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伊人被疼痛折磨有些意識不清,根本冇管喂進嘴裡的東西是什麼,直接一口吞下。

緊接著,林傾歌就要為她輸送內力進行療傷。

這時候,離火又出聲了,“不可以!你體內有靈丹的力量,再加上我,導致你的內力陽氣極重,你為她輸送內力,隻會讓她傷勢加重。”

林傾歌突然有一種想把離火抽出來暴揍一頓的衝動。

離火似乎感知到了她的想法,連忙道:“蕭衍的內力可以!”

林傾歌一臉無語。

讓蕭衍為藍伊人療傷?

這是想讓藍伊人死得更快吧?

見她遲疑不定,離火接著說道:“現在隻有蕭衍能救人,至於能否勸動他,就要看你本事了。”

沉吟了一瞬,林傾歌還是抬步走向旁邊的蕭衍,但握住他的手後,卻低頭不語。

蕭衍側頭看著她,見她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,有些怯怯的拉著自己的手,心頭突然生出一種想將她緊緊擁入懷中的衝動。

但他又怕這樣的舉動會嚇到她,終究還是強忍住,隻低聲詢問,“怎麼了?”

林傾歌這才抬頭看向蕭衍,輕聲道:“我用離火為藍伊人清除蠱毒,結果造成她全身經絡受損,急需輸送內力為她療傷,而我的內力屬陽,隻會加重她的傷勢,你可不可以……”

說到這裡,林傾歌的話語突然頓住。

她還是覺得,讓蕭衍給藍伊人療傷,是一件異想天開的事情……

蕭衍目光深深的看著林傾歌,說出了她未說完的話,“你想讓我輸送內力為她療傷?”

林傾歌微微頷首,隨後又補了一句,“你不願意的話,就當我冇說過,我再想其他辦法。”

蕭衍薄唇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,聲音低沉卻堅定的說:“隻要你開口,不管什麼事情,我都會為你做到。”

她遇到麻煩願意找他幫忙,他其實是很開心的。

下一瞬,他直接釋放內力,以掌推進,將內力輸入藍伊人體內。

看到這一幕,林傾歌微微一怔。

因為蕭衍一直對藍伊人親近她這件事感到不悅,所以她才覺得他一定會拒絕。

想不到他竟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!

這時,離火的聲音又在林傾歌的神識中響起,“你不是說,讓他為藍伊人療傷,會讓藍伊人死得更快嗎?這下打臉了吧?”

林傾歌一時無言以對。

畢竟這種情況,確實在她意料之外。

藍伊人服下九還金丹,再加上有蕭衍為她療傷,那種灼燒的感覺很快消散,全身經絡也不再疼痛。

她嘗試著運功調息,發現連內力都慢慢恢複了。

蕭衍見狀,當即收斂內力,轉頭看向林傾歌,“可以了。”

林傾歌上前挽住他的臂膀,衝他莞爾一笑,“謝謝阿衍。”

蕭衍瞬間沉醉在她明媚的笑顏中。

“感覺如何?”林傾歌看了一眼藍伊人。

“冇什麼大礙了。”

說著,藍伊人從地上起身,看著麵前舉止親昵的兩人,她心情突然有些複雜。

雖然蕭衍是看在林傾歌的份上纔會對她出手相救,但這終歸也是救命之恩。

以後她再想勸林傾歌遠離蕭衍,就有一種恩將仇報的感覺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