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卓爾不群,實力高深莫測,行事果決利落,為人聰穎伶俐,你是拿捏不了她的,想讓她為你辦事,當心自掘墳墓。”

聽了雲深的話,魅影沉吟了片刻,好半晌纔開口道:“這纔是她。你不必擔心,我冇想拿捏她,我誘她前來,隻是為了請她幫個忙,以及確定一些猜測罷了。”

這番話令雲深疑竇叢生。

這個人為何說,這纔是她?

莫非他其實是認識林傾歌的?

在雲深沉思的時候,魅影已經看向宇文浩,命令道:“阿浩,把林傾歌那個朋友帶入百蠱殿,以此要挾林傾歌過去,讓她用靈丹之力助我們打開暗門。”

宇文浩怔了一下,而後低聲道:“師尊,百蠱殿險象環生,你之前說,林姑娘……”

魅影沉聲打斷他的話,“按我的吩咐行事,倘若連一個百蠱殿都能困住她,她就不可能是那個人。”

話落,魅影長袖一揮,化為一縷黑煙消散在空中。

雲深微微擰眉,他覺得自己應該去向林傾歌通風報信,提醒她彆去百蠱殿。

打定主意後,他抬步往外走。

然而走到門口處,卻被呂蓮攔了下來。

“阿瀚哥哥,那個林傾歌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嗎?”

麵對呂蓮的追問,雲深置若罔聞,直接繞過她,大步離開。

他的舉動讓呂蓮有些惱羞成怒。

她轉頭看向宇文浩和呂良,氣得跺了跺腳,“侯爺,哥哥,你們都看到了吧,我可是他未過門的妻子,他怎麼能這樣對我?”

宇文浩瞥了她一眼,冷漠的開口,“你們的婚約是老一輩私自定下的,我之前說過,倘若阿瀚願意,婚約自然照舊,倘若他不願,這婚約便當不曾存在過。”

“所以,除非阿瀚點頭,否則你們的婚約就不作數,你也彆拿這個說事!”

話落,宇文浩也抬步離開。

呂蓮頓時更生氣了,氣得臉色都紅了。

呂良隻好寬慰道:“行了,侯爺這麼做也是為你好,要是二少爺對你冇那個意思,你就算嫁給他,也得不到他的真心。至於林傾歌……”

“林傾歌怎麼樣?”呂蓮急不可耐的追問。

她想瞭解一下林傾歌,看看這個女人究竟有什麼能耐,能得到她阿瀚哥哥如此高的評價。

呂良抬手摸摸妹妹的頭,笑著說道:“林傾歌當然及不上你!我妹妹不僅精通法陣,還會操控蠱蟲,武學也不弱。林傾歌不過是倚仗自身天生的靈力罷了,如何與你相比?”

呂蓮聞言,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。

冇錯,她不該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!

她的蠱蟲和法陣在北域一眾小輩之中可是頂尖的,侯爺也是因此纔對她另眼相待。

那個林傾歌算什麼玩意?

阿瀚哥哥一定是一時興起,纔會遭到林傾歌的迷惑。

而且,尊主剛纔的意思很明確,若是林傾歌死在百蠱殿中,那也是她命該如此。

所以,她勢必要讓林傾歌死在百蠱殿中,讓阿瀚哥哥迴心轉意,徹底斷了對林傾歌的念想!

此時的林傾歌對於這些事情一如所知。

她和蕭衍進入陵陽後,選了一間上好的客棧落腳,房間一安頓好,兩人便來到樓下吃飯。

吃到一半時,暗影突然從暗處出現,低聲請示道:“王爺,咱們一進城就被人盯上了,需要處理掉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