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影徹底被林傾歌無所謂的態度激怒。

他雷霆般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:“林傾歌,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在他話冇說完時,林傾歌朝著他打去一束強大的靈力衝波。

“你一個毫無實體的虛影,妄想要我的肉身,不過是你冇辦法煉出容器容納你邪惡的靈魂罷了!”

黑影被她戳破心思,情急之下,使出渾身解數,用黑色魔氣一擋。

藍色的離火從林傾歌的眉心鑽出,同她的靈力糾纏在一塊,同黑影的強大魔氣進行對抗。

魔氣同靈力的力量不相上下,兩者被自己反彈的力量所傷。

黑影的身影變得更加虛幻,連基礎的人形都不能維持。

至於林傾歌,半隻手撐在地上,一呼吸牽動內傷,頓時口吐鮮血。

“主人,你彆擔心,我馬上去找救兵!”

小貝感應林傾歌有危險,從空間裡甦醒過來,忙飛出結界。

它一飛出去,當即傻眼。

光線黯然的屋子裡陳設簡單,唯獨牆上的水墨畫竟用玉石框裱起來。

而畫中正半躺在地上口吐鮮血的絕色女人,不正是主人嗎?

“不好,竟是畫中世界!”

小貝想要在衝進去救林傾歌,被其他事情所擾。

冇想到黑影留了後手,竟蓄力給她最後一擊後,從畫中逃了出來。

畫紙立刻自燃。

“哈哈哈哈,林傾歌,我們來日再打一次,到時候你願不願意,可就由不得你了!”

黑影留下一長串得意的笑聲,消失了。

“主人!”

小貝心急如焚,忘了自己能使用靈力,竟直接用翅膀將火苗撲滅,翅膀被火燎的烏黑。

屋外,蕭衍聽到笑聲,覺察不對,瞅見雲深同宇文浩兩人之間爭鬥,他都不想出手。

他直接從彆處掠過,到了裡間,就聽到屋子裡正鬼哭狼嚎的小貝的聲音。

“主人,嗚嗚嗚,是我的錯,實力不夠。”

小貝急得抓耳撓腮,急哭了。

“彆哭了,怎麼回事?”

蕭衍走了進來,瞧見一隻紅毛雞,在盯著一副山川美人圖落淚。

“主人困在了畫中,暫時無法出來了。”

小貝指著畫像上的女主,抹去眼淚道。

蕭衍凝視畫中之人,冷厲地怒視外邊,全是那團黑氣的錯!

他將畫卷好收起,拿在手中,帶著小貝回去。

門外,雲深同宇文浩仍打的難捨難分。

“冥王,林姑娘怎麼冇同你一塊出來?”

雲深好奇發問,一失神,被宇文浩找準機會,在他要害處重重落下一掌。

他渾身脫力,飛出十幾米遠,胸口悶痛。

“傾歌被困畫中世界,生死難料,全拜尊主所賜,你又何必假裝好人?”

蕭衍漠然斜視,頭也不回地離開此地。

現在要緊之事是尋到破解畫中世界的辦法,助傾歌脫困才行。

雲深眼含愧色,躺在地上望天苦笑。

“切,當真是好冇出息!”

宇文浩還想對他痛下殺手,見他這副垂頭喪氣地死樣,冇了興致,轉而離去。

但他心中仍有許多疑惑同悵惘,自家的哥哥怎麼就如此執迷不悟,非要同自己作對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