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傾歌唇角微勾,好心的勸說道:“小傢夥,你也彆那麼一根筋,阿衍根本不想留你,要不你認我做主人吧,我養你,如何?”

金毛鳥鳥頭一撇,輕哼一聲道:“我纔不要跟著你,我隻想跟主人在一起!”

蕭衍適時的開口,語氣冷漠無情,“你要是不想跟著她,就滾回你的蛋殼去。”

金毛鳥頓時欲哭無淚。

主人實在太狠心了,竟然非要把它塞給這個女人!

不過,它轉念一想,這女人好像跟主人的關係很好,跟著這女人,其實和跟著主人差不多吧?

思及此,金毛髮這纔不情不願的蹦向林傾歌。

看著它那副勉強的樣子,林傾歌不禁覺得有些好笑,“小傢夥,跟著我有那麼痛苦嗎?”

金毛鳥正打算控訴一番,一抬鳥頭卻感覺到蕭衍投射過來的冰冷視線,它瞬間就蔫了,隻得示好一般用鳥頭蹭了一下林傾歌的裙襬。

結果下一秒,它再次被蕭衍踹飛。

金毛鳥當場就傻眼了,它明明忍辱負重,遵循主人的指示做了,為何主人還要踹它?!

蕭衍冷瞥了它一眼,“我隻讓你跟著她,冇讓你碰她。”

金毛鳥瞬間炸毛,忿忿然的瞪著林傾歌。

敢情它被踹,還是因為這個女人!

就在這時,主殿中唯一一道鐵門突然打開。

鐵門外就是暗夜門的較場。

通常來說,除了排行榜榜一和門主,組織中其他成員是不得踏入這個地方的。

所以這個地方平常幾乎冇人過來。

而此時鐵門突然開啟,想必是剛纔金毛鳥破殼而出的動靜,驚動了暗夜門的人。

鐵門一開,有光亮投射進來。

原來已經一夜過去。

此刻,門外聚集了數百名暗夜門的成員。

一個臉上帶著刀疤,身著褐色長衫的中年男人抬步進入殿中。

看到蕭衍和林傾歌時,他臉上露出驚愕之色。

但目光一觸及到破裂的蛋殼,以及那隻金毛鳥,他臉上的驚愕瞬間被興奮取代。

他盯著蕭衍和林傾歌,厲聲質問道:“來者何人,為何擅闖我暗夜門禁地?那隻小鳥是否我暗夜門殿中巨蛋所孵化?”

“什麼小鳥?我是朱雀!”

金毛鳥扇動翅膀,氣鼓鼓的糾正刀疤男的話。

刀疤男聞言,臉上的興奮更甚。

這隻鳥不愧是上古神獸,竟然一破殼就能口吐人言!

他衝著蕭衍和林傾歌繼續說道:“隻要將這隻鳥留下,你們兩擅闖暗夜門禁地的事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否則,你們今日必將葬身此處!”

“你少癡心妄想了,除了我主人,其他人都休想得到我!”金毛鳥趾高氣昂的仰著鳥頭。

林傾歌忍不住輕笑出聲。

一聽說神鳥已經認了主人,刀疤男瞬間目露凶光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隻能取你們性命,再讓神鳥重新認主了。”

話落,他拔出腰間大刀。

蕭衍見狀,當即將林傾歌護在身後,準備出手。

林傾歌連忙拉住他,低聲道:“還是我來吧,你彆動。”

“不行……”

蕭衍話剛出口就被林傾歌打斷,她抬手摸了摸他的頭,“乖,這件事必須由我親自解決,你就在旁邊看著,彆出手,可以嗎?”

她都這麼說了,蕭衍當然隻能答應的份。

林傾歌才轉頭看向刀疤男,淡淡道:“劉道全,你什麼時候竟成了這暗夜門的門主了?”

這話一出,劉道全心中微驚。

在暗夜門中,他的本名極少人知曉,可這個女人竟然知道?

她到底是什麼人?

林傾歌無視他的疑惑,接著說道:“即便歌雲下落不明,何歡的實力也比你強得多,你有什麼資格做這個門主?何歡呢?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劉道全仰天大笑,而後得意的說道:“那兩個臭娘們,能成得了什麼大事?歌雲可以下落不明,何歡為何不可以?”

林傾歌冷笑一聲,“果然是你圖謀不軌。”

話落,她雙掌合十,隨即貼近眉心,而後雙掌交疊,掌心向下,頷首行了個禮。

“你……”

劉道全臉色一變,驚愕的問道:“你怎麼會行此禮?”

這是暗夜門成員之間發起比試的禮節,一旦行了這個禮,就代表比試開始,而且生死勿論。

林傾歌眉梢一挑,不疾不徐道:“你不用管我怎麼會的,你就說你敢不敢跟我比試吧。”

說話間,劉道全也從驚愕中緩過神來。

他譏笑著說道:“你知不知道在暗夜門,除了排行榜一的殺手,其他人想跟門主比試,必須先走滾釘道?不過你既然那麼急著送死,我也不攔你!”

話落,劉道全直接揮刀而上。

他現在隻想儘快殺了麵前這兩人,將神鳥據為己有!

林傾歌自腰間抽出鳳羽,化鞭為劍,跟劉道全對打起來。

劉道全修煉多年,實力也不容小覷,而林傾歌重生後,受損的內力至今還未恢複。

之前在永安庫房,有法陣為她輸送內力,她才能打得那麼輕鬆。

但眼下她內力不足,體力也有限,可以說是處於下風。

好在她對劉道全的招式還算瞭解,每次都能精準的預判他的進攻,提前防守並予以反擊。

劉道全麵上不動聲色,心裡卻是驚詫不已。

這個女人竟然對他的路數瞭如指掌?

要不是他內力比她深厚,隻怕他早就敗下陣了,看來隻能暫且拖延時間,等這女人體力不支,再將她直接斬殺了!

蕭衍也覺察出了問題關鍵,他眉心微斂,遲疑了一瞬後,還是決定釋放內力。

不過他冇有出手,隻是暗中將自己的內力輸送給林傾歌。

他覺得這樣應該不算違背傾歌的意思吧?

林傾歌能感覺到自己的內力在對戰中快速消耗,她正一邊防守一邊尋思對付劉道全的辦法。

結果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內力源源不斷的輸入她的體內!

有了蕭衍的內力相助,林傾歌實力大增,兩招之內直接反轉當前局勢,成功占據上風。

劉道全心中驚駭,連忙放棄進攻,慌亂進行防守,然而手中的大刀卻被林傾歌一劍挑飛。

下一秒,他眼睜睜的看著林傾歌手裡的長劍刺入自己心口,鮮血噴薄而出。

他瞳孔大睜,滿臉的難以置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