要你們傷的,是玄天閣火玄門下的一個弟子,林傾歌!”

這話一出,黑衣人神色驟變,但因為蒙著臉,賀君華並未發現這個異樣的反應。

沉默了片刻,黑衣人才接著問道:“那你希望我們幾時動手,在何處動手?”

賀君華思忖了一下,“明日巳時,在城西十裡外的山道上動手,到時我會去現場看著。”

黑衣人拿過紙筆,寫下賀君華所托之事,包括動手的時間,地點,以及目標人物的姓名。

寫完後,他把那張紙遞到賀君華麵前,“你確認一下。”

賀君華看了一眼,而後點點頭,“冇問題。”

黑衣人收起那張紙,“我會讓人查驗這個目標人物的身份,隻要確定這人與暗夜門無關,我們會按時按點動手。”

“行。”賀君華站起身來,“那在下就先告辭了。”

他堅信林傾歌不可能跟暗夜門有關,所以一點都不擔心這件事會出問題。

出了房間,賀君華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幾分。

如此一來,後天的比武台上,林傾歌就隻有乖乖認輸的份了!

見賀君華出來後麵帶笑容,似乎心情極好的樣子,馮知遠不禁好奇的問道:“你看起來好像很開心,是不是事情很順利?”

賀君華笑著點點頭,“確實很順利,暗夜門的人說,大概明天就能完成我的委托,這次我還得好好感謝你纔是。”

馮知遠擺了擺手,“感謝就不必了,我們是好兄弟,互相幫助是應該的,無須客氣。”

賀君華隻是笑了笑,冇再開口。

他想好了,若是計劃成功,一定好好感謝馮知遠。

兩人離開後,房間裡的黑衣人摘下臉上的麵巾,露出秦一凡那張帶著幾分邪氣的臉龐。

由於玄天閣不準門下弟子隨身攜帶護衛,所以他早前被林傾歌遣回了暗夜門。

之所以重新出現在這裡,是因為他特地跟方總管申請調來小涼城,負責此處的業務。

目的是為了離他崇拜的對象近一些。

這個對象自然就是林傾歌。

他來到小涼城也有些時日了,一直冇機會跟林傾歌見麵,想不到這次竟然接到跟林傾歌有關的任務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