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她故意挑撥我們的關係,你信她還是信我?”

陳梅梅聽了楚文香的解釋,冇再繼續追問,暫且信了她。

兩人攜手一塊回去住所處,各自安寢。

楚文香回到自己房間,對林傾歌是十萬分的厭惡。

她想不明白,憑什麼她身邊,有如此多的人人,願意無條件幫她出頭。

而她從小交好的好友冬琳,卻跟她分道揚鑣。

另一邊,林傾歌繼續操縱離火煉藥的時,好好把握靈力的輸送的大小。

通過一個時辰的練習,她再次成功掌握控製灌輸了靈力加大離火火力的訣竅,終於煉出了一品丹藥。

她的臥房上空,聚集了一團紫雲。

大晴天,天空中卻響了幾聲旱雷。

在山頂上空曠處,正在彈著古琴的琳藍,停下了彈奏。

坡七因樂聲停止,拳風也驟然收回,卻反噬已身,從腹中湧上一股腥甜的味道。

梁老冇控製住力道,靈力灌入丹爐中過多,直接炸膛。

好在丹爐是上古神器,裡麵炸了,外邊完好無損。

滄溟院長在他們不遠處打坐,因樂聲停止的緣故,更是導致體內靈力有些不穩。

“琳藍長老,你怎麼回事?”

坡七第一個跳出來,厲聲質問她的不是。

滄海學院多年來會在這片土地上,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,恰是他們幾人同心同德,修煉互相影響,才能進步神速。

其中,琳藍所彈奏的樂曲,能保證其他人心神安定,不容易走火入魔。

但這次,事出反常。

“我……你們快看學院內的西南角上空,有人竟引來了紫氣,怕是我們院中有煉藥大能,混入了學子之中。”

琳藍說著,麵露憂色。

多年前,唯有一人,可以做到煉藥時,引來紫氣。

但那個人早以隕命多年,決對不可能是她。

“此人能有如此厲害的本事,哪裡需要來我們學院修行,師妹,怕是你看錯了,那隻是普通的雲霞而已。”

滄溟捋了捋花白的鬍子,氣定神閒地說著。

“不對,我絕對冇有認錯。”

琳藍再次望去,不斷有無數紫氣繼續往西南角處聚攏。

這下,其他人的心中皆是一震。

他們腳下生雲,往紫氣瀰漫處奔去,迫切地想要確定一件事情。

林傾歌見小貝在圓桌上,睡得四仰八叉,不免笑出聲來。

她將它同剛煉製好的丹藥,一塊收入空間裡,收拾好了才安寢。

在她將丹藥收起來時,紫氣在轉瞬間消失殆儘。

行至半路的滄溟幾人,愣在了半空中,彼此間互視幾眼,笑容難看。

在上一任院長羽化之前,他曾給他們留下話來,說是學院的希望離雲,會在多年以後,重新歸來。

到時候,紫氣出現的方向,正是她的所在。

他們撲了個空,悵然地回到了各自的臥室,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。

多年前,驚才絕豔的歌雲意外殞命,已經是他們心頭難以釋懷之事。

他們在這些年來潛心修行,廣收學子,為的是有一天等到歌雲回來,能同她一決高下。

但現在,這樣的想法,怕是要暫時藏在心底了。-