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回到彆院,林傾歌就分彆喂林箬橫和林婉柔吃下了偽毒丸。

隨後,她去了蕭衍的房間,站在床邊看著他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龐。

找回記憶後,蕭衍所說的一切,她全都想起來了。

但帶著從前的記憶看蕭衍,跟失憶時的感覺卻是不同的。

三年前,她之所以不顧自己的安危,執意使用秘術幫蕭衍壓製體內的毒性,其實是因為他長得特彆像她夢境中的一個人。

那人清風霽月,溫潤如玉。

關於他的一切,她毫無印象,隻是下意識覺得,他應該是對她很重要的人。

所以看到蕭衍後,她不自覺的把蕭衍當成了那個人。

那時候她並不知道,使用秘術會有喪失記憶的後遺症。

一想到喪失記憶後,被蕭景辰和林婉柔這對狗男女耍的暈頭轉向,最後還死在他們手裡,林傾歌就覺得顏麵儘失。

但還好,她又找回記憶了……

正想著,床上的男人突然緩緩睜開眼。

林傾歌唇角微勾,笑意卻不達眼底,語氣也淡然無波,“醒了?”

蕭衍沉默的看著林傾歌,瞬間就覺察到她微妙的變化。

她臉上帶笑,卻又不是真的開心。

她明明站在麵前,可他卻覺得兩人的距離很遙遠,似乎隔著一段無法逾越的鴻溝。

這種感覺,彷彿回到了三年前。

好半晌,蕭衍纔開口道:“以前的事情,你都想起來了?”

他聲音有些嘶啞,語氣卻透出肯定的意味。

林傾歌眉梢微挑,饒有興味的反問,“怎麼發現的?”

“感覺。”

蕭衍如實回答,卻微不可察的斂了斂眉。

“你的感覺是對的。”

說著,林傾歌抬手指了指旁邊桌上的藥,“這是一些傷藥,你自己處理一下。”

話落,她自然的轉身離開。

蕭衍從床上坐起來,目光落在旁邊的桌子上,那裡放著兩瓶傷藥,以及一瓶內服的丹藥。

直到這時候,他才隱隱感覺到肩頭處傳來一陣刺痛。

一把扯下衣領,他看到一片被灼傷的皮膚,傷口看起來有些猙獰。

可蕭衍卻突然笑了起來。

隻是這笑容極度沉悶,還透著幾分自我嘲諷。

她找回記憶後,終究又變回三年前的樣子。

那時候,她不顧自己的安危為他壓製毒性,不惜一切代價挽救他的生命,可他一直無法感覺到她的真心。

那時候,她每次給他煎完藥,都是隨手放在桌上,至於要不要吃,是他自己的事。

現在,這種感覺又回來了。

那個會小心翼翼為他包紮傷口,會在他情緒衝動無法抑製時輕聲安撫的人兒,並不是真正的林傾歌……

蕭衍突然生出一個非常自私的想法。

他想讓林傾歌恢複失憶時的樣子。

因為隻有失憶時的她,纔會全心全意的信賴他。

可他很清楚,林傾歌並不想回失憶時的樣子。

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了,她一定會怨恨他。

感覺情緒快要失控,蕭衍毫不猶豫的抬手,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傷口。

劇痛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,但他的情緒卻很快平複下來,眸光又變得冷酷如常……

次日一早。

林箬橫和林婉柔才從昏迷中醒來。

兩人服下的偽毒丸已經生效,雙雙出現中毒的跡象,看起來就像隨時會毒發身亡。

林傾歌讓婢女將兩人帶到她的房間。

一見到她,林箬橫就將自己的困惑問了出來,“妹妹,你是怎麼把我們從永安那些人的手裡救出來的?”

林傾歌冇有接話,隻是衝婢女擺了擺手,示意她退下,隨後從身上取出一個小木盒。

盒子裡放著一顆藥丸。

她抬眸掃了一眼麵前的兩人,淡淡開口,“把你們叫過來,是想告訴你們,你們現在身中劇毒,而我隻找到一顆解藥。”

“服下解藥的那個自然相安無事,至於另外一個,兩天之內就會全身潰爛,毒發身亡。”

這話一出,林箬橫和林婉柔均是臉色大變。

醒來後兩人都發現自己唇色發黑,還吐了幾口血,他們本以為是傷得太重所致,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是中毒了。

一想到自己就要慘死,林婉柔頓時連眼淚都飆了出來。

“林箬橫,把藥吃了。”

林傾歌把那顆藥丸遞到林箬橫麵前。

林箬橫看了一眼藥丸,又轉頭看向旁邊哭得梨花帶雨的林婉柔,最後咬牙拒絕了。

“如果一定有一個人會死,我願意犧牲自己,把活命的機會讓給婉柔妹妹。”

他覺得自己既然身為兄長,就有責任保護自己的妹妹。

林傾歌冷笑一聲,乾脆把藥又收回來,“既然如此,那你們就一起去死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林箬橫難以置信的看著她,“妹妹,你怎麼會變得那麼冷血無情?”

“嗬。”

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冷笑,隨即轉頭看向林婉柔,“想知道我為何不肯把解藥給你嗎?”

林婉柔已經淚流滿麵,聞言哽咽的說道:“我到底哪裡惹姐姐生氣了?姐姐為什麼突然對我充滿敵意?”

林傾歌身子前傾,湊到林婉柔的耳邊,壓低聲音嗤笑著說道:“原來你還不知道嗎?”

“那我提醒你一下,因為我無意間聽到你和蕭景辰密謀要取我性命,奪取我體內靈丹的事情。”

“妹妹,要說狠毒,我可比不上你!”

林婉柔雙眼大睜,驚懼的看著林傾歌。

原來她和蕭景辰勾結密謀的事情,早就被林傾歌發現了,怪不得林傾歌對他們的態度突然就變了!

林箬橫聽不清林傾歌說了什麼,見林婉柔表情不對,不由得擰了擰眉。

他正要開口詢問,林傾歌已經跟林婉柔拉開距離,接著說道:“但現在,我覺得不識抬舉的林箬橫比你還要討厭,如果你替我紮他一刀泄憤,我可以把這顆藥給你,如何?”

話落,她取出一把刀子遞給林婉柔。

看著遞到麵前的刀子,林婉柔有些猶豫不決。

林箬橫滿臉震驚的看著林傾歌,一轉頭髮現林婉柔竟然真的在考慮,他心裡頓時五味雜陳。

林傾歌嗤笑一聲,“林婉柔,都到這時候了,你還裝什麼良善單純,還是說你跟林箬橫一樣,寧願一死,也不願獨善其身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