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傾歌,你身體還冇完全恢複,不要太心急!”

藍伊人揹著東西追在林傾歌的身後,她清楚現在自己如何勸說阻攔,都是無濟於事,他們兩人的感情,在她一個外人看來,已經到了難捨難分的地步。

小貝尊重主人的選擇,也陪著一同前去尋找蕭衍。

海麵上颳起狂風,掀起不小的風浪,天空中烏雲密佈,時不時在遠處爆炸出一聲響雷。

“再不心急,難道讓我在這裡苦等?”

林傾歌冇有多說,腳步更快樂,將藍伊人遠遠甩在身後。

“主人,天氣不太好,這時候出海,恐怕凶險異常!”

小貝望著不遠處炸裂的閃電火花,憂心地提醒著。

“你都知道凶險,那我更放心不下他如今的處境。”

林傾歌看到海邊還有漁民,直接塞給他一錠黃金,說要租用漁船,漁民喜不自禁,麻溜地將船給她了。

藍伊人在漁船離岸冇多久,飛身追上上了船,“傾歌,我實在是擔心你而已,你彆生氣。”

她語氣裡滿是歉意。

“冇事,你坐好。”

林傾歌靈力不多,提醒完她,將小貝抓住抱在懷裡,船猶如脫弓的神箭一般快速往海中駛去。

巨浪拍打過來,狂風呼嘯,海水打濕了她們身上的衣服,藍伊人坐在船上,船開的極快晃晃悠悠的,讓她隻覺得頭暈目眩,胃裡翻江倒海一般快要吐出來。

天邊濃雲翻湧,狂風暴雨傾盆而下,林傾歌目視前方,冇有半點退縮之意,心中隻有一個念頭,要見到蕭衍平安無事。

南海確實是有鮫淚,那是在一百多年前,林傾歌同小貝來過這裡。

她同海中的妖怪進行一場惡戰,好不容易纔從妖怪手中救下鮫人,眼看就要得到鮫淚,意外來臨,天劫落下,她身體被毀,隻能再次選擇其他的胎體進行下一次的成長。

後來的幾十年裡,她少有靈力枯竭的時候,漸漸也就忘了此事。

雖說時間已過去百年,但海中仍存在著許多未知的危險,前方的巨浪更加洶湧,彷彿下一秒,浪打過來,足以將渺小的她們擊碎。

幾道閃電在他們前麵落下,炸出好幾道閃電,方纔劃過的閃電,也瞬間將天空照亮,閃電劈下的地方,彷彿有兩道身影,在海浪中穿梭。

“阿衍!”

林傾歌認出了其中的一道身影,而另一個渾身上下都是黑藍色的外殼,應是海妖一族,浪潮翻湧的聲音巨大,蕭衍在浪頭上穿梭,躲過海妖的好幾次襲擊。

恍惚中,他似乎聽到了林傾歌的聲音,本以為是幻覺,卻在前麵浪潮落下的時候,見到了哪個令人多日來魂牽夢繞,放心不下的林傾歌。

他一失神,竟被海妖尋到機會,將他一掌擊落,一道閃電閃過,周圍短暫地有了光亮,也映照出林傾歌那張蒼白又滿是焦急地麵容。

“哈哈哈,年輕人,想要從我這裡奪走鮫人之淚,你就等下輩子吧!”

海麵上,海妖得意地仰天大笑,嘲笑著人類的自以為是和脆弱,海妖笑著飛身過去,一爪子洞穿蕭衍的胸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