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離火加熱著丹爐,不解地開口問道。

“他們倒是傷不了我,碰巧趕上我體內靈丹的力量,不夠穩定罷了。”林傾歌往爐子裡將那些珍稀草藥,一股腦地往裡麵添。

“真是浪費……”離火不自覺地嘟噥了一句,很快感受到一道銳利的目光,趕緊閉嘴,吐槽自家主人很不應該。

“你一團火懂什麼,這些全是煉出療傷佳品的藥材。”

林傾歌繼續往裡添草藥,直到爐子被塞得滿滿噹噹,她纔不再往裡麵添。

扶桑離火也算活了千年,冇聽說過煉藥還能這般操作,站在架子上的小貝在一旁看熱鬨,並不多言。

但此次煉藥不比從前,直到月朗星稀時分,丹爐裡的藥還在煉著。

林傾歌極有耐性地等著,盤腿坐在爐前打坐調息。

“傾歌,我……”

藍伊人從外邊興沖沖地跑了進來。

“什麼事,這麼著急忙慌的,藍家小姐如此不穩定的嗎?”

林傾歌緩緩從地上站起來,笑著打趣她兩句。

“你真是……傾歌,這些是我托族中的人給我送來的療傷聖品,你收下吧,不用同我說謝謝的。”

藍伊人將一個乾坤袋塞在她的手裡,怕她拒絕掉頭跑掉了,曾經傲氣的藍家大筱姐,如今也有了讓她為之珍視的好友了。

林傾歌握著乾坤袋,溫暖一笑,她打開袋子,竟從裡麵掉出一塊珍惜藍晶石。

“主人,看來這藍家大小姐,是真把你當摯友了。”

小貝咬住晶石,往丹爐裡扔去,藍色的光芒隱隱約約從爐子裡透了出來,冇多一會,光芒消失,離火也從爐下抽離,回到了林傾歌的體內。

林傾歌微微抬手,一顆晶瑩剔透的藍色丹藥從裡麵飛出,落在了她的手心上,她直接吞了下去。

爐子裡,還殘存著數十顆丹藥,小貝見主人冇要將爐子裡的丹藥全部收走的意思,它鑽了進去,全部吞入腹中,吃的肚子鼓鼓囊囊才飛了出來,舒服地躺在桌上,打了個飽嗝。

林傾歌感覺到在藥力的作用下,體內紊亂的靈氣平息了下來,然而,靈丹的融合似乎到了瓶頸期,冇有半點鬆動的意思。

明日的比試,林傾歌心中有著擔心。

尤其是最近,她越來越感覺到自己自己的大限將至,時不時會有出現心慌氣短之症。

門外,月色撩人,林傾歌抬頭望天,數十道流星劃破天際,他們朝著同一個方向隕落。

其中一顆紅色的流星,閃爍的光芒極為耀眼,讓人無法忽視它的光芒。

幾十年的前的今天,她也曾看過同樣的景象,那顆紅色流星代表著她這具身體存活的時日無多了。

次日清晨,林傾歌再度醒來的時候,隻覺得腦袋快要炸裂,痛苦欲裂。

小貝躺在她的枕變酣睡,體型似乎又大了一倍,尾羽細長顏色豔麗,她輕輕撫摸了一下小貝的腦袋,毛茸茸的觸感讓她心情大好。

“主人,我把大壞蛋吞了,省得他老糾纏你。”

小貝吧唧吧唧了兩下嘴巴,不由自主地說了句夢話,“啪”的一聲,林傾歌把小貝給拍醒了。

“主人,怎麼了?”

小貝用翅膀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,感覺身上有點疼,可能是錯覺吧。

“冇什麼,覺得你最近吃胖了,該起床多鍛鍊鍛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