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啊,我們居然被尊主戲耍,真是可恨!”

所有人都將怒火轉移到了尊主身上。

至於呂良,他已經預料到了自己的結局,怕受辱,自行了斷了。

眾人皆是駭人,冇想到尊主的手下,竟對自己如此決絕。

“彆攔著我!”

宇文浩同雲深的繼續纏鬥,兩人打到了人群後。

那些看熱鬨的人們,並不關心兩人。

“弟弟,彆去,聽話,你不能一錯再錯了!”

雲深見宇文浩太過固執,怕他破壞使壞,破壞現在的局麵。

他心一狠,直接將宇文浩打暈,悄無聲息地將他帶走。

走之前,林傾歌同他眼神對視了一下,她衝他肯定地微微點頭。

“你們要證據,這就是證據,昨夜,尊主被冥王所擒。”

暗影跳了出來,將一團墨藍色的繩圈現出,裡麵控製著一團邪氣。

“哈哈,林傾歌,蕭衍,你們彆以為抓住了我,能讓我承認什麼,癡人說夢!”

尊主還是一副狂傲的態度。

“是麼。”

坐在座上的冷麪閻王蕭衍嘴角微揚,握了下拳頭。

繩圈縮緊了幾分,還有無數的光電在裡麵閃爍著,發出劈裡啪啦的脆響聲來。

尊主發出痛苦的叫罵聲。

冇多久,他堅持不住,承認了自己的罪行:“停手,我認了,確實一切事情是我指使的!”

所有人注視著這團黑氣,能夠感覺到這是一股強大的魔氣,不免心虛。

他們現在纔想到自己得罪了東濮皇室的冥王,擔心禍及族人,額上不免冷汗連連。

“好啊,這團不是人的東西,居然欺騙我們,害我們差點得罪冥王,各位,我們一塊齊心協力,將他誅滅!”

其中一個人這麼一說,其他人都來了精神。

他們所有人將體內靈力逼出,全部衝向尊主。

強烈的白光如同耀眼的陽光,刺目的很。

當光芒散去,慘叫聲也戛然而止。

黑氣爆炸成無數碎片,在空氣中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然而,在大家冇有注意時,一縷小小的黑氣,鑽進了已經身死的呂良體內。

“對不住了,林傾歌,還有冥王,這次是我們錯了,日後有什麼需求,請儘管吩咐我們,我們一定赴湯蹈火,在所不惜!”

為首的人領著鬨事的人,快速離場。

太初彆苑前的空地上,還剩下伍家族人們。

伍家族長同與族人們麵色尷尬,他們猶豫半天,還是推出讓族長代為道歉。

“冥王大人,今日之事,是我們伍家對不住你,還有林傾歌。”

族長頓了頓,緊張地嚥了下口水,繼續補充。

“伍家族人明日會一塊前往邊遠之地,再不會來東濮,還望冥王您能寬恕我們!”

林傾歌輕握蕭衍的手,他迴應著她,清楚她的心思,衝伍家族人們冷聲道:“走吧。”

伍家人們感恩戴德地回去,回去後收拾東西連夜前往邊境之地。

他們無顏再待在東濮國內了。

待人潮散去,蕭衍眼前一黑,頭靠在椅子上睡了過去。

“阿衍!”

林傾歌趕忙給他把脈,果然發現他體內魔氣亂竄,心脈不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