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傾歌的馬車,停靠在了月城中,繁華街道中的酒樓處。

酒樓內,已經聚集了許多來自各地的修行界內年輕一輩中的翹楚。

林傾歌同藍伊人一進去,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覺地落在兩人身上。

同行的那些女孩們,見此情形,頗為不屑。

“切,生的好看有什麼用,來月城的人,都是為了參加滄海學院的新生選拔考覈,冇有實力,照樣不行。”

幾個女孩各自聊起這兩天的趣聞。

尤其是月城城主親戚王家的少爺,被兩個女的教訓的事情,在月城已經傳開。

月城城主瞭解此事,冇有追責兩女孩,反而是將王家少爺懲處了一番。

林傾歌她們路過她們麵前,坐在了角落處的位置上。

“哇,她真的生的是花容月貌,我真討厭不起來。”

等人走過去遠了些,其中一個藍衣女孩不禁感慨道。

旁邊的青衣女孩橫了她一眼,讓她閉嘴。

“傾歌,這群人真是奇怪。”

藍伊人主動先給她倒茶,再給自己倒茶,喝了口蜜茶心中暢快。

“不用管他們。”

林傾歌衝小二揮了揮手,示意他過來。

小二還是頭一次見到生的清雅脫俗,美到恰到好處的女子,一時間心神不定,走路時不小心撞到拐角的樓梯。

酒樓中其他人見狀,不免哈哈大笑起來。

小二不好意思地揉揉撞痛的額頭,來到林傾歌的麵前,臉漲的通紅,說話也結結巴巴的。

“客……客……官,要點什麼……儘管點!”

“嗯,把你們這的招牌菜都上一遍吧,再來兩壺好酒。”

林傾歌平靜地交代完,對周遭的動靜漠不關心。

害羞的小二離開林傾歌她們身旁,緊張的心纔算平靜下來。

掌櫃忍不住吐槽他兩下:“真冇出息!”

但他目光一落到林傾歌的方向,同樣也羞得滿臉通紅。

“傾歌,你下次還是戴個麵紗吧。”

藍伊人覺得好笑,打趣道。

“憑什麼,我又冇招誰惹誰。”

林傾歌語氣淡然,喝了口茶潤潤喉嚨。

附近時不時有人在小聲議論著,往她們這邊偷瞄。

“小二,將他們這裡好吃的菜,都給我上一份!”

從外邊走進來一性子爽快的嬌媚女子。

大家的反應竟冇有剛纔初見林傾歌時,那種驚豔之感。

女子目光落到林傾歌的麵上,心裡又驚又喜。

“林傾歌,會在這裡碰見你,真是無巧不成書!”

女子娉娉婷婷地朝著她遊了過來。

藍伊人警備地望著她,握著寶劍的手緊了幾分。

女子見她緊張,笑得開懷:“哈哈,彆誤會,我同林小姐也是有幾分交情的。”

“江靈兒,是挺巧的。”

林傾歌衝她友好一笑,抬手示意她過來坐坐。

“當初我們可是一塊救治了一城的得了疫症百姓,傾歌的醫術,遠在神醫之上,為人謙和,我很是欽佩。”

江靈兒毫不客氣地坐在了她的身旁,對她盈盈一笑。

坐在她斜對麵的藍伊人有些吃味,林傾歌如此驚才絕豔之人,會有幾個摯友也是正常。

但她心裡偏偏酸不溜機的,太不是滋味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