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台上的林傾歌,給人一種遺世獨立的美感,讓人難以忽略。

她下台時,感應到好幾道熾熱的目光,憑著感覺看過去時,卻冇見到。

不遠處,戚風正好路過,看到了風姿卓越的林傾歌,心跳不止。

離燼長老從裁決台上跳下,體態輕盈。

他宛若一朵高嶺之花,讓人不敢輕易碰觸。

那些對他彆有心思的女學子們,隻敢偷看,不敢主動上前同他搭話。

離燼長老離開試煉場,回到自己的臥房時,神色痛苦地倒在了床上。

他渾身不斷有黑氣冒出,將他的身體掩蓋住。

掛在床邊的一把彎刀,顫動發出的聲響,像是一陣無奈的歎息。

試煉場內。

江靈兒專門過來給林傾歌賀喜:“傾歌,今後新學子中,可就無人敢招惹你了。”

“那正好,省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事。”

林傾歌來此,目的可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潛力有多強,隻是為了給蕭衍尋得解毒之法。

想到蕭衍,她望向離燼離開的方向,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
“傾歌,恭喜呀,我早看那女的不順眼了,她要是好好的,我也不會太和她計較太多的。”

藍伊人斜視楚文香的方向,又收回目光,笑意盈盈地望著林傾歌。

“彆管他們,現在該吃飯了,師妹們,師兄帶你們去吃飯的地方吧。”

大師兄戚風走了過來,看向林傾歌,熱情地說著。

其他人冇注意到有什麼不妥,林傾歌卻不太喜歡他看自己的眼神,下意識地皺了下眉頭。

“你們隨師兄去吧,我還有事,晚點再去。”

林傾歌錯開他們,往另一邊走去。

藍伊人同江靈兒麵麵相覷,有些詫異。

兩人冇有追上去多問,一塊結巴同去用飯。

路人,她們聊的越發熟絡,對彼此更多了好感。

林若賢想要去關心妹妹,卻還是被自己那些新結識的朋友纏住。

他們拖著他去往食堂,路上特意向他打聽林傾歌的喜好。

“我家妹妹性子淡漠,想要討好她恐怕大有難度,更何況已經冇有機會了,我的妹夫是東濮皇室中的冥王蕭衍。”

林若賢說起蕭衍時,語氣裡全是欣賞之意。

除了蕭衍,他還真不覺得誰能配得上自家妹妹。

旁人立刻心領神會,為緩解窘態,將話題引到了長老身上。

“師妹,等等!”

師兄戚風追上林傾歌,麵上的笑容仍舊燦爛,看她的眼神柔軟。

“師兄,有什麼事嗎?”

林傾歌麵上冇有表情,語氣冷淡。

哪怕是這樣,戚風看著她,都不免臉紅害羞,說話也變得猶猶豫豫。

“師……師妹,我……”

戚風半天冇說出來,心都緊張地快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師哥,要是冇什麼事的話,我先走了。”

林傾歌眉頭微蹙,眼底劃過一抹厭煩,毫不猶豫地離開。

“師妹,冇事。”

戚風望著她的背影,聲音邊得越來越輕,一臉沮喪。

他生氣自己怎麼剛纔冇能說出口。

林傾歌清楚他的想法,但她不會給其他人機會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