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得出來呂蓮已經惱羞成怒,藍伊人不禁嗤笑出聲。

“你這些蟲子也太冇用了吧,連接近都不敢,還指望靠這些來取我們性命,你怕不是來搞笑的吧!”

呂蓮臉上的笑意徹底消失不見,她咬牙又問了一遍,“林傾歌,你究竟做了什麼?”

她感覺得出來,蠱蟲真正畏懼的是林傾歌。

林傾歌唇角微勾,不疾不徐的說:“我目前並未做任何事情,不過你那麼迫切想要我出手,那我就滿足你好了。”

話落,她將內力凝取於掌心,伴隨著離火一掌擊向地上那片密密麻麻的蠱蟲。

頃刻間,四周被一片火光包圍。

蠱蟲瘋狂逃離,卻及不上離火燃燒的速度。

耳邊響起蟲子被炙烤得劈啪作響的聲音。

“林傾歌,我要殺了你!”

呂蓮氣急敗壞的大喊。

這些蟲子是她每月一碗鮮血餵養出來的,一直當成寶貝一樣看待,現在卻被林傾歌輕而易舉的燒燬了!

“就憑你這種貨色,也敢在我麵前叫囂?”

林傾歌冷笑一聲,隨手抽出鳳羽化為長劍,將內力和離火凝聚於劍身,一劍破開了呂蓮的五蠱陣。

“啊——”

藏身暗處的呂蓮隨著法陣的破敗重重摔落在地。

林傾歌抬步上前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一字一句道:“北域五蠱陣,真是名不符實。”

呂蓮臉色鐵青,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及林傾歌,所以纔會用最擅長的法陣和蠱蟲對付她。

想不到她最自豪的兩樣東西,竟被林傾歌輕而易舉毀掉了!

藍伊人譏笑道:“據說這北域五蠱陣蠻嚇人的,說不定是這個叫呂蓮的學藝不精,所以纔會一擊即潰!”

呂蓮聞言,臉色變得越發難看,眼裡的憎恨幾乎要迸射出來。

下一瞬,她突然開始默唸催動本體蠱的法咒。

這時,呂良從不遠處一根石柱後麵出現,神色驚慌的大喊,“蓮兒,快停手!你這麼做,就算能取他們性命,可你也會死的!”

聽到這話,再加上呂蓮的舉動,林傾歌突然想到什麼,“引爆本體蠱?同歸於儘?”

然而,這時候阻止已經來不及。

蕭衍一個閃身出現林傾歌麵前,一把將她抱住。

下一瞬,爆炸聲響徹耳際,百蠱殿中天崩地裂。

一陣天旋地轉後,林傾歌隻覺得腳下突然踏空,整個人極速往下掉。

這期間,蕭衍一直緊抱著她。

四週一片漆黑,她目不能視。

但蕭衍是卻看得見的。

落地之前,蕭衍以內力作為緩衝,減少了摔落時帶來的衝擊。

“砰——”

兩人齊齊摔倒在地。

林傾歌被蕭衍小心翼翼的抱在懷中,冇有受到半點傷害。

她趴在蕭衍的胸膛上,抬手撫上蕭衍的臉龐,出口的聲音帶著一絲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的慌張,“阿衍,你怎麼樣了?”

“我冇事。”蕭衍聲音低啞,似乎在剋製著什麼。

林傾歌聽到他這麼說,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,連忙從他身上下來,坐到一旁,“離火!”

離火一得令,立刻從她體內出來。

四周瞬間變得明亮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