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伊人扶著船沿吐的差不多了,這纔想起來問問現在的情況。

“傾歌,還有蕭衍怎麼樣了?”

“主人她,嗚嗚嗚,她和蕭衍一樣,掉進海裡不見了!”

小貝聽她提到林傾歌,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。

他身為一隻上古朱雀,現在卻因靈力不足,無法化形,有的事情,他更是有心無力,比如潛入海底遊泳。

“彆哭了,小貝,我有兩顆藍家給我的傳家寶,我帶你去找他們兩個吧,現在先讓我緩緩”

藍伊人翻了下身,仰躺在船上,海麵上恢複了平靜,烏雲也散開了,天色已暗,月亮躲在厚重的墨雲後。

小貝守著藍伊人,它卻盯著海麵良久,希望主人同蕭衍會破水而出,但這僅是他的想象罷,讓他不禁心酸。

他們兩個真傻,為了彼此,讓自己陷入如此境地。

“小貝你彆哭,我現在就帶你去找他們!”醒來的藍伊人見小貝哭了,心裡有些愧疚。

當時要不是自己暈船,稍微能幫上點忙,也許,傾歌便不會落入海底,生死不明瞭吧。

她趕緊從懷裡掏出乾坤袋,從裡麵摸出兩顆水藍色的透明小珠子,一顆自己吞下,另一顆塞進小貝的喉嚨裡,幫它順利嚥下了避水珠。

避水珠,可在水中自由呼吸,不限時間的靈寶,曾在永安賣場中,被人拍出萬兩黃金的價格,而拍走兩顆珠子的人,正是藍氏一族的族長,他已仙逝多年。

小貝不會遊泳,藍伊人將他綁在腰間,帶著他一塊潛入海底。

“我有點納悶,你為什麼還會暈船?”

忍了許久,小貝還是問出了心中疑惑,藍伊人停住了動作,臉色微變,笑容苦澀。

“小時候,聽家裡人說母親來過南海,卻死在了海妖手中,我出海一天一夜昏的厲害,族中人尋回我,將我帶了回去,此後,我開始暈船。”

藍伊人平靜地訴說著過往,繼續往前遊去。

“抱歉,我不該揭你傷口。”小貝對她有些愧疚,開始反省起來。

“冇事,我當你是我摯友,自然不會怪你。”藍伊人釋然一笑,將積壓在心裡多年的事情說出來,果然好受許多。

他們越是潛得更深,對海底的景象越發嘖嘖稱奇。

海底彷彿一個光怪陸離的時候,奇幻而又神秘,美麗地令人神往,前邊,有一處透出琉璃光澤的宮殿橫在他們麵前。

藍伊人帶著小貝遊近一看,隻見宮殿巨大的原柱上雕龍畫棟,外邊有許多人身魚尾的美人們,正在用紅色的珊瑚和海帶裝飾著宮殿。

“你們是鮫人嗎,現在是在忙活什麼?”藍伊人開門見山,不帶半點鋪墊地靠近一個鮫人問話。

見到有人類出現,鮫人們神色平常。“我們在裝飾宮殿,大公主同二王子分彆救下一男一女,他們生的美麗,公主同王子打算同他們明日成親。”

鮫人同她說話,手裡的活冇有停下來,他手腳麻利地將宮殿一處已經裝上了紅色的水草,藍伊人看到這樣的傑作,對他們的審美難以苟同。

“對了,看你們也是誤闖此地,要不留下來,明天喝個喜酒,海底的美食,也是不錯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