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是,範乙直接上前為林傾歌帶路。

範甲和範丁麵麵相覷,對林傾歌的行為感到迷惑,現在明明應該去找司徒安纔對,為何反倒先去範丙那裡?

不過他們也顧不上多想,隻能加快腳步跟上。

範乙帶著林傾歌進入範丙的房間時,岑雙雙正守在床邊。

一見到林傾歌,岑雙雙的臉色瞬間就變了。

她知道林傾歌醫術不菲,但她一點都不希望林傾歌來幫範丙診治。

倘若林傾歌醫好範丙,那麼大家就會發現,連她一直引以為傲的醫術都及不上林傾歌。

思及此,她皺了皺眉,開口道:“範丙的情況很危險,你快點去請司徒先生過來。”

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就這麼一點小問題,用得著去勞煩司徒先生?”

話落,她直接繞過岑雙雙,走到範丙的床前。

稍微檢視了一下範丙的傷勢後,林傾歌隨手從旁邊桌上的針包內取出銀針。

正要施針時,範丁卻突然衝過來攔住了她。

“你想乾什麼?你是不是對之前的事情懷恨在心,所以想趁範丙病重將他害死?”範丁滿臉戒備的盯著林傾歌。

站在旁邊的藍伊人冷笑出聲,“你冇長眼是吧?看不出來傾歌是要為範丙治傷?”

範丁當即反唇相譏,“我可冇聽說林傾歌還會醫術,她這樣隨隨便便動手,要是把範丙弄死了,誰負責?”

林傾歌手一抬,直接在範丁身上紮了一針。

範丁反應過來時,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,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。

林傾歌冷冷看著他,唇角噙著一抹譏諷的笑意,“要是他死了,我會負責送你去陪他。至於現在,你少在我麵前礙眼!”

話音未落,她已經一腳將範丁踹飛。

範丁摔落在門邊的位置,由於穴道被封,他連爬起來都做不到。

範甲實在看不下去,走過去把他攙扶起來。

而這時,林傾歌已經開始為範丙施針。

一刻鐘後,範丙的傷口竟然不再出血。

眾人見狀,臉上紛紛流露出驚奇之色。

也是這時候,岑雙雙才終於清楚的意識到,她根本無法與林傾歌相提並論。

不管是醫術還是武學,她都冇有同林傾歌比較的資格。

明白這點後,她神色黯然下來,失魂落魄的轉身離開,然而也並未有人注意她。

範甲和範丁正麵麵相覷,兩人從彼此的臉上看到了驚愕之色。

這林傾歌竟然真的會醫術?

而且,醫術好像很好的樣子!

範乙也挺驚訝的,不過他事先猜到了這個可能,所以不至於像其他兩人那麼意外。

他現在倒是有些期待看到範丙醒來後得知此事時的樣子。

血止住後,林傾歌拿出一瓶隨身攜帶的藥粉撒在範丙的傷口上,而後將藥遞給範乙,淡淡道:“這是外用的,每天一次。”

範乙連忙伸手接過。

林傾歌又拿出一個小藥瓶遞給他,“這是內服的,一日三次,一次一顆。”

範乙再次接過,同時詢問道:“林姑娘,範丙怎麼樣了?”

“暫時還死不了。”

林傾歌說完,直接起身往外走。

經過範丁身邊時,她隨手幫他解了穴道,而後徑直離開。

範丁一時反應不過來,依然怔怔的站在原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