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伍家族長,你這是什麼意思,我們可是為了給你們伍家討回公道!”

為首的人大義凜然地說著。

在他身後的人群中,雲深和宇文浩也混跡其中。

他們前來,各懷心思,目的不同。

伍家族長麵對著冥王審視的目光,心裡犯怵。

“感謝諸位幫我們討公道,隻是這一切都是個誤會。”

伍家族長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一片。

有人站了出來:“族長,你不會是受冥王脅迫,才如此說的吧!”

人群中的其他人們,開始思索起整件事情來,很快對伍家族長表示出強烈的不滿。

“伍家族長,你這麼說,難不成當初是你想要戲耍我們,存心要利用我們不成?”

眼看場麵變得混亂,不可控製時。

伍家族長想要說什麼,都被他們所有人滿是怨氣的聲音給蓋住了,讓他冇辦法將話說清楚。

其中挑撥的人,正好是宇文浩。

雲深發現他,走到他身邊,兩人暗暗鬥法,互不相讓。

“你們來此,既然是要討回公道,先閉嘴,讓人把話說完。”

林傾歌走了出來,淺笑間,無數的靈力飛出,那群人全部閉上了嘴,無法出聲。

眾人注視著不遠處生的眉眼如畫,顧盼生姿的林傾歌,不禁心神恍惚。

他們很快反應過來,發現自己不能說話,暗罵林傾歌果真是個妖女。

“伍家族長,今日之事,你總要給我個公道。”

林傾歌笑意消失,目光冰冷。

“是,這是一定的。”

伍家族長緊張地擦拭去額頭上冒出的冷汗,揮揮手,讓手下人抬出兩個擔架。

“我讓族中人將伍霓裳同她弟弟的屍身帶來,是為了證明伍家的事,確是同林傾歌無關,全是魔物尊主的栽贓陷害!”

伍家族長說完,心中仍然後怕,但並不後悔。

昨夜,他正要睡覺時,被一把寒刀架在脖子上,對方要求他第二天一定要讓林傾歌身敗名裂。

他將此事告知給冥王蕭衍,冇想到對方不計前嫌,安排人手保護伍家的安全。

故此,他絕對是不能繼續助紂為虐的。

伍家族人將兩具屍體放在人前,陽光下,可以看出他們身上,瀰漫著濃重的魔氣。

他們口不能言,麵對如此事實,仍覺不服氣。

“此前我們會誤會林傾歌,全是因為尊主的手下,宇文浩同呂良勾結,給我們吃下篡改記憶的丹藥!”

伍家族長將話說完,林傾歌才解開對他們的禁咒。

“可惡,這魔物尊主,居然戲耍我們!”

“慢著,你不會是嘴皮子一碰信口胡說吧,還有彆的證據呢?”

從人群中發出一道聲音,很快讓所有人再次爆發出不滿來。

這道聲音,正是呂良。

蕭衍撇了撇嘴,眼神寒冷地落在了呂良的方向。

他打了下手勢,從角落裡飄出一個人,衝到了呂良麵前,將呂良猛然一拽,摔在了人前。

“此人是尊主的屬下,呂良!”

伍家其他人站了出來,幫忙指認。

呂良麵如死灰,諷笑道:“真是群傻子,我就差一點,就可以利用你們殺死林傾歌了,哈哈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