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伊人覺著好笑,放開了他。

周圍草叢翠綠,幾隻體態肥碩的野兔正吃著草,時不時警惕地環顧四周,“嗖”的三道破空聲出現,三隻野兔被利箭射中,其他的野兔們,聽到響動,早就四散逃離。

藍伊人欣喜不已,將弓弩收回乾坤袋中,過去將三隻野兔提了起來。

“小貝,你今天有口福了,我待會給你烤野兔吃!”

她歡喜地將兔子提了提,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成果。

“切,好不好吃還另說呢!”

小貝飛在前麵,有些彆扭地說著,藍伊人對他這個模樣,早就見怪不怪。

靈泉內,霧氣朦,林傾歌浸泡在冰涼的泉水之中,溫涼的靈力慢慢滋養著她的靈脈。

她始終昏睡著,身體虛弱無力,無力支撐幾次都要滑入水中。

蕭衍將她扣在懷中抱著,忍著不去回想方纔水中的畫麵,但腦海裡卻仍舊閃過少女在水中,衣服濕透時,玲瓏有致的曲線,一時間,他隻覺燥熱,口乾舌燥。

冰涼的泉水給他的內心帶來了些許平靜,一個時辰後,暮色蒼茫,天邊紅霞滿天,霧氣越發重了。

林傾歌迷迷糊糊中,再度睜開眼睛,她感覺自己身體輕鬆了許多,入目就是一處堅實的胸膛。

“阿衍,我已大好,把我抱出去吧。”

蕭衍聽到她的聲音,剋製著激動的心情,卻還是有淚落下。

“傾歌,你終於醒了!”

他聲音顫抖,將她如同珍寶般,小心翼翼地抱起來,飛落在泉邊。

“嗯。”林傾歌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還是是一副精神不濟的樣子。

蕭衍怕她著涼再度引起高熱,用靈力將兩人的衣服直接烘乾,一陣微風吹來,帶著烤肉的清香,林傾歌想要走幾步,卻還是被蕭衍以她剛醒,體力不濟為由,一把將她橫抱在懷中。

有時蕭衍會自私地想著,要是可以一直抱著她就好了,但他實在見不得她受罪,也就收回了這個念想。

正忙著烤兔子的藍伊人,往臉上一抹,手上的碳灰沾在了她的臉上,遠遠的,她見到往這邊走來的蕭衍,站起來朝他招手,小貝一臉嫌棄地蹲在火邊望著她。

他主人纔不會如此毫無顧忌,烤個兔子把自己整的狼狽。

蕭衍走了過來,見到滿臉汙灰的藍伊人,又看向冒著煙氣,冇怎麼燃起的火堆,隻覺好笑。

“你們來的正好,等會我給你們展示自己的絕活,這火怎麼又滅了!”

藍伊人麵容窘迫,折騰了一會,火還是冇燃,這時候,林傾歌微微睜眼,抬手將離火放出,騰的一下,火焰躥的老高。

“哈哈,還是我家傾歌厲害!”

藍伊人尷尬笑笑,認真烤著野兔,林傾歌在蕭衍懷裡靠著,回她一個微笑,唯有離火,大為不滿。

“林傾歌,用離火烤兔子,虧你做的出來,真是氣死我了!”

離火狠狠說著,但還是冇有離開火堆。

“哦,火不用來烤東西,那還有什麼用?”

林傾歌語氣平淡地反問,讓離火愣住了,它竟不能反駁,小貝在一旁捧腹大笑,唯獨蕭衍不發一言,盯著火堆,正沉思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