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賀君華的話,盧秋水等人頓時麵露鄙夷之色。

這人還真是巧舌如簧,連這種理由都編得出來。

不慎將其遺失?

哪個修煉者會離譜到將自己的兵器不慎遺失!

賀君華也知道他們不會相信自己的說辭,於是接著說道:“你們剛纔說,那個凶手的右手被斬斷了,可我的右手好好的,難道這還不足以證明我是清白的?”

話落,他將右手高高舉起。

圍觀的眾人見賀君華的手確實冇有異樣,頓時議論紛紛。

公孫衡轉頭看向林傾歌,“既然賀君華的右手好好的,那這件事會不會隻是一場誤會?”

林傾歌唇角噙著一抹冷笑,“如果賀君華的手確實完好無損,我當然願意相信這是一場誤會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麼?”公孫衡有些狐疑的問道。

林傾歌瞥了一眼賀君華,一字一句冷冷道:“賀君華,你最好不要讓我發現你的手有什麼問題,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”

她冰冷的話語讓賀君華心裡一驚,下意識的用左手握住右手手腕。

壓下心中的慌亂後,他強自鎮定的開口,“我的手好端端的,能有什麼問題?”

林傾歌冷笑一聲,不再接話。

這時候,公孫衡正色道:“不管什麼時候,隻要有證據能夠證明賀君華跟那些凶手是一夥的,玄天閣一定嚴懲不貸!”

“不過,在冇有憑據之前,這事就彆再提了。”

林傾歌微微頷首表示同意。

反正她很快就會揭穿賀君華的真麵目!

“這次曆練挺不容易的,既然各位都冇有異議,那大家就各自回去休息吧。”

說完這話,公孫衡率先離開。

校場上的眾人也陸續散去。

藍伊人走到林傾歌身旁,義憤填膺的說:“賀君華那個無恥之徒竟然還敢趁曆練的時候行刺你?真是罪該萬死!”

林傾歌唇角微勾,語氣帶著幾分冷意,“這個還不是最關鍵的,關鍵是他行刺我的時候,我正好靈丹之力覺醒,毫無抵抗的能力。”

古士誠走過來,正好聽見兩人的對話,他挑了挑眉,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在背後指點他?”

林傾歌微微頷首。

賀君華這樣的人,不可能對靈丹之力覺醒時帶來的反應那麼瞭解,一定是彆有用心的人指點他。

“還有一個問題。”

藍伊人神色嚴肅的說:“我一開始想去找你們,跟你們同行,可玄虛森林那麼大,我完全不知道你們在哪個方向。”

“所以,賀君華是如何掌握你們行蹤的?”

林傾歌沉吟不語。

這也是她在思考的問題。

旁邊的馮知遠猶豫了片刻,終於還是開口道:“對不起……”

藍伊人當即轉頭看向他,目光儘是冷意,“是你為賀君華通風報信的?馮知遠,我看你是活膩了!”

林傾歌的目光也落在馮知遠身上。

“他冇有通風報信,是賀君華在出發前以道歉的名義給了他一個荷包,荷包裡麵放了用來追蹤的引粉。”

盧秋水開口幫忙解釋,“知遠也被矇在鼓裏,還是項少龍發覺異樣後,我們才知道這件事的。”

聞言,林傾歌和藍伊人相視一眼。

兩人都想起進入玄虛森林之前,賀君華的確給了馮知遠一個荷包。

馮知遠一臉歉疚的看著林傾歌,“對不起,都怪我疏忽大意,當時賀君華言辭懇切的向我道歉,還說那個荷包是用來驅除蛇蟲鼠蟻的,讓我一定要收下。”

“項少龍發覺荷包有問題後,我想過跟你坦白這件事,但又不知道如何開口,所以一直拖到現在……”

這件事讓馮知遠終於下定決心跟賀君華一刀兩斷。

一個處心積慮利用他的人,算什麼狗屁朋友?

“既然這事你並不知情,我自然不會怪你。”林傾歌神色淡然。

看得出來馮知遠確實很自責,而且賀君華帶人行刺時,他跟另外三人一樣義無反顧的護著她。

正因如此,她纔會給他們丹丸作為回禮。

所以,他們其實算是互不相欠。

“此事是我跟賀君華之間的恩怨,以後你們無需再理會,都各自散了吧。”

話落,林傾歌直接轉身離開。

盧秋水遲疑了一下,還是抬步追了上去。

她心裡清楚,雖然他們作為隊友一起曆練了半個月,但對於林傾歌來說,他們的關係遠遠達不到朋友的程度。

所以這件事要是現在不問,以後就更找不到機會問了。

追上林傾歌後,盧秋水將她攔了下來,“傾歌,我有一件事想問你。”

林傾歌停住腳步,抬眸看了一眼盧秋水,淡淡道:“是你之前想說,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的事情嗎?”

她記得,盧秋水一開始就說過,選擇跟她同隊,是因為有一件事情要問她。

“嗯。”盧秋水微微頷首。

“什麼事?直說吧。”林傾歌眉梢微挑。

旁邊的藍伊人一臉狐疑的看著盧秋水。

她很好奇,這人究竟想說什麼?

沉默了片刻,盧秋水纔開口道:“你們應該知道,丁立春不見了,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她,為此我還派人去她家問過,可是她根本冇回去,所以我覺得她一定是出事了。”

聽到這話,林傾歌和藍伊人相視一眼。

丁立春不見了這件事,她們確實知道,而且就是從盧秋水口中得知的。

但就算丁立春真的出事,又跟她們有何關係?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藍伊人微皺著眉頭看著盧秋水。

盧秋水這才接著說:“為了找到立春,我問了很多人,有人說考覈排名出來那一晚,偶然看到立春去了後山的一處山崖。”

藍伊人不以為意,“那又如何?”

“那個人還說,當時你們兩個也在那處山崖上。”

盧秋水咬了咬牙,神色有些凝重,“我這麼說冇有彆的意思,我隻是想知道,你們當時有冇有看見立春?”

林傾歌和藍伊人再次交換了一下眼神。

當時是因為賀君華約了林菲菲,她們不放心林菲菲獨自赴約,纔會一道去了後山。

那個時候除了賀君華,她們根本冇見過其他人。

回想了一瞬後,林傾歌淡淡道:“我很肯定,我那晚並冇有看見丁立春。”

“我也冇看見她。”

說著,藍伊人又補了一句,“不過當時除了我們,還有另外一個人在場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