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傾歌,我們去哪?”

蕭衍對她的反應,有些驚喜。

“我們回東濮京都,回我家。”

那一瞬,林傾歌彷彿整張臉,都散發出柔和又誘人沉淪的美好光芒來。

蕭衍愣怔了一下,衝她燦然一笑。

馬車行到半路,停了下來。

蕭一帆向車內的林傾歌稟報情況:“小姐,外麵有一群人攔住了我們的去路。”

林傾歌掀開簾子,往外望去,見到那群人中包圍的姑娘,有幾分眼熟。

她不打算多管閒事,讓蕭衍不要擅自行動,先在一旁看看情況。

“好啊,你出來曆練,竟然私吞靈果,要不交不出來,休怪我們不客氣了!”

這群人穿著清一色的白色長袍,麵上卻殺氣騰騰的。

姑娘生得清麗,一笑起來更顯嬌俏可人。

“是麼,那就看你們有冇有本事,從我這裡奪走靈果了!”

姑娘抽出長劍,劍光帶著淩人寒意,同他們打鬥起來。

他們仗著人多,以為可以得手,使出看家本領都不能奈何姑娘半分。

姑娘還算機靈,幾次憑著巧勁化險為夷,借力打力,讓他們自己人打中自己人。

場麵一度混亂。

“可惡,此女奸詐!”

其中一個男子爆喝一聲,趁著其他人再次將姑娘包圍住。

他抽出靈器,想要偷襲。

姑娘一個俯身,男子衝了過去,靈器的光芒盪漾開來,將前麵的一群人全部消滅乾淨,變成了一堆沙土落了下來。

其他人反應過來,麵露惶恐之色,紛紛想要逃離。

男主生怕他們逃跑回去告狀,竟將他們全部殺了。

“好啊,周世成,你竟如此心狠手辣!”

姑娘因反應迅捷,才幾次躲過攻擊,免於一死。

“要不是你采了靈果,不肯分我,我何至於會誤殺他們,這一切都是你的錯,林菲菲,你去死吧!”

周世成眼中戾氣變重,渾身滿是黑氣,連他的靈器都開始冒出滾滾黑氣來。

“你竟然墮入魔道!”

林菲菲吃驚不已,體力同靈力已經消耗地差不多了,快要無力支撐直接繼續同此人對抗。

在千鈞一髮之際,一條閃著銀光的長鞭,破空而來,直接擊碎了周世成的靈器。

隨著靈器的破滅,周世成的瞳孔顏色變得暗淡無光,竟破碎變成了一堆沙土,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。

一縷黑氣,從方纔周世成的身體破碎前鑽出,悄然躲進雜草叢中。

林傾歌冇多注意,收回了長鞭。

“表姐,多日不見,你還是如此厲害!”

林菲菲認出了長鞭的主人,眼裡滿是驚喜。

她歡快地朝她跑了過來,身上的疲倦感在這一刻一掃而空。

“菲菲,你不是在杏林峰修行嗎,怎麼下山了?”

林傾歌對她冇有表現得多親熱,也冇有多冷淡,笑容得體。

主要是她身後的蕭衍,對林菲菲的眼神頗為嫌棄。

他原想的是自己同傾歌一路到京都,無人打攪,卻不想多了個林家人。

恐怕傾歌要冷落他了。

“表姐,我在杏林峰修煉許久,進步緩慢,家師經過慎重考慮,這才決定放我下山,參加為期半年的外出曆練。”

林菲菲目光粘在林傾歌臉上,眼裡滿是崇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