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百蠱殿其實就是一座老舊的宮殿。

一路沿著通道前行,可以看到許多房間。

不多時,他們進入了正殿,正殿之中有一道暗門,暗門嚴絲合縫的緊閉著。

林傾歌看了看那道暗門,發現上麵蛛絲密佈,滿是灰塵,顯然是很長時間未曾打開過。

但這裡除了正殿入口之外,冇有其他的出路。

這些人究竟為何把她帶到此處?

林傾歌正思忖著,一道黑色魅影突然憑空出現。

呂良等人見到魅影,立刻畢恭畢敬的下跪行禮,“爾等拜見尊主!”

林傾歌挑眉打量了幾眼麵前的黑色魅影。

所以,這個就是雲深說的那個惡魔?

這件事情的幕後主使?

蕭衍覺察到危險的氣息,伸手將林傾歌拉到自己身旁,作一副維護的姿勢。

林傾歌知道他擔心自己的安危,轉頭衝他微微一笑,算是一種無聲的安撫。

不得不說,她這種安撫對蕭衍百試百靈。

蕭衍瞬間安心了不少。

這時候,黑色魅影轉向了林傾歌,將她打量了一遍後,不急不緩的開口,“你就是傳聞中那個靈丹附體的林傾歌?”

林傾歌唇角微勾,不答反問,“你就是千方百計把我引到北域來的幕後主使?”

魅影冇有回答,而是轉頭瞥了一眼那道灰塵滿布的暗門,用命令的口吻吩咐道:“你過去感應一下那道門上的封印。”

林傾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冇有上前的跡象。

魅影見狀,給旁邊的呂良遞了一個眼神。

呂良接收到示意,當即拔劍出鞘,將劍身抵在藍伊人的脖子上,沉聲道:“林姑娘,你最好乖乖照尊主的命令列事,否則你這個朋友就會冇命。”

林傾歌微微抿唇,這才抬步走向暗門。

然而蕭衍卻緊緊拉著她的手不肯鬆開。

“彆擔心,我隻是過去看看而已。”林傾歌輕聲說了一句,而後拉開蕭衍的手,繼續往前走。

蕭衍眉心微斂,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身上。

在暗門前站定後,林傾歌抬起右手,將內力凝聚於掌心之中,隨後輕覆於門上。

眨眼間,門上浮現出一個形狀複雜的圖騰。

正是黑色魅影所說的封印。

不知為何,林傾歌總覺得這個封印有些莫名的熟悉。

魅影看到圖騰,臉上不禁掠過一抹欣喜,同時急切的說道:“試試你的血能否解開這個封印?”

林傾歌眉梢一挑。

所以,這人把她引來北域,是為了讓她解開這個封印?

照雲深所說的來看,這人必定狡詐無比,說不定這封印背後隱藏著什麼陰謀詭計。

見她遲遲冇有動作,魅影又看了一眼呂良。

呂良手裡的劍當即在藍伊人的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。

藍伊人臉色微變,要不是內力渙散無法施展,她早就一掌將這該死的男人打飛了!

呂良見她一臉憤恨的瞪著自己,不禁嗤笑出聲,“藍姑娘,你看起來好像很不服啊?可惜你現在形同廢人,再不服也隻能乖乖認命!”

“狗男人!”藍伊人怒罵道:“等我內力恢複了,我一定弄死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