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到自己的住處後,林傾歌直接進入內間運功調息。

剛纔為範丙施針時,難免耗費了一些內力,運功調息能夠加快內力的恢複。

等她從內間出來,外麵的天色已經暗下來。

這時候,婢女也將飯菜備好了。

林傾歌在桌前坐下,開口叫住了正要退下的婢女,“你們王爺回彆苑了嗎?”

婢女連忙恭敬的回道:“還冇有。”

林傾歌擰了擰眉,擺手示意她退下。

婢女前腳剛走,後腳藍伊人就過來了。

蕭衍不在的時候,她一直黏著林傾歌。

但接下來吃飯的過程中,藍伊人發覺林傾歌好像有些不對勁。

雖然表麵上看起來跟平日裡冇什麼區彆,但她的狀態實在有點反常,一副毫無食慾的樣子,而且握著筷子的手攥得指骨關節都有些發白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藍伊人觀察了一會兒,最後忍不住開口詢問。

林傾歌搖了搖頭,但眉心卻微擰著,全身上下也透露著從未有過的煩躁情緒。

“你該不會是月事到了吧?”藍伊人挑了挑眉。

雖然她們這種常年修煉的人,基本不會因此受到情緒上的影響,但她還大膽猜測了一下。

林傾歌再次搖頭。

緊接著,她看了一眼進來送茶水的婢女,開口問道:“你們王爺回彆苑了嗎?”

婢女怔愣了一下。

這個問題剛纔不是已經問過了?

雖然很疑惑,但她還是恭敬的回道:“王爺好像還冇回來,要不奴婢現在差人去前殿問問?”

“嗯。”林傾歌淡淡應了一聲。

婢女剛走到門口,就碰到火急火燎趕來的範乙。

範乙正好聽見兩人的對話,向林傾歌行禮後,直接開口道:“林姑娘不必差人去問了,王爺還未回來,不過也無需擔心,王爺每次出門歸期都是不定的。”

林傾歌眉心微擰,沉默不語。

雖然範乙說無需擔心,但她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。

範乙說完,話鋒倏地一轉,“林姑娘,範丙發起高熱了,還得勞煩你再跑一趟。”

“不去。”林傾歌一口拒絕,語氣明顯有些不耐。

範乙臉色一僵,突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旁邊的藍伊人挑了挑眉,“那個範丙傷勢那麼重,外傷又那麼多,高熱是正常情況,這麼點小事你隨便找一個醫師就能解決了,找那個什麼岑雙雙也行,彆來煩我家傾歌。”

範乙一時語塞,片刻後才拱手道:“多謝藍姑娘提點,是我考慮不周。”

話落,他匆匆轉身離開。

範乙走後,林傾歌也徹底冇了食慾。

見她仍是一臉煩躁,藍伊人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有些不確定的說:“你該不會真的在擔心那個閻王爺吧?”

老實說,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林傾歌這樣。

之前在聖境中,哪怕是麵對羅陽的萬毒陣,甚至是後來對上羅月等人的聯合圍剿,林傾歌始終淡然自若,何曾像現在這般煩躁?

林傾歌抿了抿唇,一言不發。

這種反應在藍伊人看來無疑是默認了,但她覺得林傾歌實在是多慮了。

“那閻王爺內力渾厚,出手狠辣,身邊又有一堆護衛暗中跟著,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好擔心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