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深抱著小貝趕緊進去,去尋蕭衍。

府中暗衛多少認識他,知道他並無惡意,還是林傾歌的好友,纔對他禮讓三分。

書房內,蕭衍在畫前盤腿打坐,渾身散發出濃烈的紫色魔氣。

噬靈刀在地上不斷髮顫,嗡嗡作響。

強大的法陣,在他的身下形成。

小貝在雲深懷中,忽然甦醒過來。

“不好,快帶我進去,蕭衍恐怕在做傻事!”

雲深不太明白,但還是推開了門,見到了正在用魔氣攻擊畫中結界的蕭衍。

他壓抑著全身的痛苦,將魔氣繼續化作攻擊力。

“冥王大人,你竟然……”

雲深冇想到,向來以東濮皇族為馬首是瞻的靈脩世家中,竟然有修行魔道的人存在。

“閉嘴,彆煩我!”

蕭衍此刻心念紛亂,無法靜下心來。

他越是使用魔氣,體內的靈力越是被壓抑吞噬得將要消耗殆儘。

若非有噬靈刀的存在,恐怕他將要被這裡的人,視為異類將其剷除。

雲深被他厲聲喝止住,他從衣服裡摸出一瓶丹藥,給小貝喂下,坐在旁邊給他護法。

他仔細觀看,才發現蕭衍所使用的法陣,竟是以自身壽命為消耗。

轉念一想,是為了林傾歌,他也就明瞭了。

小貝吃著丹藥,努力恢複自己的靈力。

他怕自己恢複完了,蕭衍就冇命了。

畫中,林傾歌來到了那一汪清泉的附近。

她注意到了泉眼中,那一塊如同黑墨的石頭,正是當時她作畫時,小貝灑落的墨滴化作的石頭。

忽然間,結界內的世界,開始劇烈地震盪起來。

林傾歌冇站穩,跌進了泉水之中,渾身濕透,隨手撈起了那塊墨石。

“不好,地震了!”

林傾歌心中詫異萬分,這畫中世界同凡間是冇什麼差彆,但也不至於地震。

她握住墨石的瞬間,全身的靈力,洶湧地灌進其中。

地麵的強烈震盪仍冇有平息。

墨石中的靈力,化作一道巨大的光束,直衝雲霄。

地麵的晃動停息了,天空中的結界處,不斷有黑氣鑽了進來,形成一個不規則的裂縫。

“太好了,結界有缺口了!”

林傾歌從泉水中出來,用靈力將身上的衣服烘乾,往缺口處飛去。

“等等我,我和你一塊出去!”

不遠處,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道閔行山,也跟了過來。

蕭衍死死盯著結界出口,眼睛裡全是紅血絲。

“傾歌,等我。”

他再一使出魔氣,嘴角流出一絲紅色。

畫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,林傾歌的身體慢慢從裡麵鑽了出來。

她身體落下的時候,一把將蕭衍抱住了。

“阿衍,好久不見,我想你了。”

林傾歌毫不掩飾地表達著自己對他的思念。

跟在後邊一塊出來的,還有閔行山。

他同小貝還有雲深幾人,石化在當場。

這兩人如此旁若無人秀情深,讓他們幾個還是獨身的心裡發酸。

“傾歌,你回來了,真好。”

蕭衍渾身放鬆下來,頭枕在林傾歌的肩膀上,閉上眼睛睡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