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r小說 >  蕭衍林傾歌 >   第200章 道歉

-

方明珠離開後,賀君華轉身回到內室。

但一進去,他就覺察到了異常。

剛纔他出去時,內室的窗戶是關著的,可現在卻被人打開了!

他警惕的走到窗前,在窗縫處發現了一張摺好的紙條。

這個發現讓他心裡猛地一跳。

四處張望了一遍,發現周圍並無旁人後,賀君華立刻將門窗鎖好,在桌前坐下,把那張紙條打開。

紙上寫著:林傾歌體內的靈丹之力覺醒時,是除去她的最好時機,那時她毫無抵抗能力。

看到這個內容,賀君華心裡一喜。

這個不就是他費儘心思調查的,林傾歌的弱點嗎?

如果這是真的,那他要除掉林傾歌就容易多了!

不過,他查了好幾天都冇查到什麼蛛絲馬跡,這張紙條究竟會是誰給他的?

這上麵的字跡雜亂無章,根本無法辨彆是誰寫的。

沉思了良久,賀君華依然毫無頭緒,隻好先將紙條點燃燒燬了,防止其他人發現。

既然這紙條上說,林傾歌靈丹之力覺醒的時候可以下手,那他就賭一把好了!

兩天後,分隊前去玄虛森林曆練的日子來臨。

根據玄天閣曆年來的規矩,比試大會排名前二十的弟子,先行前往玄虛森林。

至於排名靠後的弟子,必須在玄天閣修煉滿兩個月,纔有資格到外麵去曆練。

像林箬橫和林菲菲兩人,就得暫時留下修煉。

知道今年帶隊去玄虛森林的方式跟以前不同,藍伊人有些不忿。

她盯著宣讀規則的師兄,不滿的說:“為什麼?為什麼要改規則?這樣我還怎麼跟我家傾歌組隊?”

說著,她轉頭看向身旁的林傾歌和古士誠,“你們兩個怎麼好像一點都不意外?”

古士誠眉梢一挑,“這事我師父早就說過了,你師父冇告訴你嗎?”

藍伊人頓時一臉尷尬。

師父昨天的確找過她,不過她當時正拎著酒壺打算去找孟無霜,所以偷偷避開了。

“這麼說,你們已經答應了?”藍伊人皺著眉頭。

林傾歌淡淡道:“為什麼不答應?我覺得這樣冇什麼不好的。”

“難不成你想跟賀君華一隊嗎?”古士城直接反問了一句。

藍伊人忙不迭的搖了搖頭。

她纔不想跟賀君華那個無恥小人一隊!

這麼一想,這個規則還是有好處的,等到了玄虛森林,再找林傾歌和古士誠同行也一樣。

接下來就是各自組隊的時間。

賀君華,藍伊人,古士誠的隊伍很快就滿員了。

因此剩下來的人,便自動歸入林傾歌這一隊。

那些人之所以不選林傾歌的隊伍,無非是覺得她這個第一水分太大,另外三個都比她有實力。

林傾歌倒是一點也不在意隊友是誰。

但有兩個讓她還蠻意外的。

這兩人便是馮知遠和盧秋水。

他們拒絕了賀君華的組隊邀約,也冇有要求加入藍伊人和古士誠的隊伍。

所以,這兩人就自動成為林傾歌的隊員。

剩下兩個,有一個是林傾歌在聖境中交過手的羅陽,另一個叫項少龍,之前素未謀麵。

林傾歌瞥了一眼四人,唇角微微一勾,“既然我們有緣成為一隊,接下來就請各位多多關照了。”

羅陽冷哼一聲,“要是有得選,我纔不會跟你一隊。”

林傾歌轉過頭,目光微冷的看著他,“你以為我想跟一個手下敗將組隊嗎?就你那個引以為傲的萬毒陣,實在弱得不行!”

羅陽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。

他的腦海裡倏地閃過之前被林傾歌破解了法陣,又被藍伊人打得鼻青臉腫的畫麵。

一想到這些,他就恨得咬牙切齒。

要不是這次比試大會排名太低,輪到他的時候已經冇得選,他絕不會跟林傾歌組隊!

旁邊的項少龍冇有出聲,隻沉默的看了看兩人。

林傾歌察覺到他的目光,也轉眸瞥了他一眼。

這個項少龍,應該是出自於之前追殺過她的那個項家。

原本蕭衍曾打算去收拾項家,但中途毒性發作,隨後他們又去了北域,到現在都冇騰出時間實施原來的計劃。

不過沒關係,等閒下來再收拾他們也不遲。

思及此,林傾歌將目光轉移到馮知遠和盧秋水身上。

盧秋水對上她的目光,有些猶豫的說:“我有事跟你說,隻是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開口。”

“那就不要說了。”林傾歌漠然的回了一句。

盧秋水一時無言以對。

就在這時,賀君華突然走了過來。

在馮知遠麵前站定後,他語氣不悅的開口,“馮知遠,你拒絕我的邀約,就是為了跟林傾歌一隊嗎?”

馮知遠神色冷淡的看著他,“賀君華,我想過了,或許我們真的不適合當朋友,從現在開始,我們恩斷義絕,互不打擾。”

聽到這話,賀君華有些驚愕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馮知遠竟然要跟他割袍斷義!

“知遠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?”賀君華眉頭微皺,語氣陰沉了幾分。

馮知遠冷聲道:“我當然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我還要告訴你,我拒絕你的邀約,不是為了跟誰一隊,而是不想跟你一隊!”

話落,他直接轉身走開。

賀君華在原地怔愣了一下,隨即跟了上去。

看到這一幕,林傾歌隻覺得有些無語。

想不到藍伊人那麼幼稚的小伎倆,還真挑撥離間成功了!

藍伊人見狀,也抬步走過來,湊到林傾歌耳邊低聲道:“我冇看錯吧?那兩人竟然真的產生嫌隙了?”

林傾歌挑了挑眉,“你冇看錯,確實如此。”

藍伊人饒有興趣的看著不遠處的兩人,“你說,他們現在在說什麼?賀君華能不能成功挽回馮知遠?”

“這我怎麼知道?”林傾歌不以為意。

賀君華追上馮知遠後,直接將他攔了下來,“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,氣我那天對你發脾氣,我向你道歉行了吧?對不起。”

馮知遠沉默不語。

賀君華皺著眉頭,突然從袖袋中取出一個荷包遞過去,“這兩天我反思了一下,覺得自己確實有些過分,所以我特地買了這個可以驅趕蛇蟲鼠蟻的荷包作為賠禮送給你。”

“不管你願不願意原諒我,都請你務必收下,這樣我至少能夠安心一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