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候,林傾歌已經開始配合著咒語結手印,藍伊人見狀,也不敢再出聲,生怕打擾了她,隻默默在旁邊坐下,專心為她護法。

片刻後,有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,聽聲音好像人數還不少。

很快,藍伊人聽到了一陣對話聲。

“大哥,會不會是下麵的人看錯了?這荒郊野外的,又是三更半夜,林傾歌跑到這裡做什麼?”

“管她做什麼,先找一找再說。”

藍伊人皺了皺眉,目光落在林傾歌身上。

林傾歌此時還沉浸在術法之中,她雙眸微闔,神色凝重,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好的情況。

藍伊人心裡清楚,這個時候的林傾歌絕對不能受到打擾,否則後果會很嚴重。

冇辦法了,隻能她先去把那些人引開。

林傾歌雖然身在術法之中,但對周遭發生的事情還是一清二楚的。

然而,隻是稍微一分心,她的心口處突然一痛,嘴裡當即噴出一口鮮血,原本凝聚的內力也驟然散開。

她一手撐地,一手捂著心口,腦海裡回想著剛纔在術法之中看見的場景。

從周圍的環境來看,那裡應該是山腳,而且是在河邊的一棵柳樹下。

林傾歌想要起身,卻又無力的跌了回去,她隻能暫且坐著,開始運功調息。

半晌後,她睜開雙眸,眸光淡漠無溫,從地上起身後,她看了一眼藍伊人離開的方向。

藍伊人實力不弱,隻要不跟那些人硬碰硬,應該不會有危險。

反倒是蕭衍那邊的情況更棘手一些……

來不及細想,林傾歌直接施展輕功,直奔山腳。

途中,林傾歌碰到了折返回來的暗影,她直截了當的說:“我知道蕭衍的下落了,你讓其他人不用找了,然後帶幾個人到北邊接應藍伊人,就是跟我在一起的姑娘。”

暗影聞言,心裡不禁有些狐疑。

他們一大群人都冇能找到半點蛛絲馬跡,王妃怎麼會知道王爺的下落?

但王妃的語氣卻是不容彆人置疑的篤定。

他下意識就頷首道:“屬下遵命。”

等他再抬頭時,眼前已經不見林傾歌的身影。

山腳比懸崖上要暖和一些。

因為事先用追蹤術確定了蕭衍的位置,所以林傾歌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在河邊找到了他。

他臉色慘白,昏倒在柳樹下。

林傾歌見狀,立刻飛身上前,蹲下身子為他診脈。

果不其然,她還是因為靈力不夠受傷了。

她先拿出一顆治療內傷的丹丸服下,而後將蕭衍從地上扶起來,以靈力為他壓製毒性。

確定毒性壓製住了,林傾歌像上次一樣強行截斷內力,隨即不可避免的遭到自身內力的反噬。

“噗——”

林傾歌再次噴出一口鮮血。

她費力的將蕭衍平放回地上,而後也陷入了昏迷之中,整個人倒趴在蕭衍身上。

蕭衍醒來時,天色已經大亮。

看見趴在他身前昏睡的林傾歌,他微微一怔。

毒性發作的時候,他明明已經跑得遠遠的,為何還是被她找到了?

看她這個情況,一定是又消耗內力為他壓製毒性,而她自己卻遭到了內力反噬。

蕭衍輕握住林傾歌的手,兩人掌心相貼。

他打算用內力為她療傷,卻發覺自身的內力尚未恢複。

他眉心一斂,緩緩鬆開她的手,轉而撫上她白皙精緻的臉龐,聲音低低的開口,“傾歌,我到底要怎麼做纔好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