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傾歌瞥了他們一眼,淡淡道:“這東西不值錢,是我隨便煉製的,你們湊合著吃吧。”

賀君華帶人圍殺她時,這幾人義無反顧的護著她,她當然要給他們一些回報。

畢竟她不願意欠彆人人情。

這時候,盧秋水等人正麵麵相覷,瞠目結舌。

不值錢?隨便煉製的?

難不成是他們的認知出了什麼問題?

等他們回過神來,林傾歌已經拉著蕭衍走出一段距離。

盧秋水看了一眼項少龍,有些不確定的說:“我明明記得這增元丹價值千金,莫非我一直記錯了?”

項少龍一臉茫然,“那我可能也記錯了……”

“不!”羅陽語氣肯定的開口,“你們冇有記錯,是林傾歌的認知跟我們不同。”

林傾歌不是普通人,所以在彆人看來價值千金,珍貴無比的東西,在她眼裡微不足道。

這一點,其實在她輕易破解他的法陣時,他就該清楚的。

但那時候他被一頓暴揍,這口氣一直難以下嚥,於是他始終不肯承認。

“我決定了!”羅陽神色嚴肅的說:“從這一刻起,林傾歌就是我最敬仰的人,我要對她唯命是從,好好跟她學習!”

話落,他一口嚥下手中的丹丸,疾步朝林傾歌和蕭衍離開的方向跑去。

盧秋水:”……”

馮知遠:“……”

項少龍:“……”

所以,隻需要一顆增元丹,就能收服苗域羅家的嫡長子當跟班嗎?

之後的日子,林傾歌每天做的事情就是采摘藥草。

因為平日裡煉製丹丸要用到的藥材不在少數,難得有這種機會,當然不能白白浪費。

蕭衍自然一直陪在林傾歌左右。

至於盧秋水四人,大多時候都在對付魔物。

一旦前進的途中碰到魔物,他們就會自動自覺的合力將魔物誅殺,為林傾歌提供一個安靜的采摘環境。

這天,林傾歌在一座山崖的崖壁上發現了一棵千年茸絮。

這東西是曼陀羅華之毒藥方所需的其中一味藥材。

所以這棵千年茸絮,她勢在必得!

見她突然停下腳步,蕭衍有些疑惑的問道:“傾歌,怎麼了?”

“那裡有一棵長得像薄公英的草藥,你看見了嗎?”

林傾歌抬手指了指那棵千年茸絮。

盧秋水等人聞言,紛紛循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隻見崖壁上長著一棵很別緻的草藥。

那草藥確實有點像蒲公英,但比普通的蒲公英要大上數倍,看起來有成人的手掌那麼大。

羅陽頓時麵露驚愕,“那個應該是茸絮吧?看上去似乎年份不短的樣子。”

茸絮是一種很珍稀的草藥,年份越長越貴重。

他之前曾見過一棵百年茸絮,隻有鳥蛋大小,像手掌那麼大的,他聽都冇聽過!

林傾歌微微頷首,“這是千年茸絮。”

聽到這話,羅陽突然有些激動。

想不到這趟出來,他竟然能見識到這麼稀有的東西,真是太值了!

另外三人雖然不通醫理,但聽了林傾歌和羅陽的對話,也知道這東西很珍貴。

蕭衍的目光從那棵千年茸絮上收回,轉頭看著林傾歌,低聲道:“你想要那棵草藥嗎?我去幫你拿。”

“慢著。”林傾歌連忙攔住他。

蕭衍腳步一頓,臉上流露出幾分不解。

既然想要,直接摘下來就好了,不是嗎?

林傾歌解釋道:“這千年茸絮必須用特有的方式采摘纔不會破壞它的藥性,你帶我上去,我自己動手。”

“好。”蕭衍不假思索的應下,隨後伸手摟住她的腰,準備直接帶她飛上崖壁。

“這種千年植物,一定有異獸守護。”

林傾歌再次攔住蕭衍,神色嚴肅的說:“要是我猜的冇錯,這異獸應該是魔蠍。”

那千年茸絮周圍有一些碎屑,看起來像是蠍子蛻下的皮,所以這裡肯定蠍子出冇。

她話音剛落,崖壁上突然冒出密密麻麻的蠍子,這些蠍子每隻都有拳頭大小,通體烏黑髮亮。

一眼望去,數以百計。

其中一隻足足有半個成年男子那麼大,應該是千年蠍王。

原本蠍子這種蟲類,最忌憚的就是大火,隻需召出離火,就能將它們一次性驅走。

但偏偏那茸絮也極為懼火。

一旦火光接近,茸絮就會立刻枯死。

所以用火驅趕魔蠍是不可行的。

看著越聚越多的蠍子,林傾歌一時有些苦惱。

“這些蠍子是有劇毒的,要是被咬中,或是被蟄傷,一個時辰內就會毒發身亡。”羅陽眉頭緊皺。

羅家是毒藥世家,所以對各種毒物都有所瞭解。

盧秋水聞言,擰眉看向林傾歌,“如果那麼危險的話,要不就彆摘了吧?”

林傾歌沉默不語。

千年茸絮極其罕見,難得那麼走運碰到一棵,怎麼能輕易錯過?

要是這次放棄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。

隻有儘快集齊藥方上所需的藥材,蕭衍體內的曼陀羅華之毒才能徹底解除。

所以,即便再怎麼危險,這棵千年茸絮也必須到手!

就在這時,蕭衍摟在林傾歌腰間的大手突然收緊了幾分,同時低聲道:“傾歌,準備好了嗎?”

聽到聲音,林傾歌纔回過神來。

蕭衍在她耳邊接著說:“你儘管把那棵草藥摘下來,至於那些蠍子,交給我來應付,我有辦法。”

見他神色堅定,林傾歌這才微微頷首。

下一瞬,蕭衍直接釋放內力,隨即帶著林傾歌飛上崖壁,落在一顆大石上。

眨眼之間,林傾歌已經來到那棵茸絮麵前。

那些蠍子受到蕭衍內力的壓製,爬行速度變得異常緩慢,而且它們好像對蕭衍很是忌憚。

它們不但冇有進攻林傾歌和蕭衍的跡象,還齊刷刷的掉頭跑開,遠離蕭衍內力覆蓋的範圍。

對於這點,林傾歌感到很意外。

但這是采摘茸絮的絕佳機會,她顧不上多想,連忙將茸絮摘下來,小心翼翼的收入袖袋之中。

做完這些,她低聲說了一句,“可以了,我們下去吧。”

蕭衍點點頭,隨即帶著她一躍而下。

站穩後,他緩緩將林傾歌鬆開。

盧秋水等人早就被他們這一番操作驚呆了。

這千年茸絮這麼好摘的嗎?

為什麼那些魔蠍好像很怕蕭衍?

它們看起來好像是被蕭衍嚇走的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