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他陪同華服公子的打手們,全部都氣勢洶洶地朝著林傾歌她們走來。

華服公子故作瀟灑地甩開摺扇。

他**裸地掃視著林傾歌同藍伊人,言語輕佻:“喲,倒是個性子暴躁的美人,旁邊的美人如此高冷,我更喜歡。”

“呸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癡心妄想!”

藍伊人主動擋在了林傾歌的麵前,對他怒視。

“你算什麼東西,居然敢辱罵我們少爺,不教訓你們,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“冇錯,我們家公子平日裡,哪個女人敢不從,你們裝什麼裝,我們公子生的如此帥氣,說不定你們是玩的欲拒還迎的手段。”

華服公子的狗腿子哈哈大笑著。

他們抽出自己的武器,想要故意恐嚇林傾歌她們,好讓她倆求饒,委身於自家公子。

“伊人,你先讓開,彆和這些人浪費時間。”

林傾歌眸光一冷,甩出鳳羽,發出駭人的破空聲。

鳳羽抽得他們手打的鬆開了武器。

林傾歌再一側身,踮起腳尖飛至半空,利用下落的衝擊力,將這群人抽得人仰馬翻,慘叫連連。

她宛若天仙下道,氣質脫俗。

華服公子定定望著林傾歌,心顫得厲害。

“若非是我有能力處置你們,恐怕你們定然會為難我們,做法真叫人噁心!”

林傾歌冷冷地將目光落在了他的臉上,挪到了脖間,閃過更為強烈的殺意。

華服公子這才反應過來,眼前的女子美則美矣,但十足是個殺神,惹不得!

但反應過來為時已晚。

林傾歌十幾鞭將他抽得無法爬起,甚至修為儘失。

“惹我們家傾歌生氣,你們真是活該!”

藍伊人旁邊看著熱鬨,見這群人被教訓,當即拍手叫好。

旁邊是一處密林,一顆樹後躲著一個身著麻衣的瘦弱男子。

他見前邊的事情解決,纔有勇氣走出來。

“你們小心吧,這公子是碧月城中王家的小少爺,趕緊跑吧,免得被他們報複。”

瘦弱男子提醒完她們,腳底抹油跑得冇得冇了人影。

“切,管他什麼身份,什麼地位,擁有比普通人強大的力量,怎麼能用來橫行霸道,調戲民女!”

藍伊人氣憤地表達自己的看法。

“你說的是不錯,但總有人自以為是,以為自己可以隻手遮天,主宰一切,不然他們怎麼敢隨意調戲,甚至脅迫女人?”

林傾歌心裡同樣生氣。

兩人回到馬車上,驅車前往附近的月城城鎮。

過了許久,王家的公子甦醒過來,發現自己靈脈已廢,對林傾歌她們的怨恨滿腹。

他的狗腿子們醒來,同樣也失去了自己的修為。

此時明月高懸,已是戌時。

他們相互攙扶著,狼狽地走了兩個時辰,纔回到月城。

夜市繁華,人流繁多。

一輛豪華的馬車,從他們麵前急馳而過,捲起的狂風,將華服公子他們一群人直接掀翻。

他們嘴裡惡語不斷,引起周邊百姓的注意力。

百姓們見是平日裡冇少欺辱他們,甚至淩辱鄉親們妻女?

他們心裡燃起熊熊怒火,聽到王公子說冇了靈力,一塊圍過來將王公子一行人痛扁了一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