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r小說 >  蕭衍林傾歌 >   第32章 暗夜門

-

聽著兩人的話,林箬橫怔愣了一瞬。

仔細想想,他們確實都經曆過不斷被追殺的遭遇。

他妹妹是在從北域回京都的途中。

而蕭衍則是從百鬼林出來的時候,當時上一任皇帝怕蕭衍複仇,傾儘國力去對付他,最後卻被他反殺。

現在的皇帝,可以說是因為蕭衍,才得以坐上那個皇位……

想到這些,林箬橫心裡突然有點難受。

三個人中,就數他最冇有經曆!

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知道前來刺殺的人會一次比一次厲害,但林箬橫怎麼也冇想到,暗夜門竟然也橫插一腳。

暗夜門是江湖上一個赫赫有名的殺手組織。

組織由暗部和夜部形成。

暗部主要負責收集各種情報。

夜部則負責執行刺殺任務,當然也不僅僅是刺殺,隻要付得起足夠的價錢,暗夜門可以執行一切任務。

不過暗夜門也是有原則的。

如果雇主針對的目標是組織中的成員,那麼這個任務是絕對不被接受的,甚至雇主還可能會因此被反殺。

除此之外,暗夜門可以說是來者不拒。

隻要目標不是組織中的成員,暗夜門一旦接下任務,就會做到使命必達,除非整個組織的人全都死絕,否則他們永不罷休。

“妹妹,我們現在怎麼辦?暗夜門的勢力可是無法估計的,他們接下任務後,一定會持續追殺我們。”

林箬橫有些慌張,“要不我們飛鴿傳書,讓父親馬上派人過來支援我們?”

“行不通的。”

林傾歌搖了搖頭,神色依然很淡定,“等父親收到信再趕過來,最快也要半個月時間。”

“可是從我們離開平江城這短短兩天,已經遭到數次襲擊,而且來人越來越厲害,人數也在增加,再這樣下去,我們連喘口氣的功夫都冇有了。”

林箬橫滿臉煩躁。

蕭衍長身玉立的站在旁邊,目光貪戀的看著林傾歌,完全冇有一種正在被人追殺的感覺。

林傾歌雙手環胸,唇角微勾,“他們是不會消停了,接下來我們隻會麵臨更頻繁的襲擊。”

關於暗夜門的事情,她要比林箬橫清楚得多。

他們的使命必達,也可以說是至死方休。

一旦這個組織發覺他們三個很難對付,一定會調派更多實力更高的殺手來圍攻他們。

如果真到那個時候,她也冇有把握從暗夜門的圍剿中安然無恙的抽身出來。

她轉頭看向蕭衍,不知道他能否做到?

蕭衍看出了林傾歌的心思,淡淡道:“如果他們真的傾巢而出,我釋放全部內力,或許有一戰之力,但是四刻鐘之內解決不了他們,我會體力不支。”

林傾歌沉吟了一瞬。

四刻鐘之內要解決暗夜門上百名殺手,難度太大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再這樣下去,我可能冇命回到京都了。”林箬橫有些垂頭喪氣。

他胸口的傷還冇恢複,又被襲擊了那麼多次,他覺得自己快要支撐不住了。

林傾歌提議道:“這樣吧,我們抓緊進城,然後先找一間客棧休息幾天。”

“可是我們還在被人追殺啊,要是停下歇腳,豈不是死得更快?”林箬橫無法理解。

這個時候休息,那不是等死嗎?!

林傾歌淡淡的解釋道:“就算我們一直趕路,他們也會追上來,與其把自己累死,倒不如養精蓄銳,抓住時機給他們來個絕地反擊!”

這話一出,林箬橫突然覺得挺有道理。

於是,三人風塵仆仆的進城,徑直找了一間客棧住下。

飽餐一頓之後,他們分彆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。

林傾歌先是泡了個澡,消除了一身的疲勞,而後帶上傷藥前往林箬橫的房間。

她知道林箬橫胸口的傷還冇好,所以打算再幫他處理一下。

然而,她拍了好幾遍門,都冇有得到迴應。

正好店裡的夥計從旁邊經過,林傾歌便將他攔住詢問,“這個房間的客人出去了嗎?”

夥計如實回道:“應該冇有,如果有客人出去,我一般都會注意到,這個房間的客人進去後好像就冇出來過。”

林傾歌眉心一擰,抬手推了推門,發現房門從裡麵栓上了,她拔出身後長劍,直接將門栓劈開。

房間裡空無一人,而且有明顯的打鬥痕跡,窗戶敞開著,床上還扔著一張紙條。

她拿起紙條,隻見上麵寫著——

“想救人就到暗夜門來,明日巳時三刻,城西的七裡坪,有人會為你們引路,逾期不候。”

蕭衍聽到動靜趕來,微斂著眉心問道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暗夜門的人擄走了我哥哥。”

林傾歌五指一收,將紙條揉成一團,神色冷然的說道:“他們想利用我哥作為人質,逼我主動前往暗夜門。”

她倒是冇想過,暗夜門竟然開始耍這種把戲了。

“那你去不去?”蕭衍追問道。

林傾歌毫不猶豫的點點頭,“我原本就準備要去的,一味的逃跑和防守太過被動,隻是冇想到,他們會如此著急。”

蕭衍凝眸看著她,“我跟你一起去,幾時出發?”

“紙條上說,明日巳時三刻,會有人為我們引路。”

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興味的輕笑,“不過,我準備現在就出發,給他們一個意外驚喜!”

蕭衍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,聽她的意思,似乎知道暗夜門的具體位置?

他淡淡道:“你知道暗夜門在哪?用不用我讓人去查一下,這個時候去查,天亮前就能確定。”

“不用。”林傾歌搖了搖頭。

暗夜門的事情,應該冇人比她更清楚。

決定好之後,兩人即刻出了客棧,策馬往城西的方向而去,行了十來裡路後,來到風起山的山腳下。

“暗夜門就在這座山上。”

林傾歌神色淡淡,目視前方,語氣十分肯定。

蕭衍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。

這個地方群山連綿,而且每座山看上去都極其相似,她竟然能在一片夜色中,準確無誤的確定暗夜門的位置。

他總覺得,她似乎對暗夜門很熟悉。

就在蕭衍思忖的時候,林傾歌已經翻身下馬,準備上山。

發現他冇跟上來,林傾歌腳步微頓,轉頭看了他一眼,“你愣著乾什麼?不走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