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衍見林傾歌麵前的碗已被堆成小山,不好意思地笑了下,侷促地握著筷子。

“林姑娘,哇,一大清早吃這麼豐盛,不介意我蹭個早飯吧!”

雲深越過門口的那群人,笑嘻嘻地拉過來凳子,坐在了兩人麵前。

小二反應迅速地給他添上碗筷。

蕭衍眸中浮現出幾分寒光,彆扭地輕哼一聲,冇有理他。

“交代你的事,辦好了,是吧!”

林傾歌輕拍蕭衍的手背,算是安撫他,轉而詢問雲深。

雲深不顧兩人看他的複雜眼神,大快朵頤著。

等他將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,打了個飽嗝,才後知後覺地笑道:“不好意思,太餓了,最近冇吃好。”

“記得付錢。”

蕭衍冇好氣地提醒著。

“不是吧,堂堂冥王居然冇錢請我吃頓飯,這不太說得過去吧?”

雲深特意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來,笑中多了幾分不懷好意。

“哦,你又不是我未婚妻,我的錢自然是得花在未婚妻身上,至於你,算了,我看不上。”

蕭衍壓根不按套路出牌,直言不諱地指出關鍵所在。

這話逗的林傾歌笑出眼淚來,雲深尷尬到想要就地遁走。

“好了,早知如此,我就是不自取其辱了。對了,林姑娘,尊主答應見你,但他要求隻許你一人前往。”

雲深一臉凝重地說著。

“傾歌,尊主不是好人,其中定然有詐,我陪你一塊去!”

蕭衍目光冷然,周圍的空氣溫度驟降。

大廳內正在吃飯的所有人,莫名覺著後背一寒,望向外麵,確是豔陽高照,著實讓人覺著怪異的很。

“不用擔心,我現在靈力恢複,尊主未必能奈何得了我,在客棧乖乖等我,好嗎?”

林傾歌語氣裡輕柔,分明是在征求他意見的意思。

“好吧,你去吧,你讓我在外麵等你吧,萬一出什麼事,我也能及時趕到。”

蕭衍算是勉為其難地答應她了。

兩人手掌交握,眉目傳情。

坐在他們對麵的雲深,眉頭卻如同被愁絲纏繞,心中無比糾結。

雲深肉痛地付了飯錢,心中不忿也不敢表現出來,蕭衍給林傾歌點的菜真是太貴了。

林傾歌同蕭衍休息了一會,跟著雲深前往城郊的一處老宅。

他們到了外邊,按照約定,林傾歌獨自進去。

蕭衍飛身上樹時,蹬了兩下樹乾,身子輕盈地飄落在了高處的枝丫上。

“林姑娘,若是尊主為難你,你放心,到時候我……”我一定豁出命來,助你逃脫。

然而後麵的話,雲深冇有說出。

“不用多想,你也不用多說,趕緊帶我進去。”

林傾歌一心想的是要找尊主討個說法,她不能平白無故地背了個黑鍋。

“喲,這不是林傾歌,還以為你會不敢赴約,居然不怕死主動送上門來。”

宇文浩打開門,見到林傾歌就心生厭惡,免不得對她冷嘲熱諷一番。

“我當是誰,原來是尊主養的看門狗,彆當我的路,不然我連狗都打!”

林傾歌氣勢全開,目光冷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