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長老,她的資質確實不錯。”

林瀟瀟看出麵具長老對林傾歌的有意思,特意幫她說幾句好話。

“嗯。”

麵具長老回了這麼一個字,直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
“切,每次他來,都冇啥好事,說他這次回來,是為了什麼?”

小師弟等他不在,當場埋怨起來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願他不會給我們增加所學課目,就萬事大吉了。”

林瀟瀟麵對滄海學院中,唯一喜怒無常的長老,實在有些犯慫。

另一邊,通過此次試煉的人中,他們大多都對林傾歌大為欣賞。

畢竟隻有她一人會打破常規,另辟蹊徑通過考覈。

但不得不說,她厲害的實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

“妹妹,你是怎麼知道,考覈時間快到的?”

林若賢走過來,問出了困惑他許久的問題。

他前不久瞄了幾眼林傾歌同戚風說話時的口型,才推測出他們說的話的意思。

“哥哥,你看那邊。”

林傾歌指了指入口處,放置的一尊不大不小的香爐,上麵有一根香已經燃儘。

林若賢麵色窘迫,他冇想到妹妹竟心細如塵。

其他人同樣聽到他們對話,對林傾歌越發欽佩。

“切,不過是投機取巧而已,誰不會。”

楚文香妒忌林傾歌是林若賢的妹妹,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他身邊,不免說出句酸話來。

“文香,是我錯看你了,今後我們絕交吧。”

冬琳剛纔發現她對待自己兩麵三刀的一麵,覺得自己先前信任她,真是瞎了眼。

“隨便。”

楚文香乾脆也不再偽裝,對她的不屑一顧地笑笑。

站在一邊的黎川,寒著張臉,特意離她選些,站到了林傾歌身後不遠處。

“姑娘,陽江還望能在學院中,往後能同你做好同窗。”

邵陽江主動過來同林傾歌搭話,故意忽略邊上看他眼神不善的林若賢。

“滾開,我家妹妹,可不喜歡陌生男人靠近!”

林若賢收起自己平日裡儒雅溫柔的一麵,厲聲喝道,同時甩出長劍擋在林傾歌麵前。

抽出的一小節刀刃,閃爍出的白光,讓人心底發冷。

“好同窗就不必了,我哥哥的確說的不錯,陌生男人,我不喜歡。”

林傾歌簡單地說著,卻莫名給人一股壓迫感。

江靈兒還有藍伊人對她招手,她直接走過去同她們彙合。

附近的其他通過試煉的考生,紛紛給林傾歌讓道。

“傾歌,快過來,你看,這是什麼!”

江靈兒眼裡彷彿有星光閃爍,熠熠生輝,像是獻寶一般,將手中的草藥給她看。

林傾歌接過藥草,眼中頓時有了神采。

“竟是千靈根!”給蕭衍解毒的藥材之一,更是能夠煉製出補充靈力的天泉丹的關鍵藥材!

她放眼望去,霧氣散去的平地上,竟是一片鬱鬱蔥蔥的藥田。

“傾歌,你能不能到時候煉藥成功以後,分給我們倆一點丹藥?”

藍伊人還是第一次說話這麼忸怩,誰讓她是有求於人呢。

其他人不明所以,不認識這藥材是珍稀品種,認為她們把一堆雜草當寶貝,多半是神智出了差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