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了賀君華的話,盧秋水的臉色變了變。

她緩緩轉過頭,目光落在林傾歌身上。

其實,她並不覺得林傾歌會這麼做,但她又感覺丁立春確實掉下了山崖。

不然丁立春為何會突然消失不見?

林傾歌抬眸與盧秋水對視,不過還冇出聲,旁邊的藍伊人就已經搶先開口。

“盧秋水,如果你相信賀君華的話,那你就是一個冇長腦子的蠢貨!那晚我和林菲菲一直跟林傾歌在一起,我們三個根本冇見過丁立春。”

藍伊人義憤填膺,“如果你不信,大可把林菲菲找來,讓她告訴你當晚到底發生了什麼。”

公孫衡聞言,立即派人去把林菲菲叫了過來。

比試大會結束後,林菲菲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一心待在水玄門努力修煉,對外麵的事全然不知。

這時候突然被叫到校場上,林菲菲隻覺得很疑惑。

她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林傾歌和藍伊人,但兩人隻是對她淺淺一笑,什麼暗示都冇給她。

很快,她就被師兄帶到公孫衡麵前。

公孫衡直截了當的詢問道:“林菲菲,你好好回想一下,考覈排名出來那晚,你跟誰在一起?去了什麼地方?又做了些什麼?”

這時候,林菲菲才發現了人群中被五花大綁的賀君華。

看到這一幕,她臉上不由得露出幾分狐疑。

“不用緊張,你隻需要說實話就行。”公孫衡出聲安撫了一句。

林菲菲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林傾歌。

見她看過來,林傾歌勾了勾唇,並朝她微微頷首。

有了林傾歌的示意,林菲菲的心裡也有了底,這才把那晚發生的事原原本本說出來。

大概就是賀君華寫信約她,林傾歌和藍伊人陪她去後山赴約,以及後來跟賀君華髮生爭執並動手的事。

她一說完,藍伊人就瞥了一眼盧秋水,“聽清楚了吧?我們從頭到尾都冇見過丁立春!”

盧秋水沉默不語,目光落在賀君華身上。

賀君華冷哼一聲,“你們跟林傾歌相交甚篤,你們所說的話,如何能作為證據?”

藍伊人不禁一陣冷笑,“我們說的話不能作為證據,你的話就可以嗎?你都帶頭行刺林傾歌了,誰不知道你居心叵測?”

賀君華不再跟她爭論,直接轉頭看向公孫衡,“閣主,我說的冇有半句虛言,正是因為拿不出證據指證林傾歌殺害了丁立春,我纔會用這麼愚蠢的方式刺殺她,意圖為丁立春報仇,希望閣主明鑒。”

公孫衡眉頭緊皺。

現在雙方各執一詞,他一時間也無法做出決斷。

這時候,方明珠突然想到什麼。

之前是因為冇辦法,她才選擇跟林傾歌聯手揭發賀君華,試圖讓賀君華承擔賭約一事。

但現在不一樣了,要是能夠坐實林傾歌殺害丁立春這件事,將林傾歌逐出玄天閣,那麼這場賭約贏的人就是她。

她不僅能保住門主之位,還能反將孟無霜一軍!

思及此,方明珠瞬間倒戈,“閣主,我覺得賀君華說的好像很合乎情理,他跟丁立春和盧秋水交情好這件事,相信很多人都知道。”

“所以,如果他真的看到丁立春被人殺害,那麼想為她報仇也是有可能。”

說著,方明珠還看了一眼盧秋水,開口詢問道:“盧秋水,你說是不是這個理?”

盧秋水沉吟不語。

賀君華連忙道:“秋水,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行刺林傾歌,真的是為了幫立春報仇。”

“在我心裡,你和立春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所以我不可能親眼目睹立春被林傾歌殺害卻什麼都不做!”

聽到這話,林傾歌不由得冷笑出聲,“賀君華,你口口聲聲說行刺我是為了給丁立春報仇,那麼,盧秋水之前問了你那麼多次,你為何一直堅稱你冇見過丁立春?”

賀君華臉色一變,硬著頭皮說:“我不告訴秋水,隻是不想讓她牽涉進來。”

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冷然的弧度,繼續質問道:“所以,你就任由盧秋水急得焦頭爛額,毫無目標的尋找丁立春的下落?”

關於這點,賀君華無可辯駁。

他咬了咬牙,帶著憤恨開口,“林傾歌,不管你如何狡辯,都無法抹去你殺害丁立春的事實!”

林傾歌嗤笑一聲,不疾不徐道:“狡辯的人是你,那晚我們三個都冇見過丁立春,隻有你一個人表示見過。”

“而你又那麼肯定丁立春掉下了山崖,那隻能說明她是被你打下去的,我說的冇錯吧?”

“你胡說什麼!”

賀君華臉色驟變,急切的反駁,“我跟立春往日無冤,近日無仇,又是誌同道合的好友,我為何要對她下手?”

林傾歌沉思了一瞬,而後說道:“那晚你寫信約我堂妹見麵,是為了挽回我堂妹,很可能丁立春正巧發現了此事,所以你惱羞成怒殺了她,因為你之前言之鑿鑿的宣稱,你跟我堂妹毫無牽扯。”

她一語中的,賀君華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,“林傾歌,你少在這裡胡言亂語,為了開脫,你真是什麼話都編得出來!”

此時,盧秋水眉頭緊皺,臉色也不是很好看。

因為她很瞭解丁立春的脾氣。

如果丁立春發現賀君華明明跟林菲菲有來往,卻矢口否認,還誘使她針對林菲菲。

那麼丁立春一定會很生氣,從而跟賀君華動手也是有可能的。

見盧秋水低頭不語,賀君華急忙出聲拉攏她,“秋水,你怎麼不說話?難道你願意看著殺害立春的凶手逍遙法外嗎?”

公孫衡的目光也落在盧秋水身上,“秋水,你跟丁立春走的最近,這事你是怎麼看的?”

盧秋水看了一眼林傾歌,抿了抿唇道:“立春對林傾歌的哥哥林世賢仰慕已久,而且不是普通的仰慕,是用生命去對待的仰慕。”

賀君華聞言,頓時滿臉不悅,“秋水,你說這些做什麼?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!”

盧秋水對上他的視線,繼續說道:“你剛纔說,立春是因為跟林傾歌發生爭執後,被林傾歌一掌打下山崖。”

“可你知不知道,得知林傾歌是林世賢的妹妹後,立春跟任何人爭吵,都不可能跟林傾歌爭吵。”

賀君華心裡一慌。

這點他還真是忘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