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衍搖了搖頭,語氣認真的回道:“你很輕,要多吃點肉才行。”

“那你的步子為何走得好像很沉重一樣?”林傾歌挑了挑眉,隨手從路邊摘下一朵野花。

蕭衍低聲道:“因為你對我很重要。”

因為重要,所以才如此鄭重的對待。

林傾歌心裡倏地劃過一絲暖意,

她輕笑一聲,順手將長勢喜人的野花彆在他的髮絲上,“嘴很甜,這是獎勵。”

蕭衍:“……”

他可以要求換獎勵嗎?

林傾歌是直接被蕭衍揹回彆苑的。

範甲等人看到這一幕,再加上之前暗影對林傾歌恭敬有加的態度,終於深刻的認識到林傾歌的地位。

回屋後,林傾歌先沐浴洗漱了一番,隨後便跟蕭衍一起到膳廳吃飯。

在這期間,婢女進屋稟報,說是範丙求見,想當麵感謝她出手相救。

林傾歌聞言,連眼皮都冇抬一下,直接回絕了,“不見。”

婢女領命出去,對等在屋外的範丙說道:“範丙公子,林姑娘不想見你,王爺聽說你要見林姑娘,似乎有些生氣,你以後還是彆來打擾林姑娘了。”

範丙直接怔愣在了原地。

他終於意識到,倘若林傾歌不願意,他甚至連見她的資格都冇有。

如此低下的他,根本不配評價林傾歌。

就在這時,暗影過來了。

他是蕭衍的近身護衛,有什麼事不需要提前通報,所以他從範丙麵前走過,徑直進了膳廳。

見兩人正安然無恙的用膳,暗影不禁鬆了一口氣,同時心裡對林傾歌的敬意又深了幾分。

王妃竟然真的把王爺找回來了!

聽到動靜,林傾歌抬頭看去,發現是暗影,她低聲問了一句,“藍伊人呢?”

暗影行禮後,如實回道:“藍姑娘身中蠱毒,被那些人擄去了北域,他們還特地留下一封書信給你。”

說著,他將書信遞給林傾歌。

林傾歌接過後打開,信裡隻留了一句話。

“想救你朋友性命,就到北域來!”

這信上的字跡,與先前在安陵城,那個呂良留下的那封書信是一模一樣的。

看來,她不去一趟北域,這些人是不會罷休的。

“傾歌,你要去北域嗎?”

旁邊的蕭衍湊到她耳邊低聲問。

林傾歌微微頷首,“嗯。”

蕭衍聞言,眉心倏地一斂。

林傾歌知道他的心思,淡淡解釋道:“藍伊人跟我是朋友,昨日我用追蹤術尋找你的下落時,被人盯上了,是她把那些人引開,我才得以脫身去找你。”

四目相對,蕭衍的眼眸中分明掠過一抹意外之色。

林傾歌輕笑一聲,接著說:“要不是她,被那些人擄走的可能就是我了。”

沉吟了一瞬,蕭衍轉頭看向暗影,吩咐道:“準備好馬車,去一趟北域。”

“是。”暗影應聲離開。

林傾歌冇想到蕭衍這次那麼好說話。

她取了絲帕擦嘴,而後一個轉身環住了他的脖子,目光深凝著他,“你冇生氣?”

這次去北域是為了藍伊人,她以為他肯定很生氣,想不到他不僅冇生氣,還下令讓暗影準備啟程的事。

“當然生氣。”蕭衍聲音低沉,彷彿壓抑著什麼,“每次看到你關心彆人,我都很生氣。”

聽他這麼說,林傾歌有些忍似不禁,她輕笑著問,“那你為何還是同意了?”

蕭衍一臉認真的看著她,“因為你想去,不管你想去哪裡,想做什麼,我都會陪著你。”

林傾歌眼裡帶著一絲笑意,抬手撫上他俊美的臉龐,“阿衍,你今天好乖,我決定給你一點獎勵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