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瀟瀟領著她們去往學院的真正入口,而戚風開始給他們講起學院中的基本情況。

“滄海學院中的課程分為五大類,靈藥篇,暗器篇,武學篇,樂理篇,還有靈海篇。”

“關於這些課程,你們會在今後的日子裡,由本院中較為出色的長老們統一傳授。”

接下來,戚風又給大家介紹本院的院長名為滄溟,在修士界中有著舉足若輕的地位。

眾人聽著戚風師兄的介紹,心中對接下來的學院生活,更為神往。

“當然,你們後期不用全修所有課程,通過一段時間的學習,再次試煉後可以單獨選擇隻修一門課程,直到學業結束。”

戚風頓了頓,繼續微笑著給他們介紹著。

很快,他們就到了真正的學院入口。

滄海學院懸浮在山崖之中的深淵之上,被厚重的雲霧掩藏了太多的輪廓。

但隻要一抬頭望去,會被學院恢宏大氣的外觀所折服。

戚風抽出佩戴在腰間的三把短刃,朝著滄海學院的大門門框三處扔去。

短刃鑲嵌在門框之中,哐當一陣再加轟隆巨響,大門直接倒下化作一條直通下邊的雲梯。

眾人皆是被如此景象震驚。

他們這才明白,為什麼一般的修士苦尋滄海學院的蹤跡不到,甚至他們不敢輕易得罪學院的人的原因了。

滄海學院實在是太過神秘且強大了!

林傾歌倒是沉著冷靜,隻覺眼前的景象,都有些熟悉。

連同小貝,也跟她有一樣的想法。

但兩人冥思苦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,隻好將其想法暫時作罷。

他們逐一登上雲梯,顯得很是吃力。

越是登上一階,消耗的靈力會更多,越往後,空氣中的靈氣越發稀薄,讓人喘息都變得困難。

林若賢額頭上浮出一層細密的汗珠,他稍覺吃力,但還是勉強登頂到了上麵。

邵陽江同黎川則是滿頭大汗,登頂時呼吸有些急促。

輪到冬琳同楚文香,她們兩個一個比一個行動緩慢,等到了上邊,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至於其他人,到達目的地時,渾身大汗淋漓,躺在地麵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。

藍伊人同江靈兒吃了林傾歌給的增靈丹,纔不至於同他們一樣狼狽,但同樣吃力。

林傾歌神色如常,身上毫無半點不適。

她見同伴行動如此緩慢,直接抓住兩人的手,快速踩著雲階,輕鬆到了門內。

其他弟子們再次重新整理了對林傾歌能力的認知。

此女實力遠在他們之上。

林瀟瀟同戚風不免對她關注有加。

想當年,他們兩個還是入門弟子時,也不過同林若賢一樣,到了門口,也是頗為勉強。

能麵色如常順利上來的人,屈指可數。

在那之前,唯有一人才能做到,那就是向來喜歡獨來獨往的二長老,才能做到。

兩人不禁心驚,互視一眼。

難道新弟子林傾歌,已經擁有了長老級彆的靈力水準?

林傾歌不知道自己隨便上個雲階,竟引來無數關注。

此時的她,正默默觀察學院中的景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