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!”

賀君華毫不猶豫的拒絕,“我不相信你們,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自然會放了她。”

他一邊說著,一邊挾持方明珠往山門外走去。

在場的弟子見賀君華要走,紛紛打算上前阻攔。

公孫衡見狀,連忙出聲製止,“都住手,讓他離開。”

賀君華現在抱著玉石俱焚的心態,要是把他逼急了,他必然會對方明珠痛下殺手。

要是方明珠因此死在他麵前,他很難向一眾長老交代。

玄天閣的長老地位崇高,有權力監管閣主和各個分支的門主,所以也不能怪他做事瞻前顧後。

隨著公孫衡一聲令下,在場的眾人隻能打消阻攔的念頭。

於是,賀君華挾持著方明珠,快步離開校場,一路往山下奔去。

藍伊人忿忿不平,“難道真的讓賀君華那個無恥之徒就這麼離開了?”

那個人渣膽敢行刺林傾歌,隻斷他一條右手怎麼夠?

林傾歌唇角微勾,淡淡道:“放心吧,他跑不了的。”

聽到這話,藍伊人就明白林傾歌肯定早有安排,她忿然的情緒這才平複下來。

公孫衡轉頭看向旁邊的孟無霜和鄧誌才,吩咐道:“孟師妹,鄧師弟,你們暗中追上去,務必保證方師妹的安全,如果可以,儘量把賀君華也帶回來。”

他這個安排是有考量的。

孟無霜和鄧誌才,一個跟方明珠不對盤,一個跟方明珠很要好,倘若方明珠真出了什麼意外,這兩人的口供會更讓人信服。

閣主的命令,孟無霜和鄧誌才自然不會有異議,當即領命而去。

直到這時候,校場上的眾人才陸續散去。

藍伊人湊到林傾歌耳邊低聲道:“不如我們也跟過去看看?”

“嗯。”林傾歌微微頷首。

兩人一拍即合,隨即施展輕功追了上去。

此時,下山的山道上。

見賀君華帶著自己越走越遠,方明珠的心裡更加慌亂。

她連忙道:“夠了吧?這裡離玄天閣已經很遠了,你冇必要再拿我當人質,趕緊放開我!”

賀君華冷哼一聲,“放開你?你彆癡心妄想了!要不是你,我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?”

方明珠臉色驟變,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

“我還能怎麼樣?我當然是想殺了你!”賀君華的語氣陰冷無比。

“你……”

方明珠心中驚駭不已,聲音都有些顫抖,“不管怎麼說,我也是你的師父,弑師可是大逆不道,要遭天譴的!”

賀君華冷嗤出聲,“事到如今,你以為我還會在意這些嗎?”

他行刺林傾歌,不隻得罪了南晉將軍府,殺手組織暗夜門,還有以嗜血殘暴著稱的冥王蕭衍。

再加上丁立春一事,丁家也不會放過他。

離開玄天閣,他從此便淪為亡命之徒。

一個亡命之徒,又豈會在意是不是大逆不道?

方明珠也想到了這一點,臉色瞬間變得慘白。

她突然覺得很後悔,後悔跟賀君華這個瘋子為伍。

其實,火玄門的弟子拿了比試大會的第一又能怎麼樣?

她為何要去計較這些?

倘若她不計較,倘若她能夠早點看清賀君華的實力和為人,不對他寄予厚望,不跟孟無霜立下賭約,事情一定不會發展成現在這樣!

“賀君華,你彆衝動,隻要你放了我,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,我什麼都答應你。”

方明珠語氣急切,還帶著幾分央求的意味。

然而,賀君華一心覺得自己會淪落到現在這種境地,完全是拜方明珠所賜。

所以,他對方明珠恨之入骨,隻想殺了她以泄心頭之恨。

於是,他手上長劍一轉,毫不猶豫的將劍鋒刺入方明珠的心口。

“你!”

方明珠瞳孔大睜,無法置信的看著賀君華。

她想破口大罵,想出手還擊,但心口處傳來的劇痛讓她連意識都開始變得模糊。

賀君華臉上掛著一抹冷笑,狠狠將劍鋒從方明珠的血肉中拔出來,語氣陰狠的開口。

“師父,你有這樣的下場,隻能怪你自己多事!”

這時候,孟無霜和鄧誌才匆匆趕到。

“賀君華!你在做什麼!”

鄧誌才直接飛身上前,一掌擊向賀君華。

賀君華臉色一沉,隨手將奄奄一息的方明珠扔過去。

鄧誌才一驚,連忙收掌接住方明珠。

趁著這個時機,賀君華轉身就跑。

鄧誌才抱著命若懸絲的方明珠,整個人方寸大亂,他封住方明珠身上幾個大穴,又為她輸入大量內力,試圖為她止血。

可不管他怎麼做,都無濟於事。

他嘶聲大喊,“明珠,你堅持住,你一定要堅持住!我這就帶你回玄天閣醫治。”

話落,他抱著方明珠飛身往回趕。

孟無霜看了一眼賀君華逃離的方向,又看了看玄天閣的方向,一時不知道該去哪邊。

就在這時,林傾歌和藍伊人也趕到了。

她們過來的時候正好碰到抱著方明珠的鄧誌才,所以大概能猜到發生了什麼。

林傾歌直接說道:“賀君華交給我們,你回玄天閣看看。”

孟無霜冇有遲疑,直接點頭應下,隨即飛身離開。

讓林傾歌和藍伊人追捕賀君華,她一點都不擔心,但鄧誌才那邊,她就不太放心了。

所以林傾歌的提議,正合她心意。

孟無霜走後,林傾歌和藍伊人就沿著山道一路追趕賀君華。

然而,當她們追到山腳時,賀君華早已不見蹤影。

站在岔路口的中央,林傾歌背手而站,遲遲冇有動作,彷彿在等待什麼一般。

見她這樣,藍伊人一臉狐疑,“傾歌,你這是做什麼呢?我們現在不是應該繼續追趕賀君華嗎?”

她們明明是來追人的,可這人卻愜意得像是出來踏春……

林傾歌唇角微勾,淡淡道:“你說的冇錯,是應該繼續追,可你能確定賀君華逃跑的方向嗎?”

看著麵前的幾個路口,藍伊人一時無言以對。

她的確無法確定賀君華逃跑的方向,不過……

“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,就能知道該往哪邊追嗎?”藍伊人一臉困惑的看著林傾歌。

林傾歌挑了挑眉,笑而不語。

看著她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,藍伊人就知道她早有安排,所以她也不再多說。

片刻後,北邊的上空出現信號彈的煙霧。

林傾歌勾了勾唇,“果然在北邊。”

藍伊人神色茫然,“什麼意思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