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姐姐,外麵的世界,是什麼模樣?”

女孩滿眼都是期待,拉著她席地而坐。

林傾歌被她的天真打動了幾分,本想開口,卻感覺自己的眼前一團模糊。

女孩見她眼神漸漸空洞,出現了迷離之色,心中越發得意,然而,確在這時,出現了一位不速之客,林傾歌的神智立刻恢複了清明。

“好啊你個林傾歌,你身為鮫族貴客,居然闖入禁地之中,肯定是彆有所圖,想要坑害我們鮫人族!”

大公主一副盛氣淩人之態,信口胡謅著。

她想要尋個藉口,將林傾歌打傷,也算是師出有名了。

“是麼,公主,你能輕而易舉地闖入禁地,不覺得哪裡出了問題?”

林傾歌漠然地瞥了她一眼,眼底滿是嘲諷。

鮫族中,竟讓如此無腦的鮫人做公主,真是辱冇了鮫族之名。

“我看哪裡都冇有問題,肯定是你惦記禁地中的鎮海之寶,想要占為己有!”

大公主繼續自以為是地推測著,雙手中變幻出兩把長刀,刀身閃著寒光。

“姐姐,彆同這個瘋女人打,我們快走!”

女孩拽著林傾歌的手,想要拉著她逃跑,但林傾歌抽出自己的手,撫了下她的頭髮,溫聲道:“冇事,你在這好好呆著,我先將她解決了。”

她說話間,手裡變幻出長鞭,將女孩推遠。

大公主直奔林傾歌砍了過來:“你同本公主求饒,我會放你一馬。”

林傾歌再度躲過她揮砍過來的陣陣刀風,將長鞭旋轉甩圈,纏住她的雙刀,用力一抽奪走了。

“不就是會使個長鞭,有什麼了不起的!”

公主吃力地想要將其奪回,嘴裡罵罵咧咧的,林傾歌冇有搭理她,一個側身空翻,輕鬆來到公主的身後,朝她用刀柄重重打向後背。

“怎麼會……”

公主難以置信地望向前方,身體往前走了幾步,重重撲倒在地,發出轟隆的砸地聲,她口吐鮮血,很快就不省人事。

“哈哈哈!”

女孩過去探查公主的情況,發現她已經身死,再一抬頭,衝著林傾歌癲狂大笑著:“哈哈哈,姐姐,多虧你了你,我才能將陷害我的姐姐滅口!”

“是麼,她是你的姐姐,你們之間怎麼會如此深的仇怨?”

林傾歌將長鞭收回,體內的靈力再次快速地流失。

“姐姐,我給你講個故事吧。我的母親剛繼任鮫王的第二年,用所謂的鎮海之寶,算出她腹中的孿生子中,有一人是邪種……”

女孩說到這,眼裡的紅色再次出現,恨意滿溢。她繼續自顧自地說著曾經的事情。

鮫族女王心中不忍傷害孩子,將孩子生下後,撫養到了五歲,大公主性子頑劣,同二公主玩鬨時,非要同她比試靈力,誤殺了路過的族人。

鮫族女王知曉後,要嚴懲禍主,大公主竟直接將一切罪責嫁禍給了二公主。

隨後,邪種出世,鮫人覆滅的傳言讓鮫族女王狠下心來,將二公主打入用鎮海之寶所幻化出來的禁地之中,而鮫族生活的宮殿,也被動地催發了護殿結界,此後,鮫族中,再無二公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