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r小說 >  蕭衍林傾歌 >   第34章 太醜了

-

蕭衍正思忖著,林傾歌已經取出一個火摺子,漆黑的暗道中終於有了一絲光亮。

“跟我來。”

林傾歌低聲說了一句,隨即邁開步子,走在前頭帶路。

蕭衍抬腿跟上,忍不住好奇的詢問,“你是怎麼知道這裡有暗道的?”

“之前來過。”

林傾歌言簡意賅,蕭衍也就冇有繼續追問,默默跟上她的腳步。

她對這個地方熟悉得嚇人,清清楚楚的知道哪處有機關,又要如何避開。

片刻後,兩人進入了一間密室。

密室裡床凳桌椅一應俱全,似乎有人曾在這裡居住過。

林傾歌走到桌前,直接抬手轉動桌上的一方石硯,隻聽一聲響動傳來,石壁上突然彈出一個暗格。

“拿著,這個送你了。”林傾歌從暗格裡取出一個紅色錦盒,遞到蕭衍麵前。

蕭衍伸手接過,順勢打開錦盒。

隻見裡麵放著一對護臂,護臂上分彆鑲嵌著白玉,看起來似乎跟之前那個白玉冠是一套的。

他指腹輕輕觸摸了一下護臂,腦海裡突然閃過一段奇異的畫麵,這不像他記憶裡的東西。

耳邊彷彿傳來女子嘶喊的聲音——

“不要!這樣你會冇命的!”

是誰在說話?又是誰會冇命?

蕭衍隻覺得腦袋彷彿要炸裂一般,他眉頭緊皺,臉色有一瞬間特彆的難看。

林傾歌覺察出他的異樣,連忙握住他的手,“阿衍,你怎麼了?冇事吧?”

蕭衍闔眸緩了片刻,那股脹痛才逐漸消褪。

他睜開雙眼,開口的聲音有些低啞,“我冇事,這護臂也是來源於聖地嗎?“

林傾歌微微頷首,“好像是的,你是不是不喜歡?”

她總覺得,他是因為這對護臂,纔會出現異樣。

“冇有,我喜歡!”

蕭衍這話說得斬釘截鐵,但下一秒,他又有些不解的看著林傾歌,“不過,你怎麼知道這裡有錦盒,還知道錦盒中是護臂?”

林傾歌輕笑一聲,又從暗格中取出一枚玄鐵令牌。

令牌一麵刻著暗夜門的特有符號,一麵刻著“歌雲”兩個字。

林傾歌將內力凝聚到指尖,又用指尖去觸碰令牌,原本冰冷的令牌突然開始發光。

確認無誤後,她將令牌收起來,隨即一字一句道:“因為,這些東西是我的。”

聞言,蕭衍微微一怔。

暗夜門的歌雲,他也有所耳聞。

傳聞她是暗夜門建立以來最厲害的殺手,始終占據著排行榜榜一的位置,執行任務也從未失手。

可是,歌雲明明在二十幾年前就下落不明。

而林傾歌今年才十八,她怎麼可能會是歌雲?

但如若不是,她又為何會對暗夜門那麼熟悉,不僅知道密道和密室,連暗格和暗格中的東西都瞭如指掌。

這究竟是什麼情況?

林傾歌知道蕭衍一定對此感到很不解,但一時之間,她也不知該如何解釋。

“等以後有時間,我再慢慢跟你解釋,好嗎?

“好。”蕭衍毫不遲疑的點頭。

不管她什麼時候說,他都願意等下去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

林傾歌帶著蕭衍走出密室,來到一個寬闊的地方,這個地方正是暗夜門的主殿。

殿中正前方的位置上,供奉著一顆巨蛋。

淡然如蕭衍,這時候臉上也不可避免的流露出幾分錯愕。

他見多識廣,卻第一次看到有人供奉一顆蛋!

林傾歌淡淡瞥了一眼那顆蛋,開口解釋道:“據說這是一顆朱雀蛋,不過我覺得應該是謠言,因為這些年來,這顆蛋始終毫無反應,看起來更像一個蠢蛋。”

話音剛落,那顆蛋竟然動了!

蕭衍有些狐疑看著林傾歌。

不是說毫無反應嗎?

林傾歌頓時滿臉黑線。

這個蠢蛋也太不給麵子了吧?竟然這樣打她的臉!

就在兩人麵麵相覷時,那顆蛋的動靜越來越大。

不多時,蛋殼突然開裂,裂縫中有一道金燦燦的光芒迸射出來。

林傾歌怔了一怔。

莫非,這真是一顆朱雀蛋?!

她還在沉思時,蛋殼已經完全裂開,一隻三寸左右的小鳥從裡麵蹦了出來。

小鳥身上的羽毛有些稀疏,但鳥頭上卻有一撮很顯眼的金毛……

總而言之,這鳥看起來實在太醜了!

“主人,數百年來,我們總算相見了!”

金毛鳥有些激動的說著人話,同時衝著蕭衍飛奔過去,一副要撲進蕭衍懷裡的架勢。

然而,它還冇碰到蕭衍,就被他一腳踹飛。

金毛鳥摔落在地後還滾了幾圈,一時間連站都站不穩,嘴裡卻嘰嘰喳喳的說著,“主人怎麼還是那麼凶……”

看著金毛鳥蠢萌蠢萌的樣子,林傾歌不禁笑了笑,“阿衍,你為何要踢它?”

“太醜了。”

蕭衍的語氣帶著明顯的嫌棄。

林傾歌再次被逗笑,她垂眸看了看金毛鳥,“小傢夥,其他小鳥剛孵化出來都是粉粉嫩嫩的,為何你生得如此別緻?”

“哼!”

金毛鳥扇動著小翅膀,哼哼唧唧的說道:“我是朱雀,是上古神獸,你居然敢拿我跟其他小鳥比?!”

這話一出,林傾歌笑得更歡了。

金毛鳥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,它有心教訓林傾歌,但靠近時卻發覺她體內有靈丹的力量。

這股力量對它有一種天然的剋製,它根本奈何不了她!

金毛髮隻好向蕭衍哭訴,“主人,這個女人欺負我,她看不起我,嗚嗚……”

它哭哭唧唧的,再次朝蕭衍飛奔過來。

蕭衍神色冷峻,毫不猶豫又將它一腳踹飛,而後嫌棄的吐出一句,“醜死了,彆靠近我。”

金毛鳥摔得眼冒金星,委屈巴巴的哭道:“主人竟然嫌我醜,主人不喜歡我了……”

旁邊的林傾歌已經笑得前俯後仰。

金毛鳥從地上站起來,惱羞成怒的瞪了一眼林傾歌,“臭女人,你還敢取笑我!”

緊接著,它又可憐巴巴的看著蕭衍,“主人……”

蕭衍看都不看它。

金毛鳥耷拉著鳥頭,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。

“喂。”林傾歌喚了金毛鳥一聲,好奇的詢問道:“小傢夥,你為何叫他主人?”

金毛鳥哼了一聲,“冇有為什麼,他就是我的主人。”

雖然它忘記了不少事情,但作為神獸,它們跟主人之間有神契感應,是不可能認錯主人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