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傾歌眼裡帶著幾分邪魅的笑意,靠近藍伊人,輕聲補充了句,“你就不怕他等會出現活剮了你?”

此言一出,嚇得她下意識地四處張望。

“傾歌,彆嚇我,我這條小命禁不住嚇!”冇見到殺神出現,藍伊人撫了幾下心口,給自己順順氣。

小貝在一旁幸災樂禍地偷笑,誰讓藍伊人叫她雜毛雞,她被嚇了活該!

剛緩過來的藍伊人,注意到方纔林傾歌似乎給了秀了一下恩愛。

她趕緊轉移話題:“傾歌,幾日之後的比試,你有幾成把握?”

林傾歌平靜地回了她句:“五成。”

“傾歌,你可是認真的,雲深說那女人可是獲得了尊主的部門功力!”

瞭解她真實實力的藍伊人,不可思議地睜圓眼睛。

“上次在百蠱陣,消耗了大量靈力。”

林傾歌說的認真,表現出來的卻是她並不在乎這場比試。

讓這些時日來,同她出生入死,對她有了深厚情誼的藍伊人更為擔憂她的境況。

“傾歌,那你趕緊回去打坐恢複靈力,到時候若是發生什麼變故,我一定全力護你!”

藍伊人說的極為誠懇,眼神堅毅。

“好。”

林傾歌簡單迴應著她,起身離開,心裡卻湧現出一股暖意。

廂房內,林傾歌正打算入定。

小貝撲騰著雙翅,嘰嘰喳喳個不停。

“主人,你當真隻有五成把握的話,為求活命,要不我們棄權?”

“主人,你是不是留有後手,不想告訴我?”

“……”

林傾歌一把將關心則亂的小貝抓住。

“打住,你這麼吵下去,我怕是十天半月都恢複不了靈力。”

小貝當即委屈地擠出幾滴眼淚:“主人,我錯了!”

它可憐兮兮的模樣,惹人憐愛。

“罷了,你幫我感知一下,醉仙草的所在之處。”

林傾歌將小貝平穩放置在床上,小貝閉上眼睛,努力感知著。

一盞茶功夫過後,它驚喜地開口:“主人,找到了!”

“在哪?”

“太初彆苑後麵的深山中的某個山洞裡,醉仙草它吸收天地精華,已生出靈智……”

小貝還在滔滔不絕地介紹著醉仙草的特性。

林傾歌將一瓶佳釀放進空間裡,冇理會小貝,揣著藥藍出門去了。

“主人,等等我,你不用我給你帶路嗎?”

小貝緊隨其後,焦急地飛著。

彆苑的聯絡處,芩雙雙見林傾歌離開,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。

“林傾歌,你最好晚點回來,晚點,我就是太初彆苑的真正的女主人了!”

芩雙雙繼續做著屬於自己的春秋大夢,殊不知,這等行徑等同於自尋死路。

林傾歌跟著小貝穿過一片滿是潮氣的密林。

一群飛鳥從他們頭頂上略過。

刹那間,遮天蔽日,周圍的光線都黯然下來。

“主人,我怕黑,啊啊啊!”

小貝驚恐地大叫著,黑暗將他心裡的恐懼和不安放大了數倍。

“怕什麼,你好歹是上古朱雀,膽子這麼小。”

林傾歌召喚出離火,將麵前的黑暗驅散,照亮了前方的路。

小貝趴在她的肩膀不敢動彈,渾身戰栗。

不遠處傳來潺潺的水流聲。

鳥潮散去,四周恢複了光亮。

“主人,穿過前邊那條小溪,正前方的山洞就是我們所尋之地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