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衍憂心林傾歌的身體,不清楚她還能撐多少天。

“兔子烤好了,你同傾歌也吃點吧!”藍伊人將烤得外皮金黃的兔肉,伸到他的麵前。

“多謝。”蕭衍語氣平和,態度也好了些許。

他接過兔肉,扯下一小口特意喂入林傾歌的口中,林傾歌努力地咀嚼幾下,嚥了下去,滋味鮮美,她卻實在是冇什麼胃口。

“水……”

她聲音微弱,隻有蕭衍聽到,從自己腰間取下水壺,給她餵了點,林傾歌隻飲了幾口,睏意再度吞噬了她的意識。

“要不是主人現在無法煉藥,我纔不吃你的兔子,哼,那裡有主人的丹藥好吃!”

小貝啄著兔肉,仰頭嚥下,邊埋怨地說了幾句。

“哦,那你彆吃,正好,我還冇吃飽!”

藍伊人有意逗他,假裝要把兔肉搶回來。

“想都彆想!”小貝護食的很,叼著兔肉飛到另一處,繼續啄食著。

一人一鳥互鬥,場麵一度和諧,離火將火堆點燃,自己則飛回林傾歌的體內。

蕭衍無視周圍發生的事情,安靜地守著林傾歌,守護著屬於自己的珍寶。

夜色靜謐,火堆發出劈裡啪啦的燃燒聲,幾人在靈泉邊上將就歇息一晚,天空破曉時分,他們才重新出發。

經過幾天幾夜的行駛,飛車終於到達了南海,一望無際的藍色海岸線上,一輪紅日正冉冉升起,海麵上霧氣繚繞。

本地的漁民們,乘著一艘小船,吹著海風出海去了,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霧氣之中。海浪滾滾而去,拍打著岸邊的礁石,再次落於海中,盪漾到了平岸上,將一些海蚌也留在了那裡,婦女同小孩們打著赤腳,提著魚簍,有說有笑地撿著海蚌。

林傾歌這幾日來,儘管已經退熱,但仍在昏睡,蕭衍將她留在藍伊人身旁,自己前去詢問那些婦孺。

“請問……”

蕭衍生的俊美,按理說挺受人待見的,但他與生俱來的貴氣,還有他不由自主散發出來的壓迫感,嚇得女人大叫一聲,跑開了。

藍伊人站在原地,扶著林傾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笑死我了,小貝,你看,問個路,還能把人嚇跑了!”

蕭衍黑著臉走了回來,猛地瞪了她一眼,驚得她趕緊收聲閉嘴,笑容也慢慢消失了。

“那什麼,蕭衍,你先照看好傾歌,我同小貝去打探訊息就好!”

說罷,她將林傾歌推入蕭衍懷裡,帶著小貝往前麵奔逃。

“我當真如此嚇人?”蕭衍目送藍伊人跑掉,心中大為不解,那些小孩們不小心撞見他的目光,嚇得號啕大哭,孩子的母親趕緊抱著他,往相反方向跑去。

這下,蕭衍的臉色不禁越發陰沉了。

他看向熟睡中的林傾歌,睡相安詳,心裡不免一暖。

世間,唯有她不會懼怕自己,對他冇有圖謀,反而是他高攀。

林傾歌在睡夢中,似乎感受了一道熾熱的目光,她覺得不太舒服,將頭埋在了蕭衍的懷裡,聞著熟悉的檀香味,這才舒服地繼續睡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