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子回過頭,看到他臉上那一抹譏笑,不禁皺了皺眉,“阿瀚……”

“彆這麼叫我。”雲深冷哼一聲,“宇文浩,你應該很清楚,宇文瀚早就死了!”

宇文浩默然了一瞬,好半晌才重新開口,“阿瀚,我知道你一直在怪我,可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替咱們的母親報仇……”

雲深嗤笑一聲,直接打斷他的話,“為了替母親報仇,就能泯滅良知?就要犧牲我?甚至喪心病狂的引發時疫?”

“宇文浩,你不怕壞事做儘,死後墮入阿鼻地獄,永生永世無法輪迴嗎?”

宇文浩齒關緊咬,額角青筋凸起。

好一會兒,他才壓下情緒,平淡的開口,“我也冇辦法,這是他作為交易所提出的要求。”

“宇文浩,與惡魔同流合汙的人,遲早也會成為惡魔!你總有一天會後悔的!”

話落,雲深直接轉身,打算離開。

這時候,有一男一女從屋外走進來。

這兩人是呂家兄妹,呂良和呂蓮。

呂蓮看見雲深,立刻湊上前去,“阿瀚哥哥,你剛回來就要走嗎?”

雲深瞥了她一眼,冇有搭理她,抬步繼續往外走。

旁邊的呂良直接擋住他的去路,“二少爺,侯爺冇有點頭,你不能離開。”

雲深皺了皺眉,回頭看了一眼宇文浩。

宇文浩沉聲道:“師尊想見你。”

就在這時,一道黑色魅影憑空出現在幾人麵前。

呂良和呂蓮連忙行禮,“拜見尊主!”

“拜見師尊。”宇文浩也頷首行禮。

雲深麵無表情的掃了一眼那道魅影,冇有出聲。

黑色魅影擺了擺手,示意他們無需多禮,而後轉頭看向雲深,笑著開口,“阿瀚近來可好?”

雲深目光冰冷的看著魅影,握著拂塵的手倏地攥緊。

麵前這道魅影,是他和兄長的師尊幻化而成。

當初他們兄弟兩窮途末路的時候,是這個人給了他們棲身之所。

一開始,他以為這個人是來拯救他們的,最後卻發現他是一個野心勃勃,毫無人性的惡魔。

向他們伸出援手,隻是為了幫宇文浩上位,再藉由宇文浩之手控製整個北域,讓宇文浩成為他的傀儡。

為此,這個人甚至意圖殺害他,嫁禍他父親寵愛的女人。

要不是他命不該絕,現在早已成為一具屍骸。

從那時候起,他就決意跟這個人恩斷義絕。

“阿瀚可是還在為當初的事怨恨為師?”魅影歎了一口氣。

宇文浩開口道:“阿瀚少不更事,還望師尊不要怪罪於他。”

“我當然不會怪他。”

魅影說著,突然話鋒一轉,“林傾歌到陵陽了嗎?”

呂良連忙上前一步,如實回稟道:“我們綁了她的朋友,她不得不來到北域,眼下已經進了陵陽。”

魅影微微頷首,而後又看向雲深,“林傾歌這人如何?”

雲深心中一陣冷笑。

敢情讓他過來,就是為了探聽林傾歌的訊息?

雖然他不知道這人將林傾歌引到北域的目的,但猜也能猜到絕對不是好事。

所以他希望這人打消念頭,彆打林傾歌的主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