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藍姑娘,我同尊主不是一路人,我以性命擔保自己所言非虛!”

雲深眼皮跳動了幾下,不是怕藍伊人動手,他也不是打不過。

“當時尊主並冇有馬上離開,而是幻化出虛空之界,繼續觀看你們的情況,所以我知道林姑娘她受了很重的傷。”雲深怕她不信,繼續解釋著。

“虛空之界,以井觀天下,我倒是聽說過,的確是魔界的手段。”小貝思索了一下,自然地開腔。

“不愧是林姑孃的神寵,果然學識淵博!”雲深的誇獎,小貝很是受用。

“切,有什麼了不起的,哪怕你能治,裡麵的某個人,怕是不會給你機會,隻顧著……”

藍伊人的話音未落,門“啪”的一聲,打開了,從裡麵走出一個冷麪閻王,眉間的戾氣快要溢位。

“進去,看完趕緊走!”蕭衍冷聲道。

“好。”雲深心裡不免後怕,快速走進去,入眼邊是林傾歌的睡顏。

她安靜躺著,冇了平日裡的清冷,多了幾分溫婉,麵色卻蒼白地瘮人。

雲深給林傾歌號脈,指腹搭在她的手腕上,邊上,蕭衍臉上厲色外泄,盯著他,不讓他做出什麼逾矩的事來。

小貝同藍伊人頂著壓力,圍在床邊,看到林傾歌呼吸尚且均勻,上下八下的心才放下了不少。

“如何?”

隨著雲深不斷蹙眉,歎氣。

其他人也不免聽著歎氣聲,開始心煩意亂。

“對不住各位了,恕我無能為力,林姑娘靈力有枯竭的跡象,我先行離開,等找到了救治之法再回來。”雲深說完,腳下生風般跑的飛快。

靈力枯竭,難道是……

蕭衍想到了當時林傾歌為了護住自己而使出的招式,拳頭緊攥,麵色更加陰沉。

“主人如今的實力大不如從前。”

小貝說著,落在了枕邊,給她渡去自己的靈力,但這點靈力杯水車薪,猶如一顆石子落進深海,驚不出多少波濤駭浪,很快歸於平靜。

“唉,她為了護住我們,使出鳳凰虛影,那是是羽化之術,過不了多久,傾歌會因為靈力徹底枯竭,而身死道消。”

小貝剛纔不光是給她灌輸靈力,更是用靈力檢查她的身體狀況,檢查之下,它的內心很是驚訝。

藍伊人有樣學樣,也給林傾歌灌輸部分自己的靈力,並不多過問緣由。

“你既然知道緣由,想必也懂得解救之法。”

蕭衍麵色仍舊嚴峻,冇有半點放鬆。

“辦法有,但需要去南海尋得鮫人之淚,才能讓主人徹底恢複過來。”小貝說到這,臉色變得愈來愈沉重。

“南海鮫人,不是早就被滅殺乾淨了嗎,我們如何尋得,難道傾歌真的……”

藍伊人激動地說著,說到後麵,不免哽咽起來,眼眶濕潤。

“我不信翻遍整個南海,找不到一條鮫人,滅殺乾淨又冇人專門去佐證,這是唯一的希望了,為了傾歌,南海必須去!”

蕭衍語氣堅定,眼神卻始終落在床上的林傾歌身上,見此情形,藍伊人對他的態度稍有轉變。

兩人都是為了彼此,不顧生死地守護對方,如此情誼,足以讓人感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