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獎勵?”蕭衍有些迫不及待的追問。

但他突然想起之前那朵野花……

正想著,他突然覺得唇上一軟。

林傾歌身子前傾,仰頭吻住了他的唇。

蕭衍怔了一怔,下意識的伸手環住她的腰,近乎貪婪的感受著這個柔軟又甜蜜的吻。

驀地,一陣腳步聲自屋外由遠及近的傳來。

林傾歌立刻從蕭衍的唇上離開,想從他的懷裡出來,卻發覺他正緊緊的抱著自己,毫無鬆手的跡象。

她有些好笑的看著他,“還不鬆手嗎?有人過來了。”

蕭衍一言不發,卻把她抱得更緊,用行動回答了她的問題。

見他這樣,林傾歌也不惱,索性由著他,隻微微側頭看著門口的方向。

蕭衍乾脆將額頭抵在她的肩膀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聞著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。

很快,那腳步聲的主人從門口走進來。

看到蕭衍環抱著林傾歌,兩人姿態親昵,司徒安不禁挑了挑眉,“我好像來得不是時候,是不是打擾你們親密了?”

他覺得自己這麼說,就算蕭衍不以為意,林傾歌也一定會麵紅耳赤,嬌羞不已。

然而結果卻跟他想象的不一樣。

不僅蕭衍毫無反應,連林傾歌也隻是淡淡說了一句,“知道自己來得不是時候,還不趕緊離開?”

司徒安嘴角抽搐了一下,“你這丫頭,怎麼不知羞呢?”

“你猜。”林傾歌眉梢微挑,神色自若。

司徒安一時語塞,他突然覺得,就算是下輩子,也決計看不到這丫頭嬌羞的模樣了。

沉默了一瞬,他纔想起自己過來的目的,“你的異火很好用,不過我不知道如何還給你,還得你自己親自去取。”

“你的丹丸煉製好了?”林傾歌淡淡問道。

“嗯。”司徒安微微頷首,“你趕緊去取吧。”

“不必。”

林傾歌話音未落,離火已經嗖的一聲從門口飛進來,鑽進她的眉心,回到她的體內。

司徒安震驚得目瞪口呆。

這異火竟然還能主動回體?

這麼厲害的嗎?

他有些狐疑的開口,“你這異火……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“冇什麼好奇怪的,異火都可以這樣。”

對於這種說法,司徒安還是心存懷疑,但他不是天生異火,所以無法證實,隻能就此作罷。

“我聽說這小子昨日下落不明,可是出了什麼事?”

司徒安看了一眼蕭衍,見蕭衍似乎睡著了,便低聲詢問林傾歌。

說起來,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蕭衍如此親近一個人。

但一想到是這人幫蕭衍壓製了曼陀羅花之毒,一切就變得合情合理了。

因為這幾年來,蕭衍為了尋找幫他壓製毒性的人,幾乎傾注了全部的人力物力。

如今好不容易尋到了,還是這麼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,會迷戀也是正常的,但願這丫頭值得他如此迷戀。

畢竟蕭衍這人是一點背叛都無法承受的。

倘若遭到癡心迷戀之人的背叛,他恐怕真的會淪為屠戮的惡魔!

“冇什麼,隻是壓製毒性的靈力受損,導致毒性發作而已。”

林傾歌雲淡風輕的一句話,卻讓司徒安再次受到震驚。

這些年一直是他在為蕭衍調理身體,自然對曼陀羅華之毒有所瞭解,也知道毒性發作有多可怕。

可麵前這丫頭談及此毒時,卻仍是一副淡然的樣子,而且既然毒性發作,為何蕭衍能夠這般若無其事?

莫非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